手机上阅读

第370章 分不清他是谁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楼之薇又掀了帐帘看外面的情况,正好看见一支箭射来,擦着她的脸颊而过。

    火辣辣的刺痛感传来。

    她抬起手背,面无表情的擦了擦,“看来这次是真的玩太大了。”

    “妖妇!快快束手就擒,我还能给你们留个全尸!”苍烈声音如雷鼓,仿佛要将人的耳膜震穿。

    “明明是那位军爷要招幸我姐妹俩,谁知还没开始就先不行了,他自己肾虚,难道也要怪我们?”她也不现身,只躲在大帐里拖延时间。

    苍烈自然气得发抖。

    他怒道:“你这个妖妇,少在这里危言耸听!识相的就速速交出解药,我自会让人将你们的狗头送回西苍大营!”

    显然他的耐性已经消磨殆尽。

    见她神情肃穆,封玉忽然叹道:“看来这次连你都没有法子了。”

    楼之薇撇了撇嘴,“抱歉,连累你了。”

    这次真的玩脱了。

    间谍是个高难度的职业,从这次的失败来看,她并不适合干这一行。

    封玉却笑得灿烂。

    “那这次,换我来救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什么?”

    “鬼谷虽然以医毒之术冠绝江湖,可你别忘了,我鬼谷门口有八十一道生死门,所以奇门遁甲之术,也是在行的。”

    他笑着,那容颜明媚绮丽,似乎已经成竹在胸。

    楼之薇眼皮一跳,晃了晃神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苍烈在外面等了片刻,许久没有等到里面人的回答,终于意识道不对。

    可等他派人冲进来的时候,空荡荡的大营没有任何人的踪迹。

    先头士兵心口一跳,暗道不好。

    “他们跑了!”

    “什么!”

    苍烈听到这个消息,当即冲了进来。

    大帐里一切如常,仿佛根本没有人来过。

    可是那隔间却大大敞开着,本来关在里面的楼震关已经不见了踪影。

    “混账!”

    “大人,现在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追!不论死活,一定要将那几个贼人抓住,碎尸万段!”

    他狠狠踢开营帐,下令全军搜索,绝对不能让他们逃了出去。

    消息很快传到了各个营,所有人高度警戒,严阵以待。

    明明是夜晚,北牧大营却灯火通明。

    所有人展开了地毯式的搜索,依旧没有找到楼之薇他们的身影。

    他们就像是凭空消失了一般。

    苍烈大怒。

    他处置了整个奔雷营的将士,斩首示众,以儆效尤。

    蜿蜒的血水汇成了小溪,染红了黄土,却还是于事无补。

    因为耶律骁一直没有醒过来。

    然而他不知道的是,就在他处置奔雷营的时候,原本已经没有人的大帐里忽然溜出来几个鬼祟的身影。

    借着夜色的掩护,迅速掩入了一片苍茫之中。

    天空中传来声声乌鸦的啼叫,不知是在悲悯那些死去的将士,还是嘲笑他们的无知。

    两人一路溜到马厩,找了两匹快马。

    楼之薇还顺便摸到粮仓处,放了把火。

    就在人们发现粮草失火的时候,两人已经带着楼震关策马而去,直愣愣的冲出了北牧大营。

    这是最简单粗暴的办法,但恰恰她就是最擅长这样的方法。

    逃亡路上。

    楼之薇狂甩着马鞭,只想马能再跑快一些。

    封玉回头看了眼,大惊。

    “他们追上来了!”

    苍烈像是疯了一样,怒发冲冠,驾着马飞驰而来。

    他只有一人,或者说其他的追兵都被他远远甩在身后。

    因为没有人有比他更强烈的意念,强烈的想将楼之薇碎尸万段的恨意!

    楼之薇也转头看了一眼,只见他骑在马上,一展大弓已经拉开,箭头正对着她。

    “啧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别回头,现在他只有一人,我们分头跑!”话虽这么说,但不用想也知道,苍烈是绝对不会放过她。

    所以与其说分头行动,不如说十拿九稳。

    封玉不放心,急道:“说好了要一起行动,你不许擅自去做诱饵!”

    “呸!谁要去当诱饵了,他现在只有一个人,好歹是二分之一的概率!”

    说着当真策马往另一个方向跑去。

    封玉刚想回头,一支利箭就擦着他的发飞过,削掉了好几缕头发。

    他不再犹豫,压低了身子,继续策马狂奔。

    可见就在他以为苍烈跟着他而来的时候,那人已经调转了马头,朝着楼之薇的方向疾驰。

    他要杀了她。

    一定要用手上这把弯弓射穿她的头骨!

    楼之薇成功吸引了主要火力,庆幸的同时又不得不感叹自己真是个拉仇恨的好手,个个都这么想她死。

    她不敢怠慢,策马疾驰,企图拉开两人的距离。

    可事与愿违,两人的距离越来越近,苍烈再度拉开了长弓。

    “楼之薇!去死!”

    利箭飞来,直奔她的后脑勺。

    楼之薇直视扬鞭急奔,不敢再轻易回头,是以这支箭过来的时候,她并没发觉。

    千钧一发之际,只觉腰间忽然一紧,整个人都被压到了马背上。

    熟悉的淡香让她僵了僵。

    “这次,你确实太鲁莽了些。”温煦平和的声音从耳边传来,还带着些无奈的叹息。

    她转过头,看到的却是七杀的脸。

    两人贴得极近,仿佛还可以听到身后他传来的心跳。

    他单手将她锢在怀里,另一边也夺过了她手中的缰绳,霸道不容拒绝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正想开口说话,又飞来两支利箭,正好擦着他们身畔而过。

    “等解决了眼下的事再来收拾你!”他咬牙,像极了七杀怒极时的暴躁。

    这是第一次她分不出来他究竟是谁,可眼下不是深究这个的时候。

    北牧是草原的霸主,苍烈更是其中精挑细选出来的勇士,所以他的箭能百步穿杨,不输耶律骁一星半点。

    “我们两个人目标太大了,你先走!”楼之薇被他压得喘不过气来,却还是去拨他的手。

    他却怒道:“休想用骗那娘炮的法子来骗我!我没他难么蠢!”

    说着,指间的刀片急速向后而去,带着深厚的内力,直逼苍烈咽喉。

    苍烈冷哼一声,侧头避开。

    下一刻,弯弓拉满,上面两支箭,一支瞄准的是楼之薇若隐若现的头顶,另一只则瞄准的是那个黑衣男人的背心!

    他们之中总有一个要死!

    “低头!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