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369章 出不去了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阿尼蝶……哦不,应该是封玉,气得炸毛,又在耶律骁身上补了好几脚。

    楼之薇看不下去,出于人道主义关怀,还是拉了拉他。

    “怎么,你还想替他说话?”

    “不,”楼某人一脸严肃,“直接踹他关键部位,这样更有效。”

    封玉无语。

    最毒妇人心,古人诚不我欺!

    “你们……为什么……”耶律骁脸色发青,恨不得将这两人撕碎。

    可他现在全身无力,某个部位又痛得要死,自然不能把他们怎么样。

    “就你这智商,估计一时半会儿也想不到缘由,不过没有关系,反正我也不会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楼之薇蹲下了身子。

    青色的衣衫给她多天了几分静雅,可是那话说出口,却是一如既往的欠揍。

    “时间宝贵,动作快些。”封玉催促道。

    她哦了声,从他手里接过银针,在耶律骁面前晃悠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“怎么,你眼神不好?这自然是银针。”

    “你想干什么?”

    楼之薇只是转着手上的银针,笑道:“我听说你风.流成性,美妾如云……可若连一个子嗣都没有,你觉得北牧国君还会立你为王储吗?”

    她说到就会做到。

    不怪她狠,只怪他欺人太甚!

    说着,针尖缓缓靠近了他的脖子,只要轻轻一用力,就能将其推进去。

    “住手!”

    “我爹在哪儿?”她收起了嬉笑的神色,冰冷的眸子如刀般刮着他,“我劝你不要犹豫,因为我并不打算给你太多时间。”

    针尖好像已经没入了他的脖子,那冰凉的触感让他全身冰凉。

    眼前那个女人穿着暴露的舞衣,腰细腿长,极尽暴露。

    美得像勾人犯罪的仙女,说出的话却如索命的厉鬼。

    在她身上,他看到了两种极致。

    他不想相信她的鬼话,可是他不能不信。

    “在我的大帐里。”

    楼之薇一顿,看他的目光瞬间变得奇怪:“你口味真重。”

    她那便宜爹好歹是个五大三粗的男人,两个大男人整天待在一起,那画面简直让人无法想象。

    朝封玉使了个眼色,两人迅速处理好地上的人。

    或许是怕她冷了,封玉扯了件大氅给她披上,一切妥帖之后,才一左一右的“搀扶”着耶律骁往大帐走去。

    路上遇到了很多人。

    他们见耶律骁左拥右抱,一个楚楚可怜,一个妖媚动人,都是难得的极品,不由惶恐的低下头去,不敢多看。

    只是那一晃眼见,已经看见那大氅中女子姣好的身段,不由暗叹大将真是好福气。

    耶律骁在那又艳羡的目光中走来,肺都要气炸了。

    都是群饭桶!

    没看见他们的大将已经被人劫持了吗!

    可是他一个字都不敢多说,因为那银针就在他脖子旁,她搂着他的指缝间!

    进了大帐,他被重重摔在地上,发出一声闷哼。

    “楼之薇,总有一天我会让你求生不得,求死不能!”他发誓,此仇不报,誓不为人!

    封玉直接上去一根麻针料理了他。

    他转头看向楼之薇,道:“要现在宰了他吗?”

    “不急,先把我爹找到。”

    于是两人开始地毯式搜索,终于在大帐的隔层中找到了楼震关。

    大帐用的是北牧的搭法,用厚重的羊毛毡做了一个障眼法,在大帐角落隔出来一个小间,不通风,不透光,就像一座密牢,让人难以察觉。

    当两人找到楼震关的时候,他已经浑身是血,两手都被绑在木质的十字架上,全身上下分不清哪里还有好肉。

    只是一眼,楼之薇就红了眼眶。

    “爹……”

    他已经精神恍惚,听到有动静,以为又是耶律骁来了,张口便骂道:“你们这些狗养的北地野人!要杀要剐给个痛快!你就算再折磨我,我也不会透露半点军机!”

    “爹……”楼之薇压抑的声音有些沙哑。

    楼震关却依旧没反应过来,继续骂道:“滚犊子!谁特么是你爹,我是你祖宗!”

    他骂了一阵,终于发现不对劲。

    睁开血痂迷了双眼,只看到一个娇小模糊的身影。

    “薇……薇?”

    楼震关的意识有些恍惚,说出这话之后自己都笑了笑,“我真是想女儿想得老眼昏花了……”

    自顾自的说完,他垂下头,似乎又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爹!”

    “他现在状况很不好,你先别急,我们将他带出去再说。”

    两人合力将他解了下来。

    可楼之薇毕竟是个女人,封玉又只是个大夫,不是武夫。

    这高大的体型压下来,一下让他们都有些吃不太消。

    只是如今已经没有多余的时间,封玉接过楼震关,将他抗在肩上。

    “快走。”

    “我先去宰了耶律骁。”

    楼之薇撂下话,就匆匆出了隔层。

    可是当她出去的时候,本应该躺在大帐里的耶律骁却不见了踪影。

    等封玉出来,心中也是一咯噔。

    “人呢?”

    “糟了,难道……”

    就在楼之薇低喃的时候,大帐外传来苍烈的声音:“你们已经被包围了,识相的就赶紧束手就擒!”

    掀开帐帘,士兵已经将门口为了个水泄不通,黑压压的人看的她眉心紧皱。

    大帐的四周,也都围满了同样的士兵。

    他们一个个戎装以待,等候着军令。

    可耶律骁却闭着眼睛软倒在苍烈身上,也不知究竟是死是活。

    “妖妇!还不快快交出解药!”

    他虽站得不太稳,却还是能勉强站着,这已经比其他人好了太多。

    楼之薇觉得这次才是真的玩脱了。

    对所有人都有用的迷药,怎么到了这人这里就没用了呢?

    封玉贴在大帐门口,也小心翼翼的掀开帐帘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“啧,没想到这些北牧人里面还有只童子鸡,难怪药不倒他。”

    楼之薇听罢很不淡定。

    哥,搞半天你的迷药还是选择性伤害啊!要不要这么坑队友!

    “你这个坑货,为什么不拿质量好一点的迷药!”楼之薇气得跳脚。

    “笨蛋,万物本就相生相克,再好的药也会有弊端!”

    他已尽量将概率降到最低,哪成想这样都能中。

    真是人倒霉了喝冷水都噻牙缝!

    “那现在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凉拌!咱们只有两个人,加上你爹那半个,三个都凑不齐,你再看看人家,你觉得自己出得去吗?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