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368章 阿尼玛与阿尼蝶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白皙的皮肤在篝火的照耀下染上温暖的橘色,就算是被薄纱遮掩了面容,也掩不住她横生的媚态。

    哪怕仅仅是一个抬眼,就足够让男人为她痴狂。

    她手里拿了竹萧,薄纱挡住了她的唇,却让人生出更多的遐想。

    丝竹声中,另一个薄纱覆面的青衣舞娘正在翩翩起舞。

    她舞姿柔软婀娜,光是看着都让人心猿意马。

    士兵们显然还没有意识到自家主将已经来了,还不停的口出秽言戏弄两名女子,并要求那个跳舞的女子再骚一点。

    女子似乎受了惊吓,双眸在眼泪的洗刷下已经肿成了核桃,可是她不敢停。

    那些北地蛮子都拿刀对着她们姐妹俩,如果不遵照他们的要求,那他们就会划花她们的脸,然后丢到各个营里充当军妓。

    这个地方实在是太可怕了!

    想着,她又落下泪来,两行清泪浸湿了面纱,更显得楚楚可怜。

    耶律骁皱着眉看了半晌,没有说话,倒是苍烈沉声吼了句:“干什么呢!”

    士兵们这才从嬉笑中缓过神来。

    回头一看,乖乖,大将和两位副将都来了!

    他们不敢怠慢,战战兢兢的过来跪好。

    两个美人也被粗鲁的丢到了耶律骁面前。

    “你们在干什么?”他声音很平静,听不出来息怒。

    奔雷营的士兵们却已经抖成了筛子。

    没有人敢回答他的话。

    怪只怪他们玩乐得太过投入,忘了大将来视察的时间,也怪这两个妖精太过勾人,不过是跳一支舞,竟让他们这么流连忘返。

    “既然他们不肯说,就由你来说吧。”耶律骁上前一步,将腰间的匕首拔了出来。

    青衣舞娘打了个抖。

    还不等她惊恐的抱住头,他就用匕首挑开了她的面纱。

    面纱下是一张精致的小脸,她双目红肿,泪痕也浸湿的双颊,可即使这样,也没有让她比旁边那个妖媚美人逊色半分。

    或者说,男人更喜欢这种娇弱的类型,不仅能激发他们的保护欲,更能激发其内心深处的破坏欲!

    “军爷饶命……军爷饶命啊……”她泣不成声。

    隐约间,听得出那是南方女子特有的柔和腔调,低吟婉转,却更醉人。

    耶律骁眼中的笑意更深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一张脸,是这样一把声音。”

    他这话说得没头没尾,让人听不明白。

    奔雷营的管带惶恐出来请罪,却被他伸手制止。

    那双猎鹰般的眸子一直锁在青衣舞娘身上,仿佛要看穿她一般。

    其他人不由面面相觑,暗道糟糕。

    看来大将是看上这个女人了。

    耶律骁不管旁人的眼光,只是道:“你是哪里人,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“奴家……奴家叫阿尼玛……这位是奴家的姐姐,阿尼蝶。”

    她显然是怕极了他,就连说话的时候都在发抖。

    耶律骁却挑高了眉,道:“南疆人?”

    “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怎么会在这里?”他伸手抬起她的脸,用粗糙的指腹细细摩擦着。

    阿尼玛惊得泪水涟涟而下,还是哽咽着答道:“奴家与姐姐是一对旅行艺人,靠卖艺维生,近日正好在幽州境内,听说西北大战,便想绕开此地,却不想……”

    “却不想被我的士兵们掳了来过来?”

    他一边替她把后面的话说完,一边伸手要揽住她的纤腰。

    阿尼蝶见他如此,连忙拦在了妹妹面前,“请大人放过她吧。”

    “滚,我对你没兴趣!”

    他一脚踹在阿尼蝶小腹,将之狠狠踢了出去。

    她低呼一声,连着滚了好远,却还是不放弃的要过来制止他。

    银色的长发染了雪泥,看起来格外狼狈。

    彼时耶律骁已经掐住了阿尼玛的腰肢,将她揽进了怀里,粗糙的大掌在她身上游走,她越是哭喊挣扎,他越是粗鲁野蛮。

    “不!救命!”

    软糯的声音染上了深深的绝望。

    可即使这样也阻止不了耶律骁的疯狂。

    他将唇覆在她耳边,用所有人都听得到的声音道:“没想到你身子这么软,我真怕一会儿为所欲为的时候,你会受不了!”

    苍凛苍烈两人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殿下确实风.流成性,可从未见过他如此失态。

    况且自从西苍回来之后,他已经许久没碰过女人,难道真的是憋坏了?

    就在两人摸着鼻子准备退下,还他们一片清净与自由的时候,只听耶律骁又道:“你们有句话叫什么……对了,天堂有路你不走,地狱无门自来投,我看这句话用在你身上,相当合适。你说是吗,楼!之!薇!”

    阿尼玛一僵。

    不仅是她,所有人都愣住。

    苍凛苍烈对视一眼,不明所以。

    眼前这人容貌声音与楼之薇完全不同,却为何要说这样的话?

    难道真是想抓那女人想得疯魔了?

    “你的乔装术确实做得很好,好得可以骗过这里所有的人,除了我。”

    她永远不会知道,她的身形,她的轮廓,甚至说话时无意间的小动作,他都记得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就算是成了一具焦尸,他也能一眼将她认出来!

    “就算是你化成灰,我也会把你带回北牧的土地上去。”他无时无刻不在恨着这个女人,无时无刻不在想着将她挫骨扬灰!

    阿尼玛撇了撇嘴角。

    正当要说什么的时候,他的手已经放在了她的胸口,下一秒就要撕碎她的衣衫,将她完全暴露在众人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住手!”

    阿尼蝶挣扎着向冲上来,却被反应过来的士兵们按倒在地。

    挣扎中,指间仿佛有几抹银光闪过。

    “楼之薇,这都是你自找的。”

    他眼中闪烁着兴奋的光芒,与此同时,手上用力。

    可就在这个时候,阿尼玛忽然抬起膝盖,精准的往上一顶。

    不偏不倚,一招击中要害。

    耶律骁一只手将她揽在怀里,另一只手放在她领口,自然没有多余的可以来护住关键部位。

    加之她分毫没有留情,这一击下去,耶律骁只觉得眼前一黑,当即蜷缩到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殿下!”

    “大将!”

    众人一惊,纷纷想要上前,可就在他们想动的时候,却发现自己已经不能动了。

    仿佛全身的力气都被卸掉般,只能无力倒下。

    唯有阿尼蝶站了起来,三两步走到耶律骁身边,狠狠补了几脚。

    “阿尼蝶……”

    “去你的阿尼蝶,我是你祖宗!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