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366章 戴梓高山流水遇知音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没想到“洁身自好”张子冀也有不为人知的情史,怎能不让人鸡血沸腾。

    于是楼某人就贼兮兮的也跟了过去。

    不过一去她就后悔了。

    门口被拦着的是两个人,一高一低,都是熟人。

    娇小些的那个穿了身利落的劲装,正是在墨京时结下渊源的莫邪阁掌柜,莫凉。

    而她身边站着的那个,就是江二了。

    “大小姐!”

    还不等她转身逃跑,江二就连忙叫住了她。

    楼之薇心里一跳:呵呵。

    说来惭愧,自从跟莫邪阁结下“渊源”之后,除了去找江二,她看到莫邪阁都是绕着走。

    因为莫凉的脾气,真的很难缠!

    可是江二这个坑货,居然就这样把她给暴露了。

    “楼之薇!你果然在这里!”莫凉看到她,三两下结下腰间的鞭子就冲了过来。

    楼之薇无语。

    看吧,她没说错吧。

    每次见了莫凉都是这个开场,心真的好累。

    幸好张子冀眼疾手快,叫了声“莫伤大小姐”,当即冲上去拦下了她,两人很快打到了一起。

    不过全程他都是单手对战莫凉,似乎并不吃力。

    楼之薇看了一阵,便转头问戴梓:“你不是说她是来找张子冀的吗,为什么看到我却是一副要揍我的样子?”

    “唔……大概是楼小姐身上有格外的吸引力吧!”他答得一脸真诚,让楼之薇莫名有种把他按在地上揍一顿的冲动。

    只是还不等她将这个想法付诸行动,江二就靠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大小姐。”

    再见到故人,她心中也有些欢喜。

    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,却觉得消瘦了很多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那脸上也带了些疲惫。

    “江小二,这一段时间不见,你是专程去减肥了吗?”

    江二苦笑:“大小姐就别笑话小的了。”

    天知道这几天为了赶上他们的步伐,他和掌柜的可没睡上一天安稳觉。

    可即使这样,他们还是跟丢了。

    无奈之下只有先到幽州省府再做打算,却不想才刚到玄雾城,就听到大军已经进城的消息,这才匆匆赶来。

    将事情原委说了一遍,楼之薇这才恍然大悟:原来当初墨镜城郊那辆马车,是他们放的。

    “如今天下这么乱,你们跑到这里来凑什么热闹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江二犹豫了一下。

    就在他犹豫的时候,旁边的戴梓忽然鸡血满档的抢白道:“自然是为天地立心,为生民立命,为往圣继绝学,为万世开太平!想必江公子也是与在下有同样的抱负吧!”

    他说得义愤填膺,抑扬顿挫。

    说罢还激动的上前抱住江二的手,颇有高山流水遇知音的感动。

    就在他热泪盈眶的时候,楼之薇一把将他拍飞了出去:“把这个书呆子给我拴起来,别让他乱跑,影响社会稳定和谐!”

    戴梓:“嘤嘤嘤,在下做错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再嘤我真的揍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威吓很快起了作用,戴梓不敢再招惹楼之薇,只能暗搓搓的去那边看莫凉和张子冀打架。

    至少从场面上看,那边是要精彩得多。

    楼之薇这边和江二寒暄了两句,觉得他心不在焉的,便也放了他过去。

    那边莫凉已经从单方面挨打渐渐成了势均力敌,与曾经大不想同。

    连士兵们也开始为她的勇猛拍手叫好。

    楼之薇看了片刻,便笑着摇头离去。

    她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。

    独自走回营帐,还不等她伸手掀起帐帘,身后就忽然伸出来一双手,揽着她的腰将她抱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喂!你能不能不要每次都用这么无赖的方式出场?”楼之薇看着上方的人,觉得十分无语。

    七杀不答,只是笑道:“你明明有楼震关的消息,为什么不告诉那个副将?你不相信他?”

    “……你偷听我们谈话?”

    他摇头:“恰好经过,那些声音就不受控制的飘到了我的耳朵里。”

    楼之薇当然不会相信这样的鬼话,直接赏了他一记白眼。

    他笑了笑,走到榻旁,就这么抱着她坐下,让她正好落到他腿上,不至于被冷硬的床榻咯着。

    楼之薇心思没在这里。

    懒洋洋的打了个呵欠,才道:“我要去一趟北牧大营。”

    既然知道了便宜爹的下落,她便不能再坐以待毙。

    这北牧大营,她是定要去闯一闯的。

    没有把楼震关的消息告诉张子冀,不是不相信他,而是不相信他身边的人。

    毕竟在前一世,敌方潜伏了几个我方间谍都是很正常的事。

    她只是想以防万一。

    七杀听了她的话,气极反笑,道:“你觉得我会让你去那么危险的地方?”

    这个女人真是越来越乱来了!

    就在他准备好好教训一下这个笨蛋的时候,她难得主动抓住了他的手。

    “可是你说过会帮我的。”

    难得的柔声细语,难得的温柔缱绻,难得的让他晃了神。

    这么久以来,这似乎是她第一次用近乎恳求的语气跟他说话,却是让他亲手将她送入那吃人的泥沼。

    七杀气得磨牙。

    “你真是我见过的最狡猾的女人。”

    明知道他无法拒绝,还偏要用这样的法子来逼他就范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,简直可恶到了极致!

    楼之薇却忽然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有没有跟你说过,你这副看不惯我又不能把我怎么样的样子,还挺可爱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如果可以,他真想把这个欠收拾的女人按在身下,好好让她长长记性。

    可等他真的将脑中的想法付诸行动的时候,却没了以往的粗暴狂躁。

    他用铁臂紧紧抱住她,用力且凶狠,恨不得揉进身体里。

    熟悉的芬芳溢满鼻腔,却浇不息他心中的怒火。

    他很生气。

    可最让他生气的是,自己拿她没有办法。

    “我替你去,你在这里好好等着。”沉默了半晌,他才闷闷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让她独自去北牧大营,是绝对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楼之薇轻轻一叹,也不挣扎,只是把头枕在他肩上,温顺却也有些疲惫。

    “我要救我爹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可以去救!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我不想你去。”

    七杀瞬间炸毛:“为什么你就这么讨厌我?!”

    楼之薇长长叹了声,才道:“因为,我不想你去冒险。”

    此去九死一生,她不想牵连任何人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