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365章 物以类聚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卓锦书撇了撇嘴,并不与她反唇相讥。

    倒是张子冀见了他,大为吃惊。

    “殿……”

    “叫我公子就行。”

    出门在外,他的身份不能随便暴露。

    在他的示意下,官兵们三两下就将参与暴乱的民众压下。

    人们不清楚他究竟是何许人,只吃惊于官府的人也听他号令。

    楼之薇撇了撇嘴,收起了木棍。

    只是还不等走上两步,卓锦书就上来拦住了她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没有回客栈,这两天你都去了哪里?”他伸手抓住她的手腕,不容她再离开。

    肌肤柔软的触感让他愣了片刻,然后抓得更紧。

    “去哪里是我的自由,不需要向你汇报。”

    “你别忘了,我是来监视你的。”

    指缝中露出的肌肤出现淤红的痕迹,但他并未放手,还更加用力,仿佛恨不得将其握断。

    楼之薇皱了皱眉,就在她准备动作的时候,一个黑影闪到他们中间。

    “别碰她。”冰冷的声音飘过,仿佛空气都凝结。

    卓锦书也厉了神色。

    气氛剑拔弩张。

    就在千钧一发之际,戴梓吭哧吭哧的跑了过来,欣慰道:“在下今早才为楼小姐占了一卦,是大吉之相,如今见你平安无事真是太好了!”

    紧张的气氛刹那功破。

    楼之薇与七杀相望一眼,默契的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他手还是不老实的搂着她的腰。

    “放开你的手。”楼之薇瞪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七杀莫名的举起另一只手,疑惑道:“我的手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……另一只!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

    见装傻不能,他便脸不红心不跳的放下,仿佛刚刚什么都没发生。

    楼某人撇了撇嘴,觉得这货真是越来越无赖。

    明明以前还是个挺可爱的闷葫芦,究竟是谁把他带成了这种欠揍的个性!

    只可惜当局者迷,旁人看了两人这样的相处模式,不由感叹:真是物以类聚,人以群分!

    解决了暴乱,士兵们才开始在城里安营扎寨。

    卓锦书本是打算跟着一起,可耐不过知府三催四请,还是回了府衙。

    那种风餐露宿的艰苦生活本就不适合他,楼之薇见他终于走了,乐得自在,便找了个空当约张子冀密谈。

    “大小姐此行来前线,可是有什么要事?”这话问得忒没水平,刚说出口,张子冀就想自己扇自己一个耳光。

    大将军失踪,她定是担心情况才赶来的。

    可这男人打仗的事,女人又哪里会懂。

    就在他暗自腹诽的时候,楼之薇正好抿了口茶。

    粗茶有些涩口,她砸了咂嘴,才道:“京城收到战报,说我爹投敌叛国,这消息你知道是谁递的吗?”

    张子冀一僵。

    “什么,竟有这等事?”他嗖的站了起来,“将军是下落不明,何来投敌叛国之说!”

    楼之薇招了招手,示意他冷静。

    “那能跟我说说他是怎么失踪的吗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他脸上露出十分难看的表情,半晌才道,“大将军带着十万精兵突袭北牧大营,却不慎中了敌方的埋伏,十万精兵全军覆没,将军……也没了踪影。”

    没了主将,他们也开始吃败仗。

    剩下的二十万大军瞬息间成了一盘散沙,不堪一击。

    北牧军所向披靡,一路横扫而来。

    他尽量用最简短的话概括出当时的情况,却怕这些行军打仗的东西她听不懂。

    楼之薇只是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属下从未向京师传递过将军投敌叛国的战报,究竟是什么人,竟敢谎报军机!”

    “谁知道呢,或许是哪里出了差错吧。”

    “大小姐就是为了此事来的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她并没有告诉他自己已经有了楼震关的消息,而是起身告辞。

    张子冀不疑有他,便也起身送她出去。

    只是刚掀了帐帘出去,就遇到之前那个一身戎装的人。

    楼之薇一愣。

    那人道:“季华,见过大小姐。”

    他比张子冀还要壮,身形比寻常的西苍男人高大很多。

    张子冀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,介绍道:“大小姐还没见过这小子吧,也是,他已经在边关待了十几年了,平日里我与大将军返京的时候,都是他负责守着边关呢。”

    “季副将,幸会。”

    “大小姐客气。”

    两人寒暄了三两句,便也各自散了。

    或许是觉得她一个人回营帐不妥,张子冀便主动请缨送她。

    只是在两人转身的时候,不大不小的声音从身后传来:“真不明白为何要将女子留在军中,不是添乱么。”

    “说什么呢你,这是大将军的女儿,怎么能算添乱!”

    “哼,假意殷勤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想打架吗?”

    张子冀被气得语塞,准备用武力跟他决出胜负。

    可季华并不理他,转身就进了营帐,让得他独自在外面跳脚。

    “这位副将,倒是有趣。”楼之薇脸上似笑非笑。

    “他这人就是这样,常年在那黄沙漫天的地方待着,孤家寡人一个,也没个老婆孩子什么,所以脾气古怪了些。不过人不坏,您大人有大量,就别跟他一般计较了。”

    他对楼之薇的印象还停留在曾经的那个刁蛮小姐身上,怕她往心里去。

    楼之薇只是笑了笑:“说的也是,走吧。”

    见她这么好说话,张子冀大松一口气的同时又觉得奇怪。

    她……以前有这么善解人意吗?

    就在他暗自疑惑的时候,戴梓忽然颠颠的跑了过来。

    他始终坚持跟着楼之薇定会有一番作为,所以在再遇见她之后,说什么也要跟着,赶也赶不走。

    以为他又有什么话要唠叨,楼之薇下意识的捂了耳朵。

    可他却直径跑到了张子冀面前,道:“张副将,门口有个女人要强闯军营,那脾气,简直泼得让人无力招架,你快过去看看吧!”

    张子冀一愣。

    “有女人耍泼,直接让人撵了就是,我去有什么用?”

    难道他去了那女人就不闹了吗?

    真是奇怪的逻辑。

    后面这话还没来得及说出口,戴梓就严肃的点头,道:“她就是来找你的,只有你才降得住她!”

    “啥?”张子冀心中疑窦更甚。

    “哦?既然如此,那我们就一起过去吧。”

    这样的热闹,自然是不会少了楼之薇的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