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364章 大军进城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如七杀所说,败军很快到了玄雾城。

    为首跨马而行的有两人,其中一个是副将张子冀,而另一个,楼之薇没见过。

    将士们黑压压的进城,百姓挤在街道两侧,却不是欢迎,而是唾骂。

    “以前不是听说楼家军很厉害吗,怎么现在却被北牧打得屁滚尿流了?”

    “明知道躲到哪里都是输,为什么还要往玄雾城跑?这不是给咱们晦气吗!”

    “对,败军之将,滚出玄雾城!我们不想当敌军的俘虏!”

    “滚出去!”

    不知道是谁开的头,焦急和恐惧形成了百姓们的愤怒。

    他们开始向将士们丢烂菜叶,更有人将自己的鞋脱下来砸过去。

    张子冀在最前方,挨了不少黑手。

    有人气不过,拿着手上的长矛就要刺过去,却被张子冀及时阻止。

    “住手!”

    “可是张大人,这些刁民欺人太甚!”

    张子冀神色一黯:“他们说的……并没有错。”

    他们确实打了太多败仗,可军纪在上,他们怎么能对百姓刀剑相向?

    “哎哟,这么狼狈的张副将,可不是我曾经认识的那一个。”银铃般的轻笑从人群中传了出来。

    张子冀先是一愣。

    随着声音寻去,先看到的是那抹夺目的红衣。再细看,那言笑晏晏的,不是楼之薇是谁!

    “大小姐?”

    他匆匆下马,顺手拍掉了身上的烂菜叶子。

    另外一人听了动静,也往这边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他一身戎装,跟张子冀是相似的装扮,应该官位也是同样的,可是几次大宴下来,楼之薇却不记得见过这个人。

    “您怎么会在这里?这里太危险了,属下让人送您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不等楼之薇答话,白虹就无情的冲他翻了个白眼。

    “啧啧啧,瞧瞧你这狼狈样,真丢人……哎呀,好臭!你站过去一点,不要熏着大小姐了!”她绕着他走了两圈,最后捂着鼻子跳开。

    只是抬手的时候正好露出手腕上的伤疤,狰狞的痕迹相当显眼。

    张子冀皱眉:“你这手怎么了?”

    白虹一僵,迅速收手躲到楼之薇身后。

    她摸了摸小丫头的脑袋,转而道:“这段时间墨京也发生了不少事,待你们扎好了营,咱们再细说吧。”

    有眼尖的百姓认出了楼之薇,不由窃窃私语。

    “这不是之前跟污衣帮打架的女人吗,怎么还认识这些士兵?”

    也有人轻蔑的嗤了声:“都是些一丘之貉,有什么好奇怪的,将这些赶出去才是要紧。”

    “对,大家继续!把这些灾星都赶出去!”

    仗着将士们不敢对百姓出手,被煽动的愤怒越发高涨,混乱中,竟还有人拿出了武器。

    士兵们不敢动粗,有几个倒霉的没几下就挂了彩。

    张子冀也是没有办法,只能对楼之薇道:“大小姐,现在情况混乱,属下先让人带你去躲避一下吧?”

    七杀就站在她旁边,至始至终没有说一句话。

    只是偶尔出手帮她挡下不长眼的“流弹”。

    动作悠闲,却护得周全。

    末了,还将她向自己怀里拉了拉,“站过来些,不然我不好保护你。”

    话虽这么说,可他放在她腰上的那只手似乎不怎么安分。

    她默默瞪他一眼。

    七杀却故意会错了意,嘴唇斜勾,“怎么,是不是感动得想以身相许?”

    楼之薇无语的推开他。

    这人真是永远都帅不过三秒,她倒不介意替天行道修理一下这个混蛋,只是眼下还有正事要做。

    面对越来越失控的情绪,将士们不敢还手,节节败退。

    楼之薇不知道从哪里拿出来一根木棍,直径带着棍子冲进了混乱的中心。

    那背影看起来,似乎有种摩拳擦掌的兴奋。

    混乱中,有人拿着武器冲过来。

    张子冀急道:“当心!”

    可是这话刚说完,楼之薇就一棍子给那人扇了出去。

    风中扫出一阵闷响,干脆利落。

    一击完毕,她又开始清扫其他的人。

    百姓大多没有什么武功底子,只是听了别人的煽动,一时兴起才来凑了这个热闹。

    可楼之薇又是个脸皮很厚的人,也不管什么“不能伤害百姓”这样鬼条例,对付那些暴民,下手没有半点留情。

    不消片刻,形势已经逆转。

    有看清了的百姓怒道:“你!你究竟是谁?违背军纪欺压百姓,就不怕被罚吗!”

    楼之薇只是摊手,笑道:“可我也是百姓啊,跟你们是一样。你凭什么拿军纪罚我?”

    她笑得张狂,如果真要形容的话,那就是已经将欠揍演绎到了极致。

    暴乱的百姓们气得咬牙,却不敢再动。

    因为只要一动,那不长眼的木棍就会打断他们的肋骨!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过你竟还知道军纪规定不能欺压百姓?难道就仗着这点,想将护国的将士们暗杀于此?!”

    她长棍一扫,正好指着他手中的匕首。

    “我、我……他他、他们明明是败军之将,什么护国将士!他们是灾星!”他结巴道。

    “可他们至少为西苍守了十几年的边境!他们一次次浴血奋战,保家卫国,你们却只知道安定之时坐享其成,战乱之时又毫不犹豫的对他们拔刀相向!你们还是人吗!”

    所有人一震。

    “不,是他们害得我们饱受战争之苦,是他们毁了我们的安居乐业的家!”那人依旧在逞强。

    楼之薇只是缓缓走到他面前,冰冷的眸子瞪着他。

    “那你有没有想过,你们曾经的安居乐业也是他们拿命换来的,你们知道他们为这个国家付出了多少吗?”

    她气势磅礴,即使在人山人海的街道上也能嘹有余音。

    “现在北牧大军进犯,正是该同仇敌忾的时候,可你们呢?若不是长了西苍人的脸,我真怀疑你是不是北牧派来的奸细!”

    软硬兼施,恩威并重。

    话说到这个份上,不管是心里的愧疚还是对“奸细”这个罪名的惧怕,都没有人敢再动手。

    “哼,果然是三寸不烂之舌。”

    卓锦书站在不远处,身后带着些官兵,也不知道在这里站了多久。

    楼之薇一笑,道:“哟,你还真是会挑时间,来得不早不晚,刚刚好可以捡个‘镇压暴乱’的大功。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