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363章 让他滚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楼之薇愣在当场,恍惚间仿佛有道雷劈在她身上,震得她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她知道自己不该相信。

    这些不过都是他为了抹黑卓君离说的气话。

    可……

    七杀见她没了反应,撇了撇嘴,还是伸手解开了她的束缚。

    在重获自由的那瞬间,一个巴掌狠狠扇了过来。

    大力打得他头都偏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啧,真是只喜欢炸毛的笨猫。”七杀扶住下颚动了动,火辣辣刺痛感占据了半边脸。

    “你滚。”

    楼之薇气得将他踹下床。

    奇怪的是他明明可以躲开,却还是结结实实的挨了她一脚。

    七杀揉着被她踹的地方,郁闷道:“这里是我的地方,你要我滚到哪里去?”

    听了这话,楼之薇立即下了床。

    “好,这里是你的地方,我滚!”

    罗裙已经被撕碎,根本遮不住那白皙和修长,每走一步,凉风都从脚心钻了上来。

    可她却没有停步。

    她也不知道心里那种烦躁从何而来,只想赶快离开这个地方,离开这个人。

    走到门口的时候,楼之薇只感觉到后颈一痛,失去了意识,身体直愣愣的倒下。

    还不等与大地接触,一双温暖有力的大掌就抱住了她。

    “居然想这个样子出去,真是只笨猫。”七杀嘴上抱怨,却还是将她抱回了床榻,将厚厚的棉被稳妥的掖好。

    过了会儿,又拿了件完好的衣衫放在床边。

    颀长的身影在床边又了一阵,冷冽的脸上没有什么多余的表情。

    直到外面响起轻微的动静,他才起身离去。

    楼之薇不知自己究竟睡了多久,再睁开眼的时候,外面天已经大亮。

    大概太久没有睡过这么舒服的觉,她反应迟钝的伸了个懒腰,可在看到眼前那陌生的场景时,还愣了一瞬。

    过了片刻,遗失的记忆才慢慢找了回来,还未消退的愤怒也重新爬上心头。

    “七、杀!”

    她牙齿磨得咯咯作响,按住了腰上的短刀,当即就踹了门出去。

    院子里的两个人被她下了一跳。

    “好强烈的杀气……”江客云神色一凛,当即挡在白虹面前。

    “大小姐……哎呀你走开啦!”小丫头哪里肯乖乖躲在他后面,当即刨开他就扑了过来。

    楼之薇满腔火气还没有来得及发泄,就被一股桂花糖的甜香抱了个满怀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大小姐!奴婢担心死你了!”白虹闪着星星眼,一个劲儿的往她怀里蹭。

    反应了好一阵,她才道:“丫头?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“你还说呢,明明说好了从刑部出来就来领奴婢回去的,结果居然自己跑到这么远的地方来!”

    害她还傻兮兮的等了好几天,要不是江客云告诉她,她都不知道她已经离开墨京了。

    小丫头一边抱怨,眼睛里的水光就不停的开始打转,活像只被主人遗弃了的小忠犬。

    楼之薇无语:“当时情况紧急,我也不能带你来冒险啊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你明明承诺过不会丢下奴婢的!”

    开始钻牛角尖的小丫头是讲不通道理的,所以楼之薇就使出了大绝招:摸头杀!

    此招果然有效,不消片刻,白虹气鼓鼓的脸总算小了下去。

    江客云无语的看着两人,默默上去将白虹拉开。

    他礼貌的冲着楼之薇点了点头,道:“见过楼小姐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连你也来了,墨京府肯放人?”

    “杜大人准了一段时间的假。”

    言简意赅,脸上并没有什么多余的表情。

    不过恐怕只有他自己知道,他究竟是在何种耳根备受折磨的情况下,他才答应带白虹来幽州。

    至于白虹知道了他的另一个身份就是孤云之后,那其中曲折才叫一把辛酸泪,如今暂且按下不表。

    楼之薇还想与二人说些什么,就看见七杀穿着一身黑色常服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他依旧戴着面具,如墨的长发高挽,精神而又带着浓烈的阳刚之气,身姿笔挺修长,完美得无可挑剔。

    除了那精分的性格。

    见他过来,楼之薇当即拔了刀。

    只是还不等她有所动作,就听七杀道:“耶律骁没死。”

    她顿了顿。

    “哦,想不到闻名江湖的宫主大人也有失手的时候。”

    这么说着,手上的动作却没有停下。

    这个消息是给了她些冲击,却还不足以让她放弃揍他的这个念头。

    七杀轻易接下她一击,也不像平时那样捉弄她,而是直接道:“另外还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,你想先听哪个?”

    “……我能先揍完你再听吗?”

    楼之薇又动了动,企图挣脱束缚,可面前那人却不动如山。

    过了片刻,她才泄气似的道:“先说好的吧,让我先开心开心。”

    “派出去查探的人带回了消息,楼震关在北牧大营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楼之薇一愣,急切的上前抓住他的袖口,问,“他被耶律骁抓住了?那他现在如何了?”

    “北牧大营戒备森严,探子只是探到了他的行踪,具体情况并不清楚,不过你不用太担心,他现在性命无碍。”

    他垂眸看了眼袖口上的柔荑,不知怎么一动,就将其拽在手心。

    “你!放开!”

    七杀当做没听见,道:“现在好消息听完了,就来听听坏消息吧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刚刚前线战报,西苍军再败,若推断没有错,他们不多时就会退到玄雾城。若此城再失,那西苍的半壁江山就没了。”

    幽州不保,西苍还是否有逆转之机暂且不表,失去的民心和士气却再也回不来。

    “现在,你该先弄清楚谁是你的敌人,而谁,才是你的朋友。”他将她的柔荑拽在手心,声音淡得听不出情绪。

    可是他又怎么会没有情绪。

    摆在他们面前的不是私人恩怨,而是破国之恨!

    楼之薇没有再挣扎,而是看着天边沉默。

    很久之后,她才忽然道:“喂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“你说过,会帮我是吗?”

    闻言,七杀忽然笑了。

    冷肃的脸上难得绽放出明媚,低沉的嗓音邪魅却带了些温柔。

    “对,我会帮你。紫薇宫上下所有人,包括我,全都听你号令,任你差遣。”握着她的手更紧了些。

    他对她从来都是这样。

    霸道且温柔,纵容得毫无保留。

    楼之薇也不知道自己对他究竟是什么样的感情。

    有时候他的尖锐让她苦恼,可有时候,他的执着却也让她无力招架。

    “老是看着我干什么?终于意识到自己爱上我了?”

    楼之薇:……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