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362章 爱上你的,是我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楼之薇打了个冷战。

    空气中莫名多出来的杀气让她顿生寒意。

    明明是同一个身体,她却有时常种被捉奸的错觉。

    楼某人第一次觉得精分是一个很危险的病,不过危险的不是病人,而是……她!

    抬起头,他正看着她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“你放开她,她是我皇兄的准王妃!”

    或许是为了给自己的行为增加些正义感,卓锦书不停的提到那人,只是他不知道,这种行为只是在火上浇油而已。

    “准、王、妃。”

    七杀忽然笑了,面具下强硬的扯出一个极难看的弧度。

    他脚下一动,闪身便消失了踪影。

    然而和他同时消失的,还有无法动弹的楼之薇。

    “站住!”

    卓锦书急切的想阻止,可两人的武功造诣差了不止一星半点,等他完全反应过来的时候,早就没有了他二人的踪影。

    楼之薇只觉得苦不堪言。

    她想叫他停下,可刚开口就被冷风倒灌了满口,牙齿冻得打颤不说,愣是一句话都没憋出来。

    直到落到一处宽敞的大院,他才抱着她进了房间。

    “等等等等!这里是哪里?你要干嘛?”

    七杀不说话,只是沉默着将她甩到了床上。

    铁链和床榻撞击出一声闷响,果然硌得她钻心一痛,生理性的眼泪氤氲满了眼眶。

    七杀刚好压下来,颀长的身影将她笼罩。

    看到那双水光潋滟的眸子,他还是顿了顿,但随即就咬牙道:“次次都用这一招,你以为总能管用?”

    每次都是这样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太狡猾了。

    楼之薇撇开了头,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。

    她心里已经把耶律骁那个神经病骂了不下千百遍。

    偏偏用这种方法抓她,害她现在要承受这个精分患者的雷霆之怒。

    见她不看他,七杀更怒。

    他伸手扳正的她的脸,阴狠道:“为什么不看我,就因为我不是他的脸?好,既然你这么想看他的脸,我就成全你!”

    他伸手扯下了面具,狂躁的动作让他的发髻也散了下来。

    墨发如瀑,像极了那个人。

    如果没有那眉间的愤怒的话。

    可他不是他。

    他从来不会这么对她。

    楼之薇瞳孔一睁,随即别开了脸,声音也变得森冷。

    “你来救我,我本是对你充满了感激,为何每次到了最后都要弄成这副模样?”

    “感激?”他冷冷一笑,“可我要的不是感激,我要的,是你。”

    房间里传出布料撕裂的声音,他撕了她的裙摆。

    冷风侵袭了她的长腿,白瓷般的肌肤暴露在暖色的烛光中,多了层温柔的蜜意。

    楼之薇冷得将腿收了收,这个动作却让他眼中的火苗更甚。

    在她看来,这是拒绝,可在他看来,这是邀请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他。”

    七杀按住她的其中一只脚踝,道:“现在,你可以把我当做卓君离。”

    他疯狂得不能自持,她却出奇的冷静。

    楼之薇沉静的目光看着天花板,淡淡道:“我曾经也有好几次被这样欺负,你还记得是谁救了我吗?”

    七杀手上顿了顿。

    “是你,”她声音冷静而轻缓,却不带感情,“有时候我也觉得奇怪,明明你一次次救了我,可为何马上又要伤害我?”

    “……因为你是个狡猾的女人,总是利用我对你的纵容。”

    从来没有哪个女人能一次又一次的挑战他的下限,可是这个女人做到了。

    明明每次都气得要死,却还是狠不下心杀了她。

    “我从未利用过你。”

    “你有。”他直起身子,撑在她上方。

    楼之薇对他这样强词夺理的态度有些无语,可见他已经停了下来,便也继续道:“我利用你什么了?”

    只听他道:“在马场的时候我就说过,你忘了?”

    那天,那个时候,是他爱上她的时间。

    楼之薇一僵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那是掠夺,你根本就不懂什么是爱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她再次别开了头,避免那双眼中流露出她的心虚。

    爱这么深沉的一个词,他怎么能这么轻易的就说出口呢。

    就连卓君离,也没有露骨的对她说过“心悦”二字。

    “若真是你说的那样,你已经被我用强了无数次!”

    只要他想,根本不用顾忌她的感受。

    可是他没有。

    因为答应了要尊重她!

    可这个笨女人根本就不知道他给了她多大的纵容和忍耐!

    她心里只有那个废物,那个连她身陷险境也只会躲在墨京装孙子的废物!

    楼之薇一震,下意识的收了收脚,却发现他的手还按在她脚踝上。

    他的手不再冰冷,而是带着炙热的温度。

    烛光下,那张熟悉而陌生的脸覆上了层暖色,灼得她心烦意乱。

    “你先放开我。”

    不能再跟他讨论这个问题,这明明就是个精分患者,再这样下去她也要精分了!

    可七杀却不让她如愿,另一只手扳正了她的脸,让她看着他的眼睛。

    那双眼幽深如古井。

    自从遇见了她,他就不再是为另一个自己而烦躁,而更多的是源自于她。

    为她愤怒,为她焦急,为她暴躁。

    她意气风发,他陪着她,她笑靥如花,他也依着她。

    他曾经是不明白什么是心悦一个人,可在遇见她之后,他明白了。

    不需要任何人教。

    有一个女人住进了他心里,从此之后他的人生不再只有黑夜和杀戮。

    他想对她好,把最好的都给她。

    可是为什么她爱上的偏偏是卓君离,是另一个自己!

    “你知道卓君离为什么会在意你吗?”

    不知道他又要抽什么风,楼之薇愣了愣,如实道:“或许……是因为我长得漂亮?”

    她猜他又要说什么诋毁的话,索性就跟他装傻。

    七杀却没有反应,俯身在她耳边,轻声道:“因为他跟我,用的是同一颗心。”

    除了意识,他们的所有东西都是共用的,包括对她的感情。

    “那个男人胸中满是沟壑与城府,绝不会轻易爱上一个人。所以爱上你的,是我,不是他。”

    是他先遇见她,爱上她,所以同样拥有这个身体的卓君离,也对她有了好感。

    这就是最好的解释,也是唯一的解释。

    “我也不妨告诉你,从很早以前他就定下要娶慕容盼雪,他的心中只有复仇,不可能爱上任何人。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