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361章 他究竟是谁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“你是……谁?”猖狂如耶律骁,也不由结巴了下。

    可就在他说这话的时候,锋利的刀片已经贴上了他的脖子。

    身后那人没有回答,而是道:“这个世上,没有人可以动她。”

    短短一句,仿佛死亡的宣判。

    就在他要动手的时候,又有两支箭破空而来,可是目标却不是这边,而是地上被绑得动弹不得的楼之薇。

    埋伏在暗处的人见耶律骁被擒,情急之下便想出了这种救主的法子。

    他们不敢将箭瞄准那个黑衣男人,就是怕他一怒之下直接把耶律骁当做靶子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这个法子确实有效。

    七杀低咒一声,指间刀片转了方向,直直刺入耶律骁右手腕。

    耶律骁哀嚎着松手。

    “猫儿。”

    他迅速横抱起楼之薇,堪堪躲过那夺命两箭,落到远处的一个房顶上。

    楼之薇死里逃生,又被转得七荤八素,等缓过神来时候,正好撞上他愠怒的眼神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或许是被他盯得头皮发麻,她很没有骨气的转移话题。

    七杀只冷哼了声:“我不来,难道让那北牧蛮子把你抓走?!”

    他拔高了声音,仿佛那些国仇家恨都被抛到脑后。

    天知道他现在多想砍人!

    这个笨女人永远这么冲动不计后果,要是他再晚来一步,她就成了别人的俘虏了!

    “那个混蛋居然真敢让你孤身道这么远的地方来冒险,真是活得不耐烦了!”七杀现在很暴躁。

    楼之薇怂兮兮的动了动,无奈那铁索实在太有讲究,她怎么都挣脱不开,只能告饶道:“那什么,要不你先帮我解开?”

    “嗯?”七杀挑眉。

    “你解开我,就等于增添了一份战斗力,我们也可以一致对外,不是两全其美的事吗?”

    “你、做、梦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楼之薇瞬间有种出了虎穴又入狼窝的悲催感。

    只是还不等她再找个借口,被忽视的人就表示不淡定了。

    耶律骁虽保住了性命,手上却中了一刀,血流如注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究竟是什么人?!”

    七杀只淡淡看了一眼,并未回答。

    他放下楼之薇,单手将她揽在怀里,另一只手腕转动,又一块刀片出现在指间。

    “你可以去阎罗殿问问。”

    说罢,刀片出手,在黑夜中看不清轨迹。

    他没有犹豫,因为在他看来,打她主意的,都该死!

    只见耶律骁动了动,也不知道究竟被击中了哪里,整个人就这么直愣愣的倒地。

    高大的身影倒在雪地里,发出一声闷响。

    可他刚倒下,两个黑影就蹿了上来,“啪”的一声炸开抹烟雾,淹没了所有人的视线。

    “居然还有烟雾弹?那货究竟死了没啊?”

    楼之薇急着往前面挪了挪,没两步又被七杀抱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别乱动。”

    “他是敌方大将,不论生死,只要抓住了,定能振奋我军士气!”不能让他跑了啊!

    她想让他去把耶律骁抓回来,可是一转头,却正好撞进他的眼里。

    肃杀的眸中多了些戏谑:“如果我帮你把他抓到,你准备怎么谢我?”

    “……我觉得你聊天的这些功夫,他已经跑得没影儿了。”

    七杀却丝毫不吃她这套。

    伸手扯下黑巾,在她唇上印下一吻:“那得先收点利息。”

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不等她再反应,他只挥了挥手,几个黑影就从夜空中一蹿而过,再无踪迹。

    楼之薇眨了眨眼,深深觉得这人闷.越得来越无耻了。

    可是,他的身份……

    “你来了,那边怎么办?”

    此去少则月余,多则几年,墨京城悄无声息的少了个王爷,肯定会被发觉的。

    卓君离谨慎沉稳,所以他没有走,七杀却恰恰相反。

    他会不顾一切的跟来,并不稀奇。

    “啧,真是无情,我一听到你的消息就立马赶了过来,你却只关心那个废物!”

    “……他不是废物。”

    七杀心中堵得难受,恨不得就地教训一下这个笨女人。

    可这么久的相处下来,他也算是摸清了点她的脾性。

    她就是典型的硬的绝不吃,软的挑着吃。

    卓君离就是早早的掌握了这一点,才占得了先机。

    然而现在,是他的时间。

    七杀状似疲倦的打了个呵欠,喃喃道:“这十天觉都没怎么睡,哪成想到头来你最先想到的还是他。”

    他还是做了易容,面具遮住了他本来的肤色和容貌,也让她看不出他脸上的憔悴,只是那眸中却似乎真带着些疲倦。

    楼之薇心一软,便不好再说什么。

    毕竟作为精分患者,也是需要人们关爱的。

    “那我不提他,你先帮我解开。”

    她在他怀里动了动,觉得这种姿势很可耻,也特别讨厌这种受制于人的感觉。

    七杀难得抱一抱这么乖巧的“猫儿”,哪里肯轻易撒手,当即就装作什么都没听到。

    危机解除,卓锦书也飞身跳到了他们所在的屋顶上。

    他不知道楼之薇究竟什么时候认识了这些武功高强的人,好像在他不知道的时候,她已经变成了一个他完全不认识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放开她。”

    七杀嘴唇斜勾,道:“凭什么?”

    直到近了卓锦书才看清楚,他见过这张脸。

    当初在墨京府门口,这个人从楼之薇的马车里掉了出来,最后上了封玉的马车。

    那个时候他让暗卫去查过,却一无所获。

    “你究竟是什么人?跟她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七杀显然是不想理会他,抱了楼之薇就要走。

    卓锦书却怒道:“楼之薇你这个不知廉耻的女人,一边跟皇兄有了肌肤之亲,一边又跟这个江湖人不清不楚,你把皇兄当成什么了!”

    果然,听了这话,七杀脚下一顿。

    “肌肤……之亲?”

    他的声音极缓,带着诡异的幽冷。

    卓锦书见他停了下来,便继续道:“你还不知道吗?全墨京城的人都知道,她怀过皇兄的孩子!”

    他口口声声都在为卓君离抱不平,却不明白自己心中那种酸楚究竟从何而来。

    为什么皇兄可以,眼前这个男人也可以,偏偏就是他不行?

    空气中的肃杀之气似乎凝了一瞬,最后只剩七杀淡淡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哦,孩子啊……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