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356章 等她回来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“怎么会,我是怕你受凉感冒,你想到哪里去了?”

    这么说着的时候,她还是伸手揩了好几把油。

    他用了药之后,皮肤是一副病态的白,仿佛常年未被阳光照射。

    可她却知道在这虚假的“病态”下是怎样贲张和精壮体魄,仿佛有用不尽的力量。

    就在她发呆的时候,他忽然伸手捏了捏她的耳垂。

    “明明你动的手,怎么自己先脸红了,嗯?”

    “……可能是冻的,我去添些碳!”

    楼之薇将屋子里里外外翻了一遍,传说中的木炭没找到不说,还冻得鼻头都红了。

    可无奈她从来都是个十指不沾阳春水的懒货,这些归纳收捡的事情还真不在行。

    “哎,我现在算是知道自力更生丰衣足食是多么的难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一个人住这里不方便,今晚就去我府上歇着吧。”他诚恳的建议。

    楼之薇却摇头,“不了,明天就要启程,我今晚还有些东西要收拾。”

    所幸她最后还是找到了碳炉,避免两人被冻成狗。

    等她把东西都收拾得差不多时,卓君离正好来敲门叫她吃饭。

    楼之薇以为是他亲自下厨,还感动了很久。

    只是在看到那一桌熟悉的全鱼宴的时候,默了。

    “你去云雀楼买的?”

    卓君离很认真的点头:“我让清容去云雀楼,买的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一顿吃了很久,不过全程都是他负责理鱼刺,她负责吃。

    全程都是喂猫的既视感。

    偶尔楼某人觉得自己吃独食的行为不大好,就大发慈悲的从自己的盘子里匀出一点给他。

    吃完之后,两人便依偎在房顶上赏月。

    也许是醉了酒,他始终抱着她不愿放开。

    “明日我跟你一起去吧。”

    他终究还是放心不下。

    楼之薇将头枕在他肩上,笑道:“一个常年病弱的王爷忽然奇迹般的好了,还要跟着去边关平乱,这事要是传出去,只怕我俩还没走出墨京城,就又被抓回牢里去蹲着了。”

    “三弟性子自负鲁莽,他跟你一起,我不放心。”

    想到此去遥遥千里,陪在她身边的却不是自己,他心中就十分不爽。

    却不想楼之薇从来都是没个正形的。

    凑到他耳边,她压低了声音道:“我也讨厌他,要不正好趁这次外出,我帮你把他……”

    她伸手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,简单粗暴。

    卓君离哭笑不得,捏了她的鼻尖:“别调皮。”

    他当然知道她是开玩笑,这普天之下,也只有她敢开这种玩笑。

    “不过他若是敢对你乱动手脚,你可以直接给他剁掉。”卓君离开始认真思考这个问题。

    这次换楼之薇怂了:“你心可真黑,他好歹是你亲弟弟。”

    “他若君子,又何须担心他人心黑?”

    楼之薇也不知道他这种算不算是强词夺理,只是笑。

    都说女人的嫉妒可怕,没想到男人吃起醋来,也是很吓人的。

    微风吹起阵阵凉意,两人都喝了些酒,后来也不知道是谁先起的头,凉夜染上层暖色。

    屋外落雪纷飞,屋内烛影摇红。

    谁呢喃着谁的名字,温柔缱绻。

    今晚卓君离没有回去,而是直接歇在她这里。

    整晚,身边那暖意一直都在,让人睡得很安稳。

    第二日清晨,卓锦书上门来叫人。

    可是他才刚刚走进院子,远处的门扉就开了。

    四目相望,两人皆是一愣。

    “三弟来得这么早?”

    他长发未束,月白色的袍子松垮垮的系在腰间,露出锁骨的弧度,脖子上隐约还有几抹红痕。

    外袍搭在他肩头,慵懒随意,还有几分睡眼迷离。

    卓锦书显然没想到会在这里看见他,还是这样一副光景。

    “皇兄……”

    正待要说什么,里面却传来声呢喃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那声音还带着些沙哑,似乎尚未睡醒。

    卓君离回头道:“是三弟来了。”

    说罢又转身进去。

    过了片刻他才带着楼之薇出来,两人都已经收拾妥当,可卓锦书一双眼还是死死的盯着两人,仿佛在极力克制着什么。

    “你们还未成亲,不觉得这样太有伤风化了吗?”他又看向楼之薇,“还有你!还知不知道羞耻二字怎么写!”

    楼之薇打了个呵欠,也不知道是故意还是尚未清醒,直接道:“太子这话说的,好像之前你和云璃都是柏拉图式的恋爱,只吃精神食粮了?要批评别人,也得先正自己德行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卓锦书当然不知道那个图是什么鬼,只觉要被她气得七窍生烟。

    “正好,若殿下看不惯我的言行举止的话,就回去吧。”她挥了挥手,赶人赶得毫不拐弯抹角。

    见两人这样,卓君离便柔声劝了两句,不过言辞间都是在让她不要总是欺负太子,好歹要给别人留一点面子。

    卓锦书被气得发抖,最后拂了袖子出去了。

    本以为他受不了这鸟气回东宫去了,结果出了门,却看到他已经骑在马上。

    见二人出来,也只是别着头,不再言语。

    楼之薇不由长叹:“真是粘上来的牛皮糖,甩都甩不掉啊!”

    她也不明白卓锦书究竟哪里来的这样的执着,只能当东宫太寂寞,他闲得蛋疼。

    只是西北之行已成定局,片刻的话别之后,她也翻身上马。

    “此去路途遥远,万事小心。”

    卓君离站在马下,墨发似瀑,眉目如画,眸光潋滟。

    那反复叮嘱中暗藏的是他的担忧,紧拧的眉宇愁绪不散,像极了他们初识的时候。

    不过那个时候他的每一个表情都是装的,不像现在,那些担心与不舍是真的刻到了眼睛里。

    楼之薇心中一动,忽然从马上跳下来直径扑到他怀里,也不管大街上人多口杂,就这么往他唇上印了下去。

    周围响起阵阵低呼,连卓君离都愣在了当场。

    “等我回来!”

    她朗笑,不再管呆愣的众人,潇洒的策马离去。

    过了好一阵,卓君离才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他伸手按住唇畔,露出春风般的笑意,明媚而耀眼。

    那笑容不仅刺痛了卓锦书的眼,也让街角一辆马车中传出声茶碗碎裂的声音。

    素白的手紧紧捏着衣角锦缎,眼中泛着骇人的寒光。

    “回来?这次定会让你有去无回!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