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355章 出狱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对于这个提议,卓问天没有明说好或不好。

    “若你敢私自潜逃,朕自会让人提你项上人头回来,”他将书册丢回去,漠然转身,“楼震关若真无投敌之心,此次回京之后就主动交还虎符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陛下做得一手好生意啊。”楼之薇一脸的不怕死,笑得乐呵。

    老狐狸就是老狐狸,如意算盘倒是打得响。

    可如今,她还真拿他没有办法。

    待卓问天走了,她也准备回去睡个午觉。

    经过卓锦书身侧的时候,他叫住她,满脸的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“你为什么还能笑得出来?”

    他实在想不明白这个女人是怎么想的,父皇要夺她父亲兵权,还要取她性命,她竟还能笑得这么欠揍。

    “我爹没有投敌叛变,我也并未想过逃走,为什么要害怕?”楼之薇看也不看他,继续道,“其实我觉得,你不太适合当皇帝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作为帝王应该拥有的东西,你一样也没有。所以我劝你还是别来趟这浑水,毕竟边境混乱,我可没多余的功夫来保护你。”

    卓锦书身子一震。

    “我只是……怕你有个什么好歹。”

    从旁监视她不过是糊弄旁人,他知道她是个喜欢乱来的人,可行军打仗却容不得乱来。

    楼之薇顿了顿,绽开抹颠倒众生的微笑:“那真是多谢,不过我不需要。”

    说罢也没有再管他,而是悠悠的回了刑部。

    可她并没有如愿睡到午觉。

    密旨来得很快,显然情况已经到了十万火急的时候。

    卓问天并没有给她一兵一卒,而是让她只身赶往西北边境,查清事实原委,平定边境混乱。

    楼之薇看着密旨,心里飘过一连串呵呵。

    “这样空手套白狼就有点过分了吧,好歹给点活动资金啊。”楼某人很郁闷。

    话虽这么说,她还是决定回去收拾一下,次日启程。

    她也想不通卓问天为什么愿意信任她,但好歹剩了一番功夫。

    一路经过其他牢房,只听耳边哭嚎震天,有求情的,有怒骂的,还有尖声诅咒的。

    所有人不明原委,只当她是被谁救了出去,又不得不感叹一番自己命不好。

    柳氏狠狠的看着楼之薇,仿佛恨不得在她身上戳出个洞出来。

    “大小姐好本事,上了贵人的床,就连命都精贵了。”

    楼之薇不恼,只道:“姨娘教训的是,可有本事你出来打我啊。”

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柳氏气得七窍生烟,也只能看着楼之薇翩然离去。

    其实这次奔赴西北边境,她算是背负了侯府三百余口性命,可她并不想告诉她。

    柳氏伪善半世,让她吃点苦头也是好的。

    出了刑部,还不等她回侯府,远远就走来一人,端庄素雅,贵不可言。

    楼之薇只是看着,便笑了。

    “郡主,真巧。”

    “我就说之薇吉人自有天相,这样的小灾小难,是难不倒你的。”慕容盼雪脸上看不出吃惊,应该也知道了。

    “本来我也不相信自己还有出来的一天,现在看来,恐怕还是托了郡主洪福。”

    慕容盼雪笑而不语,从她身侧擦肩而去。

    可就在没有人看到的地方,那端庄秀丽的笑容却忽然变得阴狠。

    楼之薇并未察觉,只是抬脚远去。

    窈窕的身影在雪地里渐行渐远,刺目的鲜红仿佛是这篇皑皑白雪中的最后一抹色彩。

    慕容盼雪握紧了藏在广袖中的拳头。

    “很快你就会知道,跟战场的混乱比起来,还是牢狱中的安宁更为可贵。可等你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,已经没有选择的余地了。”她的声音很轻,轻到只用一阵风就能吹散。

    等飘到楼之薇耳边的时候,就只剩几个零散的音符。

    转过头,只看到那张脸上始终挂着无懈可击的笑容。

    她没有再说什么,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侯府本来已经被人上了封条,不许进入。

    楼之薇绕着封条看了两圈,最后脚一抬,直接把门踹开,大摇大摆的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走到采薇阁,已经有个人在那里等着。

    她眨眼,笑道:“多久来的,等了很久?”

    卓君离不语。

    月白色的长袍拖到地上,被雪水浸得湿冷。

    他脸上看不出表情,可是却让人明显感觉到他的愤怒。

    “你真狡猾。”

    楼之薇只是笑:“我知道你生气,可是我爹在那里,所以我是一定要去的。况且我也不是去带兵打仗,只是去救人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他现在行踪成谜,你怎么救他?”

    “办法嘛,总是有的,不过要先去看看情况。”

    她走过去抱他,却被闹别扭的避开。

    可是楼某人是什么脸皮?城墙般的脸皮!

    一记不成再生二计,几番下来,终于让她得手。

    卓君离被她扑倒在地上,又生气又无奈。

    若早知道她见卓问天是请命赶往边关,他绝不会让她如愿。

    可某人却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的耍赖:“可他是我爹啊,你也不希望我们大婚的时候没有岳父在场吧?传说不受岳父祝福的婚姻是不会幸福的。”

    她眨巴着眼,表情很认真。

    “我觉得就算楼将军回来,也不会祝福我们。”

    “为何?”

    “他似乎一直都不太喜欢我。”

    “唔……”楼之薇撑着头想了一阵,“那这次去我替你说说好话,让他以后不要欺负你。”

    她吃吃笑着,脸上写满了耍赖。

    见他还不给反应,她便主动示好,那热情来得突然且猛烈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她才覆在他耳边。

    “等我回来,你就娶我吧。”

    许他太平盛世,许她十里红妆。

    卓君离沉默了半晌,才闷闷道:“楼之薇,你真的很狡猾。”

    他只有气极了才会连名带姓的叫她,可话虽这么说,他还是伸手将她抱了起来。

    如此,便是不再闹别扭。

    “嘿嘿嘿……”楼之薇笑得十分无赖。

    从他身上爬起来,又看了看两人的衣裳。

    她的衣服倒没怎么弄湿,只是他的后背却被雪水浸了个透。

    “快进屋里把湿衣服换下来,不然要感冒了。”

    说罢也不等他回答,强行就拉了他进屋,二话不说给他宽衣,十分奔放。

    “薇薇,我觉得你这样似乎在对我欲行不轨。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