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354章 究竟什么才是正事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地牢里一阵沉默。

    新碳忽然发出声极轻的声响,卓君离才叹道:“可是现在情况,并不是等父皇消气就可以解决的,再在这里待下去,恐怕……”

    楼之薇忽然将手从被子里伸出来,抱住了他。

    突如其来的暖意让他一顿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这不是时间可以解决的问题,所以我想见卓问天。”

    他肯定有办法。

    哪怕这世上所有人都没有办法,他也一定有办法。

    “你有信心说服他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,但总要试一试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好。”他应了下来。

    只要是她的要求,他都不会拒绝。

    过了片刻,幽暗的牢房中传来一阵轻微的衣料摩擦声。

    暖意越发升腾,还带着两个高低不匀的呼吸声。

    “等、等等!”

    一声低呼阻止了他的动作。

    黑暗中,他只是扬了个音调:“嗯?”

    “这里是牢房!”她极力压低的了声音,却还是隐约听得出些咬牙切齿。

    上方那人沉默了片刻,认真道:“那我小声些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你小声些有屁用啊!”

    她才是受力方啊喂!

    “那我,轻一点?”

    她无语的看着上方那人,终是打开天窗说亮话:“我觉得天色不早了,你也该回去休息了。”

    他却正经道:“嗯,做完正事就回去。”

    搞了大半天,刚刚他们谈的那些天下大事反而不算是正经事了?

    楼之薇表示无语。

    为了要脸,她始终咬着嘴唇。

    或许是怕她把嘴唇咬破,他将手指递到她嘴边,道:“咬这个。”

    那声音沙哑低沉,似乎有什么快要压抑不住。

    她不知道他究竟是什么时候离开的,等睡醒的时候,身旁早已没有了人影,另外那边被窝冷冰冰的,显示人已经走了很久。

    楼之薇伸了个懒腰,又睡了个回笼觉才懒洋洋的起来。

    除了光线不好,其他都跟侯府差不多,倒也自在。

    这样过了些日子,某天狱卒忽然过来,二话不说开了牢门。

    “楼大小姐,这边请。”

    她不知道卓君离究竟用了什么法子,只觉得他的效率确实让人瞠目结舌。

    楼之薇一路出去,又有人拿了厚实的披风过来,衣料上还带着些木料的香气,应该是刚刚暖好。

    她摆手拒绝,就这么出了刑部大牢。

    一路被人带到东边的阁楼,最后领路人在一扇门前停下,对她做了个“请”的手势。

    楼之薇伸手推开。

    本以为是间密闭的雅室,可是眼前却豁然开朗,苍蓝的天空广阔无边,带着白雪冷冽的味道。

    一个笔挺的身影站在皑皑白雪中,看着远方默然无语。

    他们站的地方很高,几乎可以将整个墨京一览无余。

    楼之薇走过去,也不管地上沁人的雪,直径跪下:“罪人楼之薇见过陛下,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。”

    卓问天没有转身,只指着那远处,问她:“你看到了什么?”

    楼之薇如实道:“墨京。”

    “是江山,你看到的是西苍的山河,是西苍的国土!可是你的父亲却背叛了自己的国家,他要毁了它!”

    他终于转过脸来,那上面多了些沧桑和疲惫,还有无尽的痛心。

    楼震关戍守边疆这么多年,他必然想不到他会反戈。

    山河破碎,百姓流离。

    卓问天每说一个字都带着切齿的恨意,仿佛恨不得亲手掐死面前这个人。

    “陛下息怒。”

    楼之薇说这句话的时候很镇定。

    她从广袖之中取出一卷书册,发黄的边角都卷了起来,双手举到他面前。

    没有封皮,就是本又旧又脏的书。

    卓问天以为那定是她用来求生的利器,冷笑一声接过。

    可是翻开看时,手上却顿了顿。

    那是楼震关行军几十年来的兵法概要,没有自以为是的狂妄,也没有急功近利阿谀,只凝练了一个将士对守卫国土的坚定不移。

    弃家卫国,满腔热血。

    字字句句,谨慎严谨。

    他一页页的翻过去,心中震撼已不能言语。

    卓问天不再说话,只隐约见得手上有些颤抖。

    见他这样还在犹豫,楼之薇心中一片寒凉,自径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可怜我爹峥嵘半生,却换不来帝王的半分信任,他如今生死未卜,陛下便凭着一封薄纸定了他的罪责!”

    这句话如尖刀,刺进本就一点点放松的心防中。

    卓问天一震,半天才道:“……不是生死未卜,他已经投敌叛国了。”

    “他手上有三十万大军,若真的投敌叛国,那北牧就不是还在幽州境内徘徊,而是已经兵临城下!”

    “大胆!”

    “陛下真的觉得,父亲会背叛西苍、背叛您吗?”

    她声音冰冷,却字字诛心。

    在这一片苍凉的雪地中,更让人心神震荡。

    他终是没有再说话。

    楼之薇却再度在他面前跪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你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吾皇在上,罪人楼之薇请命赶往西北边境,救出父亲,共守我西苍万里江山,不破胡虏誓不还!”

    卓问天又是一震,却冷笑道:“你一个小姑娘能干什么?真当这行军打仗是过家家了?”

    “不求名垂青史,只求鞠躬尽瘁,死而后已!”

    她的眼神是从未有过的坚定,仿佛看透了生死,饮尽了悲欢。

    那不是一个小姑娘应该有的眼神,可是此时此刻放在她身上,却并不显得突兀。

    仿佛早已经在那金戈铁马中游走了千百回。

    台上莫名起了冷风,吹得人猛地激灵。

    两人一个站着,一个跪着,不知道持续了多久。

    终于,卓问天开口道:“你又凭什么保证是真的去边关,不是贪生怕死的跑了?别跟朕说什么事关国难荣辱,无关小家恩仇,朕不信。”

    楼之薇见家国大义说不通,便如实道:“因为我爱的人在这里。为了他,我也定要守住这锦绣山河。如此,陛下信了吗?”

    “父皇若不信,儿臣愿与她同往,监视其行踪,若发现异样,当即捉拿回京!”卓锦书不知什么时候出现。

    他一袭紫衣,丰神俊朗,不知究竟在那里站了多久,又听到了多少。

    楼之薇实在不明白这人是怎么来的,又为何要凑这热闹,便十分不情愿的道:“殿下是千金之躯,就别跟着去拖我后腿了吧。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