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353章 再游刑部大牢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面对那假意的关心,楼之薇只是笑笑,道:“郡主还真是无处不在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哪里的话,我只是听说君离这两天身子又不太好了,正要赶过去呢,没想到这么巧在这里遇见你。”她说得诚恳。

    素手卷着车帘,娴静淡雅。

    楼之薇勾了勾唇,道:“郡主真是热心,那我未来夫君就劳烦你照顾几天了。”

    慕容盼雪明显僵了僵,又强笑道:“之薇说得对,说不定圣上一高兴就免了你们的罪责呢?本来也是楼将军一时糊涂,不该怪罪你们身上的。”

    说完也放下车帘,让马车去了。

    定远侯府三百余口人全部被压往刑部大牢,没有那么多牢房,只有十余个人挤在一间里面,连柳氏也是如此。

    只有楼之薇独自待在极偏僻的一间,周围没有其他的牢房,里面也收拾得干干净净。

    不仅寝具齐全,还围了纱幔,封闭性相当好。

    这简直就是总统套房的待遇。

    卓倾羽站在牢房门口,难得的没有痞里痞气的摇扇子,而是道:“你有什么需求只管跟狱卒说就是,这里本王已经打点过了,不会亏待你。”

    “王爷有心了。”

    他上前两步,在她耳边小声道:“晚些我去皇兄那里,看看他是否有办法救你出去。”

    楼之薇侧着眼看了他半晌,终于说出了心中长久的疑问:“有一件事我不太明白,能否请王爷指点一二?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你与卓锦书同为皇后所出,为何却跟我家那只大灰狼关系那么好?”

    卓倾羽愣了片刻,才明白那只大灰狼指的是谁。

    他干笑两声,才道:“你好好在这里待着,其他的都不要想,皇兄会想办法的。”

    说完,便匆忙离开。

    屋外银装素裹,湖蓝色的锦袍在雪地中渐行渐远,少了些风雅,多些沉闷。

    作为死囚入狱,原则上是不允许探视的。

    楼之薇觉得不用被当做猴子似的观赏,倒也乐得轻松。

    但就在卓锦书带着人进来的时候,她不得不开始质疑他们所谓的“原则”。

    刑部的原则都是被狗吃了吗?!

    他依旧穿了身华贵的紫色锦袍,俊朗的眉目中带着郁色。

    “他们可有苛待你?”

    “殿下这是哪里的话,刑部素来一视同仁,怎么会苛待我呢。”

    看看她的牢房,再看看别人的,那才叫一本正经胡说八道。

    卓锦书撇了撇嘴角。

    让人开了牢门,又拿了件红色的斗篷来,那斗篷帽子上又一圈白色的绒毛,看起来十分暖和。

    楼之薇看了眼,并未伸手去接,而是继续翻着手上的书卷。

    他只好先让人添了新碳,待把整个牢房都弄得暖烘烘的才站在她面前。

    “你嫁给我,我让父皇免你一死。”

    闻言,楼之薇终于有了些反应。

    她抬起眼,笑得有些嘲讽。

    “殿下似乎把自己看得太重了些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想说宁死也不嫁给我,还是想说即使嫁给我,父皇也不会免你死罪?”

    “谁知道呢,”她翻了页书,一脸的不以为然,“或者二者兼有吧。”

    “楼之薇,你以为自己在什么地方?这里是刑部!且不说皇兄已经被父皇禁足,就算没有,他也一样无计可施!这个世上,只有我能救你!”

    “那我就告诉你,这世上或许真的有人能救我,但那个人,绝对不可能是你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卓锦书气结。

    他觉得还是高估了自己的耐性,这个女人总有办法三两句话就将他气得吐血,她却始终不以为然。

    深吸了两口气,才道:“你别指望皇兄了,他不可能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指望他,但是,我更不指望你啊。”

    一旁的烛火忽然暗了暗,楼之薇丢了书去剪灯芯。

    只是她才刚站起来,就被人从身后抱住。

    他紧紧抱住她,将下颚抵在她头顶,声音带着焦急和些许彷徨:“你告诉我,到底怎么做你才能原谅我?”

    她的身子像上好的软被,微凉,却柔软。

    就在他打算再抱紧些的时候,楼之薇肩头忽然一动,正好撞上他心口。

    卓锦书吃痛松手,连着退了好几大步。

    “咳……咳咳……你!”

    “男女授受不亲,看来殿下是没将孔老夫子的话记住呢。”

    楼之薇保持着似笑非笑的表情,身上却带着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气场,让人不敢再上前半步。

    卓锦书沉默一阵,终于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“你好好考虑,我过几天再来问你答案。”

    她只是懒洋洋的打着呵欠:“其实不用等过几天,这辈子,我都是这个答案。”

    那个紫色华服的身影在门口僵了僵,最后还是当什么都没听见似的,疾步离去。

    楼之薇伸了个懒腰,正要转身,烛火却忽然灭了。

    偏僻的单间变得格外幽暗。

    一只大掌揽上她的腰,熟悉气息将她包围。

    “表现不错。”

    那声音听起来很愉悦。

    他穿着黑衣,一身干练。

    楼之薇只是低低一笑,很快反客为主,热烈回应。

    幸好牢房偏僻,这里的动静并没有被人发觉。

    两人腻歪够了才缓缓分开。

    楼之薇将头枕在他肩膀,笑道:“看不出来你还有听人墙角的爱好。”

    “我本来也没有想听,只是刚好遇见了,那些声音就不受控制的飘到了耳朵里。”

    “嘁。”她冷嗤一声,忽然又道,“慕容盼雪不是照顾你去了吗,怎么不在府上好好消受美人恩?”

    卓君离挑了挑眉。

    “怎么,吃醋了?”

    她将头换了个舒服的地方,反问道:“她有让我吃醋的资本吗?”

    卓君离不再说话,只是笑。

    怀里馥郁的芬芳一阵阵的传来,有些凉。

    他拿了被子给她裹上。

    “牢里湿冷,我带你出去。”

    楼之薇愣了愣。

    “怎么,你想劫狱?”

    她似乎没想到他竟会选择这么简单粗暴的方法。

    “父皇现在盛怒难平,朝堂上又有人鼓吹以定远侯府血祭边关十六城,目前情况对你很不利。”

    他温柔的替她掖了掖软被,似乎劫狱对他来说并不是什么大事。

    楼之薇脸上也没有太多表情,只道:“我不走。”

    “为何?”

    “畏罪潜逃,那可真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。况且我爹戎马一生,我不想他最后落得个通敌叛国的罪名。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