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57章 一个清蒸一个白煮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楼之薇离开酒楼之后并没有直接回侯府,而是在街上逛了逛,顺便认真思考了一下楼震关要回来这件事情。

    倒不是对这个素未谋面的爹有多少期待。相反,没有原主记忆的她会不会被怀疑才是真正让她担心的。

    万一不小心被发现了端倪,那她岂不是会死得很惨?

    就在她认真思考这个问题的时候。不知何处窜出来一人,将她狠狠撞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哎哟。对不起对不起。小的有眼无珠,冒犯了小姐,还请恕罪。”那人一身布衣打扮。把头埋得很低,一个劲的向她鞠躬。

    对方态度十分恳切,只是在他说话的时候。好像有隐隐股香味飘过来。

    只有一瞬。又很快消散。

    她没有放在心上,挥了挥手,继续往前走。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。街上忽然响起一阵嘈杂。

    “行人让道!”

    楼之薇想事情想的太专注。完全没有意识到后面警告的声音。

    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。周围的行人都已经尽数退开,让出一条坦途大道。而她就这么明晃晃的站在路中间。加之一袭红衣,看起来格外突兀。

    “大胆刁民!鬼谷医仙在此。竟敢拦医仙大道,简直不识好歹!”

    楼之薇抬起头,看到棕马上坐了个青衣侍卫。穿着有些奇怪,一看就不是西苍人。

    眨了眨眼,并没有立刻让开,而是伸着脖子往后面打量,“鬼谷?医仙?那是什么鬼?”

    可是马车的门窗都被华丽厚重的帘子遮盖的严严实实,根本就看不清里面的究竟是何模样。

    “大胆!听了医仙大名竟然还不让路,找死!”侍卫说完,扬起手上的马鞭,狠狠朝她身上落下。

    周围的老百姓们下意识的捂住了眼。

    啪的一声,马鞭在地上留下一个发白的鞭痕。

    侍卫愣了片刻,随即怒道:“刁民,还敢躲?”

    说完又是一鞭下来,无奈又打了个空。

    楼之薇本来不想跟这种狐假虎威的人一般见识,躲了也就算了。

    可是偏偏那个青衣侍卫是个不识趣的,眼看打不中,下手就越发的狠。

    几招下来,石板地上留下了不少鞭痕,却一下都没落到楼之薇身上。

    她从来秉承“人不犯我我不犯人”的和平外交政策,现在既然对方这么不识抬举,她的脸色也拉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我不躲,难道站在原地让你抽?你傻还是我傻?”

    “大胆刁民,还敢狡辩!爷今天非打得你皮开肉绽不可!”

    侍卫说完,又砸下来一鞭子,可偏偏就是这一鞭子,楼之薇没有躲开。

    她伸手抓住马鞭,抬头直勾勾的瞪着对方,忽然嘴唇微微勾,道:“皮开肉绽?那真是不好意思,就你这点力道,恐怕还做不到呢?”

    侍卫没想到她一个柔柔弱弱的女人,居然能一下抓住自己的鞭子,脸色有些挂不住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给我放开!”

    楼之薇却继续道:“就你这软绵绵的力道,别说是打不中,就算是打中了,也留不下什么。”

    说罢手上狠狠一用力,竟把那侍卫直接从马背上拉了下来。

    侍卫轰然倒地,还没有反应过来是怎么一回事,手上的鞭子就脱了手。

    楼之薇素手一扬,马鞭稳稳落在她手上。

    “不如今天就让本小姐来教教你,这鞭子究竟该怎么使!”

    说完转手一扫,直向对方面门冲过去。

    柔软的鞭子好像一条露出了尖牙的毒蛇,正张开血盆大口向他冲来,狠厉的气势将人震慑在当场,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空中快速闪过一抹银光,咻的一声擦过马鞭。

    “啪”的一声重响,白石的地面被击出一条细微的裂缝,同时马鞭也应声而断。

    围观的人纷纷倒吸一口凉气。

    “你们看到没有,地裂了!”

    “我的妈,这要是打在人身上,那不是骨头都断了!”

    楼之薇冷眼看着马鞭断处的一丝银光,挑了挑眉。

    针?

    她抬眼看向马车,只看到车帘落下,除了几缕银白的发丝,其余的什么都没看到。

    “真是个狠辣的丫头。”马车里传来一个青年的声音。

    楼之薇第一反应是那里面应该坐了不只一个人。

    略微分析了一下形式,她也不惧,道:“狠辣?这话只怕我得还给你们,不过是挡了道就要把人抽得皮开肉绽,还自诩什么医仙,我看应该叫做厉鬼吧。”

    她的声音不咸不淡,却明显激怒了一旁的白衣侍卫。

    话音一落,其余那个侍卫忽的亮出自己武器,“竟敢对医仙不敬,找死!”

    刚刚被楼之薇拖下马背的青衣侍卫也抓住空隙站起来,道:“不过是会些拳脚功夫,竟敢如此猖狂!今天就让你看看,什么叫做生不如死!”

    楼之薇深知他们实力不差,也不惧怕,而是伸出手指轻轻勾了勾,挑衅十足的道:“你们最好是一起上,正好本小姐来给你们打个包!”

    “狂妄!”

    两人被激怒,亮出武器纵身而来。

    楼之薇看准时机,也准备出手。就在这时,马车里忽然“咦”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青峥,白术,住手。”

    听到命令,两个侍卫很不情愿的停下。

    楼之薇却噗的一声笑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噗哈哈哈哈!一个叫清蒸一个叫白煮?你们不会还有同伴叫红烧和生煎吧?谁那么有才给你们取这么简单粗暴的名字,噗哈哈哈,哎,我不行了,艾玛肚子好痛。”

    听到她这么说,两个侍卫的脸已经青了,可是某人依旧没有眼色的放声大笑。

    半晌,马车里才传出来一个懒洋洋的声音:“我道是谁呢,原来是你。一段时间不见,真是越发让人讨厌了。”

    楼之薇皱了皱眉,这人声音不男不女的,难不成是个人妖?

    “怎么,我们认识吗?”

    “你过来,我就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“主人使不得!这女人手段狠辣,小心她对您图谋不轨。”青峥听了,立马表示反对。

    “就凭她,还伤不了我。”

    从这一席话里,楼之薇明显感觉到了对方对她深切的鄙视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