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56章 交还信物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楼之薇不淡定了,这货不是被皇帝罚禁足思过了吗,怎么这么快就又出来蹦跶了?

    这火气来得快。去得也太快了吧!

    那皇帝老头真是个老狐狸,当着人是一套,背着人又是一套。差评!

    “我道是谁呢。原来是太子殿下。太子就太子嘛,还非说是什么公子。我还以为是自己红鸾星动。桃花朵朵开了呢。”

    楼之薇这么说着,语气中是满满的失望。

    卓锦书正在对弈的手轻轻颤了颤,半晌才道:“那真是让你失望了。”

    他的神情很淡。感觉跟前些日子那个歇斯底里,随随便便就会暴走的样子大相径庭。

    楼之薇觉得有些稀奇,难道是这段时间被他爹好好教育了一番。所以学乖了?

    不过这些都不是她想关心的问题。

    “真是知我者。太子也。既然咱们谁都不待见谁,又何必互相伤害呢。所以你今天叫我来,不会只是要跟我唠唠嗑那么简单吧?”

    楼之薇也不客气。找了个凳子坐下。顺便给自己满了一壶茶。

    那动作。简直比在自家后院还要随意。

    她如墨的长发高挽,姣好的容颜中又见几分英气。品茶的时候沉静淡雅,仿佛一束静雅的梨花。

    可是卓锦书明白。这个女人根本不是什么梨花,她张狂起来甚至要比南诏深处沼泽里最凶猛的野兽还要可怕三分。

    如今见她这么安静的样子,卓锦书几乎都快要忘了。两人上一次这么心平气和的坐在一起,究竟是什么时候。又是从什么时候开始,他们相处的模式变成追逐和躲避,纠缠与厌烦。

    忽然,他轻叹一声,伸手从广袖里拿出来一个东西,朝她递了过去,“我本不是故意要来找你,既然今天遇见了,就正好把你上次忘在长乐殿的东西拿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楼之薇低下头看了眼他手中的物件儿,乐了。

    这不就是之前被卓问天一怒之下摔碎的长命锁嘛,那可是原主和渣男的“定情信物”。

    她穿过来不久就发现了这东西的存在,但那个时候她已不是“楼之薇”,是以卓锦书给的东西也就不可能随身带着,顺手就扔在了梳妆盒里。

    只是那天云璃忽然向她发出了赏花的邀请,她灵机一动就把这东西待在了身上,没想到最后却成为自己绝地反击的最好筹码。

    所以说祸兮福所倚,福兮祸所伏,这“定情信物”如今也是时候功成身退了。

    楼之薇没有去接,而是问道:“我应该也送了殿下一个信物,只是不知道今日带在身上没有?”

    卓锦书手轻微颤了颤,半晌才道:“你我婚约已经解除,那东西带与不带又有什么区别?”

    楼之薇非常认同的点头。

    “殿下说的是,我也觉得婚约既然已解除,那还是断得干净些才好。今日我便把东西收回来,等他日遇见如意郎君的时候,也有个拿得出手的东西。”楼之薇浅浅笑着,好像在说今天晚上加个菜那么无足轻重的事情。

    卓锦书明显滞了一下,甚至连手上的颤抖都清晰的被她看在眼里。

    他的胸膛急速起伏了片刻,好像在努力平复自己的情绪。

    过了好半晌,他才伸手从袖口里拿出一块上好的羊脂玉佩,合着坏掉的长命锁一起递给她。

    “这锁既然你一直带在身边,想必十分喜欢,我也用不着了,就留在你身边做个念想吧。”

    楼之薇是真不知道卓问天究竟跟他说了什么,导致卓锦书就像是吃错了药一样诡异。

    这么好言好语跟她说话的卓锦书,还真是让有有些不习惯。

    楼之薇接过玉佩,却没有去拿长命锁。

    “多谢殿下成全,没别的什么事的话,我就先走了,你自个儿玩吧。”说完真的拍拍屁股出了门。

    卓锦书也没有阻拦,只是在那门要关上的刹那,他的声音才轻轻从门后传出来:“你爹,快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哪成想,那门本来是要关上的,结果又“砰”的一声被人从外面踹开,把里面的人吓了一大跳。

    “啥啥啥,你再说一遍?”

    “……楼、之、薇!你能不能不要这么一惊一乍?”卓锦书咬牙切齿,完全没有了之前淡然的样子。

    遇上这种女人,真是再好的脾气都能被她气得折寿。

    这女人怎么就不能其他大家闺秀一样温柔懂礼识趣呢?

    楼之薇才不管他有没有受到惊吓,从外面探进来半个头,一脸不可思议的问:“我爹要回来了?不在边关玩泥巴了?真的?什么时候?消息可靠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快说呀,你哑巴了?”

    一旁的侍卫看不下去了劝道:“楼大小姐请注意言辞,不得对太子殿下无礼。”

    楼之薇却根本不予理会,她现在一心都在那个便宜爹快要回京的消息上。也不知道便宜爹究竟长成什么样子,“你倒是说话啊!”

    卓锦书无语的看了她一眼。

    他觉得自己要是能心平气和的跟这个女人讲上十句话,只怕是这辈子都是不可能的了。

    “一个月之后就能到墨京。”

    楼之薇眼睛咕噜噜转了一下,忽然道:“诶,你说,我爹要是知道你始乱终弃,会不会气得一刀宰了你?你今天见我不会想让我帮你说两句好话的吧?”

    一旁的侍卫听得大惊失色,厉声道:“大胆!”

    卓锦书倒是在她欠抽的嘴下磨炼出来了,狠狠瞪她一眼,道:“你我二人是自愿退婚,有圣旨为证,何来始乱终弃一说?”

    楼之薇无所谓的耸耸肩,“你们这亲到底还成不成啊,我还等着喝喜酒呢。”

    卓锦书却没有再理会她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是看到那张脸提不起来斗志还是怎么的,楼之薇觉得没劲,又打趣了两句,才真的走了。

    卓锦书倚在窗边的软塌上,一路看着她远去的身影,深沉的眸子里不知道究竟在想些什么。

    侍卫看不过去,道:“殿下,这楼大小姐实在太嚣张无礼了,居然敢对殿下说出这种大不敬的话。”

    卓锦书沉默了好半晌才答:“她从前不是这样,只是忽然就像变了个人,我甚至不禁怀疑,她到底是不是真正的楼之薇。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