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350章 好心办了坏事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“大小姐,那边有两个人好奇怪。”白虹小声道。

    还不等楼之薇抬眼看去,那两人就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真是有缘千里来相会!小姑娘。咱们又见面了啊。”

    楼之薇应声抬头,看到那两张略陌生的脸之后,还是愣了愣。

    “二位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怎么。这才多久没见,你就不认识咱哥俩了啊!”张三满脸悲痛。

    难得他二人刚一出狱。就颠颠的赶到城东庆街十九号教训那个朝三暮四的负心汉。

    这不去倒好。一去差点给他们吓得当场尿出来。

    他们虽不识字,可那富丽堂皇的大门,怎么看都不是普通人家。

    这样的富家子弟。难怪会始乱终弃。

    于是二人又惊又怒,终于还是狠下心干了件大事。

    李四抱着碗豆腐花,肥硕的身躯在八仙桌上挤出了一席之地。也叨叨的抱怨道:“小姑娘。不是你李四哥哥说你,那样的人家不是谁都能招惹的,你吃了亏上了当便也罢了。别再有太多的奢想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。你还年轻。还有很多未来,不要在一棵树上吊死。”

    两人又是劝导又是安慰。把楼之薇弄得满脸懵逼。

    她当然不会想到当初随口一说,竟会牵扯出来这样的乌龙。

    可郁闷就郁闷在。她早已忘记自己当初说了什么,是以面对张三李四的苦口婆心,也是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两人絮叨完了。又道了声有缘千里来相会,才悻悻拜别。

    辞别了神神叨叨的二人,她又去了趟云雀楼。

    生意依旧很好,掌柜李诚见东家来了,连忙上前道:“大小姐总算来了,王爷已经在雅室等候好一阵了。”

    楼之薇一愣。

    “他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“这个小的也不知道,只说是有事找大小姐。”

    想必是去了趟侯府没找着,就跑来这里堵她了。

    楼之薇笑了笑,抬脚上了二楼。

    推开门,卓君离正坐在窗边的软塌上,面前支了个棋桌,自己跟自己对弈。

    “找我干嘛?”楼之薇毫不客气,颠颠的坐到他对面去。

    他微微一笑,将装着黑子的盒子推到她面前,“来得正好,陪我下会儿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我这技术你也是知道的,我不想找虐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让你。”

    推脱不能,她也只能被赶鸭子上架。

    可是楼之薇对于这种脑力活动是很不擅长的,没几步就呵欠连连,困得不行。

    “今天让清容送去的,是聘书。”他低着头,忽然道。

    正在打呵欠的某人一愣,显然没有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“聘书?聘谁?什么职务?”

    卓君离无语,道:“聘书、礼书、迎书,纳采、问名、纳吉、纳征、请期和亲迎,这么说,可明白了?”

    楼之薇这才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三书六礼!

    艾玛,这是在过大礼呢!

    “可……”

    “清容回来告诉我了,那聘书被人换成了骰子。”他皱眉。

    再拟一遍聘书倒也没什么,只是花些时间而已,只是他实在想不出,究竟谁能这么无聊。

    楼之薇狂汗,遗失的记忆慢慢找到了回家的路。

    “那什么,我能问个问题吗?”

    “嗯?你问。”

    “你家门牌号……是多少来着?”

    卓君离显然不知道她问这个做什么,还是如实道:“庆街,十九号。”

    这话出口,楼之薇仿佛看到了一万匹草泥马正在对她搔首弄姿,嘲笑她不作死就不会死。

    见她脸上青红变化,卓君离疑惑道:“怎么?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聘书是不是很难拟,要我帮你不?”说这话的时候,她满满的都是心虚。

    “看来你知道是谁干的。”

    不是疑问,而是一个简单的陈述。

    楼之薇头疼的支着额头,道:“大概是有些人,好心……办了坏事……吧?”

    见她这么苦恼,他也不再执着于这事,而是笑着将她拉到怀里。

    “我有没有告诉过你,清容的身手其实很不错?”似乎是觉得她穿得单薄,便又拿了外衣给她裹上。

    楼之薇眨了眨眼:“所以,他也是紫薇宫的人?”

    “那倒不是,只是想在他眼下偷梁换柱,非一般人能做到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说……”

    “看来你结识了些有趣的朋友。”

    她身上仿佛有奇异的吸引力,总会吸引一些奇奇怪怪的人,正在渐渐凝结成不可思议的力量。

    听罢他的感叹,楼之薇顿时很不要脸的道:“那像我这么一个上得厅堂,下得厨房,文能提笔安天下,武能马上定乾坤的人才,是不是应该坐地起个价?”

    “嗯?”他眉梢一挑,尾音上扬。

    “我是说,我好歹也算是稀有品种,总不能便宜了……唔……”

    她自恋的话还没说完,就被强硬的堵住了嘴,不再给她作死的机会。

    窗外街上人声鼎沸,人来人往,自然没有人注意到这里的情况。

    “当心人看见,孔老夫子教的礼义廉耻都忘干净了?”

    她伸手推了推他。

    卓君离只是笑:“能从薇薇这里听到孔老夫子的教诲,真是三生有幸。”

    他说着,便伸手将窗子放了下来。

    只是在木窗合上的那一刻,斜对面的茶棚里正好走出来一人。

    粗布麻衣并不显眼,却在青天白日下戴了个黑色的斗笠。

    匆匆一瞥,上了拐角处的马车。

    老板正待要多看几眼,就被一个汉子叫住。

    “老板,结账!”

    他腰间围了快兽皮,五官立体,棱角分明,看起来并不像是西苍人。

    只是墨京作为西苍首府,不管是哪国人出现在这里都并不稀奇。

    老板上前两步,笑脸相迎:“这位客官,您这差钱一共是二十五文。”

    那人听了,拿出粒碎银放在桌上,便起身走了。

    老板在后面连声道谢。

    这一幕只发生在短短一瞬,并未引起任何人的注意。

    等楼之薇精疲力尽的出来的时候,天色已经晚了。

    卓君离要送她回去,却被坚定拒绝,最后还是自己坐了云雀楼的马车。

    只是一路往回,后面那辆马车总是在十步开外跟着,直到见她进了侯府大门,才掉头离开。

    踏进门的那一刻,迎面而来阵冷风。

    楼之薇打了个冷战,道:“好冷,是不是冬天快到了?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