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50章 清白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“楼之薇,你还有什么要狡辩的?”卓问天狠狠一拍龙椅。

    被责问的人却不以为然,道:“陛下难道不问问。搜到的那东西究竟是什么?”

    灵芝上一秒还笑着,听到这话之后,一颗心瞬间沉了下去。

    姑子也不含糊。捧着手里的东西就递了上去。

    赵钰款款走过来取,却在看到那样东西的时候也愣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可是他毕竟是在宫里摸爬滚打了这么久的人。脸上的表情一闪即逝。恭恭敬敬的送到卓问天手上。

    卓锦书也觉得不对劲,问道:“父皇,究竟是什么。可是能治她罪的证物?”

    在他问这句话的时候,楼之薇脸上的表情微微动了动,就像是……一个冰冷至极的笑。

    卓问天看了看手上的东西。又神色异样的看了眼卓锦书。手一翻,一块鎏金的长命锁就这么出现在了众人眼前。

    “这是……”卓锦书皱了皱眉,仿佛觉得那锁看起来有些眼熟。

    不明情况的人也觉得疑惑。

    长命锁?不是搜砒霜吗。怎么搜了把锁出来。难道长命锁难道还有什么讲究不成?

    “这是你百日的时候。你母后亲手戴在你身上的,可还记得?”

    这话如当头一棒。狠狠打在卓锦书心头。

    长命锁,他的长命锁……

    这是他与楼之薇定下婚约之后。作为交换的信物!

    楼之薇给他的,早已不知道扔到了何处,可是他给她的。她竟然一直都贴身收着?

    “就……没有在搜到其他不寻常的东西吗?比如砒霜?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就连为首的那个姑子看卓锦书的眼神都有些奇怪。

    楼之薇的一片心意,谁都看得清清楚楚,可换来的终究是一片薄凉,那个她一直放不下的人,到最后连最后的信任都不愿意给她。

    果真是应了她那句话:锦书难托!

    “回殿下,奴婢们里里外外全都搜过了,确实没有可疑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,这不可能的!”灵芝忽然跳起来,冲向楼之薇,“怎么可能没有,一定是你们没有找的仔细!我来找,我一定找到!”

    赵钰神色一凛,厉声道:“放肆!大殿之上,岂能任尔喧哗,来人,给咱家拿下她!”

    两个眼疾手快的侍卫立马将灵芝扣住,却听她依然叫嚣道:“肯定是你们疏漏了,那毒药就在她身上,我可以作证的!”

    楼之薇一笑:“听你说得这么肯定,怎么好像是亲手放在我身上似的呢?”

    “楼之薇!你这个贱人,你究竟把东西藏到哪里去了!”

    如果在楼之薇身上找不到砒霜,那她是要被剁指拔舌的啊!她不要!她不要啊!

    “现在已经证明了她是在血口喷人,陛下?”楼之薇用带着询问的眼神看向卓问天,眼底却又不用质疑的决绝。

    “来人,将这个血口喷人的丫鬟给我压下去!”

    “不!我是冤枉的,公主,云璃公主!救救奴婢啊!”灵芝撕声大叫。

    可是这个时候云璃就像是又晕过去了一样,一动不动的窝在卓锦书怀里,没有人看得见她脸上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且慢。”说这句话的,是楼之薇。

    她似有若无的扫了眼云璃,指了指不远处侍卫端着的茶具,道:“就算没有搜到毒药,那也不能证明臣女完全清白,万一是事成之后我趁机将证物丢了呢?要知道,那茶杯上可涂着砒霜呢。”

    说完之后,所有人像看怪物一样看着楼之薇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是不是疯了,好不容易证明的清白,她居然迫不及待的把脏水往自己身上泼?!脑子进水了吧!

    卓问天沉下眼:“你又想如何?”

    “我都要求很简单,让太医验一验茶杯上究竟有没有毒,即可真相大白!”

    所有人一惊。

    直到现在他们才反应过来,太医直到现在都没有验过茶杯是否有毒,那最初的茶杯有毒这样的言论究竟是怎么来的?

    当时场面太混乱,根本没有人注意到那句话究竟是谁说的,后来更是乱成一团,他们就更没有时间去深究。

    现在想来,确实有奇怪的地方,就是那个“茶杯上有毒”的言论,究竟是从何而来!

    验毒的工作进行的很快,几个德高望重的老太医不消片刻就有了结果。

    “启禀陛下,微臣已经细细验过,这茶杯上根本没有什么所谓的砒霜,什么毒都没有。云璃公主身上的毒,不是在这里中的!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全殿哗然。

    “不!不可能!一定是哪里搞错了,明明就是她,明明就是她啊!”

    得到太医的结论,灵芝声嘶力竭的开始挣扎,可惜两个侍卫把她按得死死的,她根本就作不出什么太大的动作,只能拼命扭动着双手。

    忽然,响起一阵清脆的响声。在所有人的瞩目下,一个黑鲉色的药瓶咕噜噜的从灵芝的袖口里滚了出来。

    灵芝的眼神瞬间从气愤变成了恐惧。

    “不……不可能……”

    赵钰眼尖,立即道:“那是什么东西!”

    侍卫连忙上前拾起,太医跟过去一看,先是闻了闻,然后一脸严肃的转头看向太医院的其他同僚。

    几人不消片刻就有了结果,沉声道:“陛下,这就是让公主中毒的砒霜!”

    至此,楼之薇环视大殿内所有人,冷然道:“如此,还有谁要说我楼之薇下毒害人的,大可站出来!”

    冰冷的声音如一把利剑,直指每一个人的心脏!

    之前嘲笑她,怀疑她,甚至诽谤她的人,此时只觉得被扇了几个大大的耳光,两边两颊都一阵阵火辣辣的疼。

    没有人回答她,也没有人敢回答她!

    就连一开始就在指责她的卓问天都觉得脸上有些挂不住。

    他下意识的看向一旁来镇场子的第五经伦,结果不看不要紧,一看差点气得胡子都歪了。

    只因第五经伦已经“事不关己”的状态升级到了“呼呼大睡”的境界!

    大殿里乱成这样,他竟然还睡得着!

    “第五爱卿!”如果不是碍着这里人多,卓问天非一脚把他踹下去不可。

    听到呼唤的人睁开朦胧的眼睛,问:“唔?结束了吗?”

    卓问天皮笑肉不笑:“第五爱卿好像很累?”

    “不累不累,嘿、嘿嘿,现在可是已经证明了楼大小姐的清白了?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