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349章 “二”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卓君离并不吃惊。

    好像早就猜到了她会这么回答似的,只是轻笑了两声。

    楼之薇继续道:“我要是入主中宮,不是成个祸国殃民的妲己。就是烽火戏诸侯的褒姒,总之定会搅得你整个后宫鸡犬不宁。”

    她这话颇有夸大的嫌疑,可是卓君离却相当认同的道:“我想也是。”

    楼之薇挑眉:“怎么。你也觉得我会成为妖妃?”

    “不,”他伸手揽了她的腰。顺势倒下。“我只觉得,你若为后,我定会成为个日日不早朝的昏君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倾城在侧。自然无心朝政。”

    “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这么油嘴滑舌。”她嫌弃的推开他的脸。

    “绝无半句虚言,”他认真道,“我既答应许你青丝白发。便不会出尔反尔。”

    哪怕是放弃苦心孤诣的计划。违背了老师的期望。

    他,亦不后悔。

    不早不晚,她刚好就在某个时候走进他心里。刻入骨血。再难抹去。

    “薇薇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嫁给我。好吗?”

    宽大的手掌包裹住她,仿佛有什么顺着手背。蔓进了心里。

    楼之薇心中一软,将头轻轻放在他胸膛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他喉间发出阵阵轻笑。似愉悦,似欢喜,将额头与她相触。片刻,薄唇轻轻覆下。

    从最初的浅尝辄止到后来的攻城掠地,一发不可收拾。

    黑暗中纠缠着两个影子,带着衣料摩擦的声音。

    深秋的寒夜,屋里的气温却越来越高。

    许久,楼之薇伸手推开他,在胸前做了“叉”的手势。

    “等等,今天不可以!”

    卓君离一顿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“那个……我这两天癸水比较汹涌,恐怕是……奉陪不了……”她别过脸,十分尴尬。

    楼之薇捂住脸,转头。

    饶是再怎么奔放,提到这个问题,她还是不由得红了老脸。

    “真是难得,你也有会害羞的时候?”卓君离轻轻一笑,拉下了她的手,“放心,我知道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……”

    “乖,先把眼睛闭上。”

    深夜寂静,月影洒洒,红枫满地。

    直到晨曦将近,他才放开怀里沉睡的人,又将被子给她掖好,才轻声离去。

    只是刚翻出侯府的院墙,就被人挡了去路。

    那个人并未像从前一样站在黑暗里。

    朝露在他的朝服上铺了层湿意,也不知究竟在这里站了多久。

    “爷真的下定决心了吗?”

    卓君离一顿。

    “还请老师成全。”

    周遭皆是寂静,对方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卓君离抬脚从他身旁走过,并未多做停留。

    在擦肩而过的那一瞬间,那人忽然朝他的背影跪了下去。

    膝盖在地上敲击出沉闷的响声。

    卓君离脚下一顿,终是头也不回的离开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楼之薇乖乖在家过了几天安稳日子,顺便养了阵身体。

    云雀楼的掌柜是个心细的,送账本的时候见她瘦了不少,便让楼里的厨子每天做了好菜给送过来,一来二去,终于让她添了二两肥膘。

    “哎!”每一个女人都会因长胖而惆怅,楼之薇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这些日子白虹的手也好了不少,只是所有人都不让她干活,她便找了几个绣样来打发时间。

    听到叹息声,便也抬起头来,问:“大小姐可是觉得无聊了?要不奴婢陪你出去走走吧。”

    这个建议颇有水准。

    就在楼某人欣欣然的准备答应的时候,清容来了。

    他也不是空手,而是带了个精致的盒子。

    “哎哟,清容小哥真是的,来就来嘛,带什么礼。来来来,快让我看看是什么好东西。”楼之薇一点也不客气。

    清容抽了抽嘴角,还是把盒子递了过去。

    某人兴冲冲的打开一看,眉梢动了动。

    “这是……你家王爷叫你给我的?”她并不急着把里面的东西取出来,只是面部表情变得很微妙。

    清容觉得奇怪,还是如实道:“这是王爷亲口吩咐转交的,小的亲手接过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没看过?”

    这话让清容受到了莫大的侮辱,当即道:“楼大小姐这是什么意思,难道在您的眼里,小的是会做这种下作事的人吗?!”

    楼之薇并不答话,而是将盒子里的东西倒了出来。

    只见咕噜噜滚出来两个骰子,在地上转了几圈,两个都是一点,正好组成了一个“二”。

    她估计这里的人大概不知道“二”的另一层意思,只是从她的角度来看,怎么都是满满的嘲讽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“王爷的好意我心领了,只是这个‘二’还是留给你们自己用吧。”楼之薇说得苦口婆心。

    清容早已黑了脸。

    他也不明白究竟是在哪里出了差错。

    明明东西到他手上的时候还是好好的,怎么走了几条街过来,就成了骰子了呢?

    “你仔细想想,路上有没有遇到什么人?”

    在楼之薇的好意提醒下,清容脸色忽然一变,似乎真的想到了什么端倪,只是他并不多言,而是拱了拱手,告辞走了。

    远远看那步伐匆匆,应该是要去找谁算账的。

    楼之薇看了眼地上的骰子,又抬头看了看天空,不知道在想些什么。

    楼剑本来拎着锄头来凑热闹,见此便问身边的人:“这究竟是什么意思。”

    地空本不是很想理会他,但碍于楼之薇反复强调同僚之间要相互有爱,便耐着性子答:“不知。”

    “啧,你这人真是无趣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人也很多事。”

    “嘿我这暴脾气!”

    面对这红果果的嘲讽,楼剑撩起袖子就要上去找他干一架,结果在看到对方雪亮的剑锋时,嘴一闭,不说话了。

    “大小姐,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啊,王爷为何要送两个骰子来啊?”白虹疑惑。

    楼之薇只是笑道:“管那些干什么,我看今天天气不错,正好想吃百宝街那家豆腐花了,咱们出去走走吧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白虹再怎么不明所以,还是被楼之薇拖到了百宝街上,再次感受了排队了苦逼,就为了吃上一碗热腾腾的豆腐花。

    这样的精神也是很感人。

    吃了几口,白虹忽然觉得身后有两道诡异的目光。

    待她转过身去,便看到两个长相猥琐的男人正笑嘻嘻的看着这边,一个胖得像个弥勒佛,一个瘦得像只猴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