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347章 你开心吗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楼之薇单手按在她肩上。

    明明已经极尽虚弱,可她的力气依旧很大,让人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她就像深渊中爬出来的厉鬼。慢慢将敌人拖入泥沼。

    “我听说这种刑罚,是用大理石做成的石锤将手骨砸碎,少则三下。多则十下,总之算个干脆利落。所以郡主不用担心。她应该不会受太多苦。”

    可似乎是要故意跟她作对似的。清音刚受了两锤,木棍就断了。

    石锤断在地上,砸出一声巨响。

    行刑的大汉一愣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这石锤用了那么多次。从未出过这样的差错。

    慕容盼雪眼睛一亮,正要借机再说些什么,可还不等开口。人群里忽然传出来一个声音。

    “哎。这宫里的东西也太粗制滥造了吧,还不如我家那鸡毛掸子好用。”

    有人立即劝道:“嘘,当心触怒龙颜!”

    敢说宫中东西粗制滥造。这不是打皇上的脸吗?

    这话本就说得极小声。也不知道卓问天究竟是听到了还是没听到。

    只见他猛地一拍桌面。怒道:“换一个,继续!直到打断为止!”

    于是又有人拿了新的石锤上来。行刑继续。

    寂静的夜空中回荡着沉闷的响声。

    每一锤,都让人毛骨悚然。

    楼之薇扶着身旁那人。时不时还用丝巾替她擦擦额头的虚汗,格外温柔。

    慕容盼雪不只一次的想推开她,可是她不能。也不敢。

    因为血淋淋的例子就在眼前!

    清音先还会尖声哭嚎,后来被宫人拿帕子堵住了嘴,最后,终是忍不住昏了过去。

    从头到尾楼之薇脸上都没有什么表情,既无欢喜,亦无悲痛,只有平静和漠然。

    直到最后一锤落下,这场残忍的刑罚终于宣告结束。

    可是没有人脸上抱有同情。

    “你们给我的,我现在都还给你们,”楼之薇附在她耳边,“郡主,你开心吗?反正,我是挺开心的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句话,她终于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下腹依旧有些阵痛,可那脊梁却挺得笔直。

    还没走出多远,卓君离就上去抱起她,直径带她出宫。

    马车一路直到行至侯府,他也没有跟她说上半句话,可见是真的生气。

    封玉早就有意无意的在门口晃了无数次,见她这副模样回来,也是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这是?”

    卓君离看他一眼,问:“药不是你给她开的?”

    封玉莫名:“什么药?”

    他又将目光落到怀里那人身上,哪知她已经闭上眼睛装死。

    卓君离轻哼一声,抬脚便进了她的卧房。

    待将一切都安顿好,才气冲冲的走了。

    封玉在后面看得莫名其妙,一边帮她把脉一边抱怨他有病。

    只是把完脉,他脸也黑了。

    “你吃了红花?”他的声音沉得有些阴森。

    楼之薇闭着眼睛,继续在床上装死。

    封玉便道:“我知道你醒着,再不睁开眼睛,信不信我扎得你半个月下不了床?!”

    他是个言出必行的人,说半个月,就只会多不会少。

    于是床上那人终于还是睁开眼,无语道:“怎么一个个都发这么大火,不就是让月信提前了几天么?”

    她用的是当初卓锦书给她的那副药,只是为了效果更逼真,多加了几两红花。

    红花活血通经,这是她近日临时抱佛脚学来的。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真的疯了?这么大剂量的红花会让你血流不止!”如果可以,他真想掐死床上那个女人。

    简直太乱来了!

    可是他在那边气得跳脚,楼之薇却一脸淡然:“多流几天血罢了,又没缺胳膊没断腿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这是你自己的身子,你就这么糟蹋吗!”

    “你也说了,这是我自己的身子。”

    “你!好好好,你厉害!翻了几天医术真以为自己了不起了?既然这么厉害,那你自己给自己看吧!”

    封玉怒火冲天,最后一甩衣袖,走了。

    楼之薇看着那个拂袖而去的背影,喃喃道:“怎么一个个都这么爱生气,我这不是好好的么。”

    几番折腾,她也觉得有些疲倦,便不再想这些事情,直接躺下休息。

    只是睡意才刚刚爬上来,就听到门口传来阵轻微的扣门声。

    “大小姐,你睡着了没有啊?”

    楼之薇眼睛睁开,无语:得,又来个兴师问罪的。

    反正她辛辛苦苦经营一番,这一个个的都给她甩脸色,还不如梦里的周公可爱。

    就在她打定决心不做回应的时候,白虹还是推了门进来。

    四目相对,一个无语,一个了然。

    “奴婢就知道大小姐肯定没睡。”

    她说得笃定,颠颠的进来,还顺手关了房门。

    兴许是被这挨个儿讨伐的气氛搞怕了,楼某人当即就躺下去装死。

    “你看错了,其实我已经睡着了。”

    就在她一本正经胡说八道的时候,床前忽然发出“咚”的一声轻响。

    白虹跪在她床前,以额撑地。

    “多谢小姐为奴婢出头,小姐大恩大德,奴婢肝脑涂地,在所不辞!”

    “你这是干什么,”楼之薇上前扶起她,“小孩子家家的,上哪儿去学的这些江湖话?”

    “阿剑教的,”小丫头眨巴着大眼睛,“是不是奴婢说得不好?”

    楼之薇干笑两声,道:“不,你说得很好。”

    看来某人是觉得犁地很寂寞,又想找活儿干了。

    很好。

    她采薇阁要的就是这种有奉献精神的人。

    或许是觉得站着说话不方便,她便牵着白虹坐到窗边,也不去点灯,就借着月光看她手腕上的伤。

    只是那上面缠着绷带,也看不出个所以然来。

    “大小姐无须担心,封神医医术无双,奴婢已经好很多了。”

    明知道是安慰她的话,可楼之薇听了还是觉得开心。

    在所有人都质疑她的做法时,她需要这样的安慰,不为别的,就为那片刻的安宁。

    她疯了似的将所有人都拖下地狱,为了白虹,也为了自己心中的愧疚。

    像是看出了她的想法似的,白虹拉住她的手,道:“大小姐不必自责,是奴婢太过莽撞,才上了奸人的当。只是此间事了,我们便不要再去理会那些人了吧。”

    楼之薇一僵。

    “你也觉得我做的过了?”

    白虹摇头:“那些人要死要活都是罪有应得,奴婢只是不想看着你不开心。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