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345章 凡事总要有付出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那身雪白的宮装格外醒目。

    众人只见她一路滚落,等人反应过来的时候,她已经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高台上卓问天沉声道:“发生什么事了!”

    有手快的宫人已经上前去扶楼之薇。只是他手还没碰到,就被疾步赶来的卓君离挡开。

    他将她揽在怀里,指尖有些发抖。“你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楼之薇本是艰难的喘着粗气,听到他的声音。终于抬起脸来。

    在两侧明晃晃的烛光下。那张消瘦得脸白得几乎透明。

    他心口一缩,将她抱得更紧。

    然而楼之薇却忽然颤抖着捂住肚子,整个人蜷缩成一团。

    “唔……”

    “薇薇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。所有人都看到一抹血红染上了她的裙摆。

    刺目的颜色慢慢浸在雪白的宮装上。

    所有人心里都是一突。

    糟了!

    “都愣着干什么,还不快把她扶到里面去!太医?太医呢?!”卓问天也慌了。

    要知道,她肚子里面的是他第一个皇孙!

    宫人不敢怠慢。连忙要上来扶起她。

    可是楼之薇却忽然发出一声低呼。在寥寥夜空中,如母兽悲戚的哀嚎,听得人头皮发麻。

    只见豆大的汗水不停从她额角滑下。裙摆的鲜血越来越多。

    卓君离抱着她的手不住颤抖。他没想到她说的万无一失竟是这样。

    可她不是在演戏。是真的很痛!

    “为什么……为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他不明白她为什么要做到这个地步,为什么能对自己这么狠!

    楼之薇只是将头埋在他颈窝。疼得近乎痉挛。

    只是在没人看到的地方,那双眼却平静得可怕。仿佛黑暗中窥伺着猎物的狮子,随时等待着致命一击。

    凡事,总要有付出。

    这就是她的付出。

    旁边的宫人只当她是痛得极了。便上来劝道:“王爷莫急,还是赶快让太医来看看吧。”

    说着又要上来拉她。

    卓君离一手挡开,沉声道:“我来。”

    他抱起她的动作格外小心,好像怕一不小心捏碎了似的,可是血还是顺着裙摆往下滴,越来越多,在路上留下点点痕迹。

    在转身的刹那,她颤抖着拉住卓君离的手臂,用微弱的声音道:“救救……救救我们的孩子……”

    那声音不大,可现在整个广场静得落针可闻,这句话便也传到了每个人的耳朵里。

    卓君离一僵。

    “没、没事的……太医马上来了,没事的……”他抱着她急速离去。

    两人还未走远,就听到高座上传来压抑着愤怒的命令。

    “来人!将那贱婢给朕拿下!”

    卓问天已经气极。

    “冤枉啊陛下!”清音当即知道自己上了当,没想到楼之薇挖了这么大个坑,就是为了引着她往里跳!

    她急急跪下,辩白道:“奴婢是见她踩了郡主的裙子,情急之下才轻轻推了她一把,哪知道她竟然自己跌了下去!她是要陷害奴婢啊!陛下明察,奴婢是冤枉的啊!”

    “冤枉?”鬼魅般的声音从身后响起。

    还不待反应,她便被一个大力拖了出去。

    卓锦书掐住她的下颚,狠狠道:“所有人都看见是你将她推了下去,现在竟还有脸说是她陷害你?”

    他眼中闪着冰冷的光,越是说着手上力道越重。

    不知道为什么,心口好像被什么扯开了一样,阵阵的疼。

    刚刚那一幕不停的在他脑海中回放,仿佛又想起当初,他一掌将她打落高台的情景。

    他已经记不起那一掌究竟用了多少力,只记得那时她也是这样,一层一层的滚下长阶,最后蜷缩在冰凉的地上。

    那些他最不愿意想起的过往,如今却强行出现在他眼前,告诉他,嘲笑他,当初的自己是多么的自私和愚蠢!

    清音疼出了眼泪。

    特别是看到卓锦书眼中的痛苦和疼惜的时候,心中的愤恨和嫉妒暴涨。

    她眨着眼睛道:“殿下明察,奴婢真的是冤枉的,那个贱人……”

    只听“咔”一声响,她的下巴被拧脱臼了。

    后面的话再也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卓锦书却没有停下,他力道越来越重,似乎恨不得将她的嘴撕开。

    又是这个女人,为什么每次出事都有这个女人。

    上次是大婚捣乱的是她,这次……还是她!

    “为什么……究竟是为什么!为什么你总是要跟本宫作对,说!”

    “呜……呜呜……”清音疼得直掉眼泪,却说不出半个字来。

    “皇兄,你先冷静一点。”卓倾羽见他神情癫狂,语无伦次,连忙上来拉了他。

    高座上的卓问天见他如此失态,眼中也闪过一抹失望,“来人,请太子回去休息。”

    卓锦书一愣。

    “父皇,这人蓄意行凶,不能轻饶!”

    “那也轮不到你来指手画脚!看看你现在,像什么样子!”

    若为一国之君,最需要的是气度和沉稳。

    可现在的他就像是一只跳脚的蚂蚱,威严尽失。

    慕容兴言本来没有说话,听了这话连忙轻声劝道:“陛下息怒,书儿只是仗义直言,或许冲动了些,但好歹是一番好心。”

    在卓锦书和清音之间,她当然选择维护自己的儿子。

    她垂下头,低眉顺眼的样子格外温顺,卓问天心中的火气总算下去了些。

    只是这火才下去片刻,宫人就带来一个消息,说是太医看过,孩子保不住了。

    卓问天剑眉倒竖,终是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都愣在那儿干什么,还不将那个恶毒的女人给朕拿下!”

    他是真气得发了狠。

    那是他的皇孙,第一个皇孙!

    清音当即僵在当场。

    她挣扎着上前,想告诉所有人,哪有什么孩子,这一切都是楼之薇那个贱人的阴谋。他们都被骗了,所有人都被她骗了!

    可是下颚被卓锦书拧脱了臼,任她再怎么挣扎,也只能发出一阵咿咿呀呀的声音,根本说不出半个字来。

    最后只能转头向慕容盼雪求救。

    这一切都来得太突然,只是在她愣神的片刻,形势便大大的偏向了楼之薇。

    翻反应了一阵,忽然站起来走到清音身边,盈盈跪下。

    “陛下息怒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,你想为她求情?”

    慕容盼雪只是垂首道:“清音确实有错,盼雪不敢再要求陛下免她的罪责。只怪我平日教导无方,才让她失手害了之薇,千错万错都是盼雪的错,还请陛下一起责罚!”

    一句话便硬是将“蓄意”说成了“失手”,那可就大大的不一样了!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