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344章 要为孩子想一想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卓君离无语的看了她眼,心知只要她想,更惊世骇俗的话都说得出口。

    可自己要是再不选定阵营。怕就要被划为敌方细作了。

    “咳!”他轻咳一声道,“别调皮,让人家见了笑话。”

    明明是责备话。说出来却格外带着些纵容。

    短短一句,便听得出孰轻孰重。

    彼时慕容盼雪完美的笑脸僵了僵。

    说完便去牵了楼之薇的手。十指相触。不由皱眉道:“手为什么这么冷?”

    深秋的天气,她的手却冷得沁人。

    楼之薇答得认真:“为了漂亮。”

    卓君离狠狠瞪了她一眼,正要责备。却听到清音低咒了声:“表子。”

    他眼中一动,便换了个谆谆嘱咐的语气,道:“你现在是有身子的人了。老想着漂亮做什么。还是要为我们的孩子想一想。”

    说着又伸手紧了紧她身上的外袍,动作格外轻柔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竖着耳朵在听这边的动静。

    是以此话一出,全场哗然。

    那些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小道消息再度碎成渣渣。

    之前一直以此诋毁楼之薇的那些千金们。脸色也变得十分难看。

    饶是楼之薇再怎么又心理准备。也不由抽了抽嘴角。

    她瞪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这人真是史上最敬业接盘侠。什么盘都敢接,什么帽都敢往自己身上戴。

    卓君离却依旧云淡风轻。末了还习惯性的伸手替她理好脸侧的碎发,姿态悠闲。好像刚刚朝围观群众丢出了一个重磅炸弹的不是他一样。

    远远看去,真是一副神仙眷侣的佳话。

    吃瓜群众表示不淡定了:你们两位注意一下影响啊,今天是重阳不是七夕。撒什么狗粮!关爱动物人人有责懂不懂!

    “君离……”慕容盼雪的脸色有些难看。

    就在她那一贯高贵端庄的假面快要撑不住的时候,慕容昭忽然叫住了她。

    “盼雪,愣在那里干什么,走了。”

    他脸上没有什么表情,仿佛这里的事情都与他无关。

    最后还是清音扶着慕容盼雪离去。

    看着那渐远的背影,卓君离笑着看向身边的人:“为夫这次的表现,可还让你满意?”

    “什么为夫,你不是不愿意娶我吗?装什么失忆!”楼之薇白他一眼。

    不过才两天就想跟她装傻,没门!

    “似乎是有这么回事,”他认真想了一阵,声音依旧温和,“那你娶我,也是可以的。只是不知薇薇什么时候上门下聘?”

    “……滚!”

    楼之薇是真没想到世上竟有如此厚颜无耻之人,这么不要脸的话也只有他能说得这么理所当然!

    见时间差不多了,两人便也往筵席那边去。

    楼之薇觉得弱鸡应该是个戏骨,一路走来,好像真当她怀孕了似的,动作格外小心谨慎。

    旁人见了,也就更肯定了她肚子里的是个精贵的,那些诋毁的话便再也不敢乱说。

    “演的会不会太夸张了一些?”她小声问。

    旁边那人却疑惑道:“演什么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今日的筵席是在长乐殿外,每隔一段长阶有处露台,平日若有大事做观礼之用,今日则用来设宴桌。

    两人行至筵席,还不待坐下,便有宫人迎了上来。

    侍女恭敬道:“楼小姐,您的座位在那边,奴婢带您过去吧。”

    楼之薇顺口就问了句:“那王爷的位置在哪里?”

    侍女不疑有他,指向另一边。

    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去,他坐她对面,慕容盼雪的旁边。

    “呵,看来排这位置的人,很有心呐。”

    似乎注意到她的目光,慕容盼雪抬起脸,对她盈盈一笑。

    那笑中似乎含了更多的意思。

    卓君离见状也是皱眉,牵起她的手,道:“我陪你去那边。”

    侍女似乎有些为难:“可是王爷……”

    “怎么,本王想坐哪里,还需要先经过你的同意?”他声音依旧温和,却不容拒绝。

    侍女不由汗如雨下,连忙认错道:“王爷息怒,王爷息怒!奴婢不敢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是去那边吧。”

    楼之薇忽然打断两人的对话,顺道把手抽了出来。

    他愣了愣,手上空荡荡的感觉让人很不舒服。

    “薇薇?”

    楼之薇笑着捏了捏他的脸,“放心,我是一个很有度量的人,不会因为这种小事生气,去吧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忽然觉得这货的脸手感还不错,于是又掐了两把。

    或许是觉得身为一个王爷,这样被搓圆捏扁很没有威严,他便伸了手去拉住她。

    两人又腻歪了一阵,才各自入席。

    筵席流程一如既往的单调,卓问天随便说了两句,便让众人随意。

    不过有件事让楼之薇觉得挺膈应,那就是她入了席才发现,旁边坐的竟是卓锦书。

    “……身为太子,殿下应该是在高座上吧?”

    卓锦书淡淡看她一眼,道:“今日这位次,是本宫排的。”

    “哦,那殿下还真是会给自己开后门。”楼之薇皮笑肉不笑的奚落。

    卓锦书只当没有听见。

    幸好不远坐的是卓倾羽,两人没事唠两句段子,倒也打发时间。

    然而楼之薇的段子荤素不忌,卓倾羽不消片刻便败下阵来,只能埋头默默吃菜。

    “这些东西,你都是上哪儿去学的?”卓锦书脸色非常难看。

    楼之薇笑笑,道:“你管得着吗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对于旁边那个气得跳脚的人,她只是笑而不语。

    片刻,她忽然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重阳佳节,这样的晚宴不用太拘谨,许多官员家眷也走走停停,所以她并不突兀。

    她将披在身上的外袍脱下,挂在手上,朝对面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见她过来,卓君离站起来道:“怎么脱了?”

    “晚上风大,你身子又没好全,这衣服还是你披着,别凉了。”她声音是难得的温柔。

    说着,便走到他和慕容盼雪中间,给他披了上去。

    只是那一脚好巧不巧,正好踩在慕容盼雪的裙子上,玉涡色的暗花细丝褶缎裙瞬间被踩了个泥印。

    楼之薇似乎完全没注意到,再一动,又是一脚。

    清音再看不下去,上来推开她道:“没长眼睛啊你,踩到郡主的裙子了!”

    忽然,凄厉的尖叫声划破天空,霎时所有人都看了过来。

    只见楼之薇被猛地推了一把,就直摔下了长阶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