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48章 人证物证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众人一愣。

    救云璃?

    简直一派胡言,这般在手腕上划上一刀,若不及时止血。只怕凶多吉少,哪里来救人一说。

    刚刚还奄奄一息的云璃,现在却尖声惨叫着。好像十分痛苦。

    卓锦书已经被愤怒冲昏了头,手一挥。周围的侍卫就要冲上来。

    楼之薇没有放开云璃的手腕。另一只手却移到了她颈动脉处。

    “殿下请三思,我一条贱命死了没有什么,只可惜公主这么举世无双的人。只怕连个全尸都留不下呢。”

    她说得出,就一定做得到。

    不知道为什么,所有人心里都是这样的想法。

    只要是她楼之薇敢说出来的话。就一定是做得到的!

    一时间所有人都不敢上前。

    云璃被压在地上。动弹不得,脸上的眼泪沾染着灰尘泥土,看起来格外狼狈。哪里还有之前那种飘然若仙的出尘美艳。

    她现在疯狂的摇着头。眼中布满了惊恐。

    楼之薇垂眼看着她。脸上的神情更是让人心底发寒。

    那股狠意,竟让人止不住的发抖。

    “看。公主现在是不是比刚刚精神些了?看来我这‘解药’十分有用呢。”她说这话的时候,匕首依旧没有离开云璃半分。

    只要有人敢轻举妄动。那美丽的脑袋就会永远跟她的脖子说再见!

    云璃大概是真的怕了,只一个劲的发抖,除了越来越难看的脸色。根本说不出一个字来。

    大概是楼之薇一直按着她手腕的关系,她伤口上浸出的血越来越少,脸上的嘴唇上的乌黑竟然也缓缓褪去。

    楼之薇没有松手,更没有人敢上前。

    气氛诡异的僵持着,楼之薇的额头上也缓缓出了一层细汗。

    忽然,有人动了。

    他往前走了一步。

    楼之薇只是听到动静,匕首就已经贴上了云璃的脖子。

    那个人没有再走,而是虚弱的咳了一声,悠悠道:“她的毒血已经出来得差不多了。”

    众人看向云璃,果然看见她的唇上乌黑已经褪去,只是整张脸比纸还要白,瞳距也开始涣散起来。

    楼之薇垂眼看了片刻,撕下衣角,狠狠一包,鲜红的布条在她手上格外显眼。

    看她退开,一旁的灵芝才哭着爬过来,边哭边喊道:“公主!公主!你们还愣着干什么,快杀了那个杀人凶手!”

    众人如梦初醒,一转眼,数柄长刀就架在了楼之薇的脖子上。

    “罪妇楼之薇,你谋害东溪公主,本宫现在就将你就地处死!”

    哪知楼之薇根本不惧。

    “谋害?太子殿下,你可长点心吧,我明明是救了她。”

    “满口胡言!人证物证具在,岂有你狡辩的余地,来人,将她给我就地正法!”

    “慢!”一个尖细的声音忽然横插了进来,本来准备有所行动的人纷纷一愣。

    赵钰款步走来,双手藏在袖口之中,跟其他宫人一样谦卑的动作,可是眉宇间却带了一道不容反驳的严厉。

    “赵公公,有什么话一会儿再说,我先处置了这个恶妇!”

    赵钰不卑不吭道:“那恐怕要让太子失望了,这楼之薇,暂且动不得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!”

    “皇上有旨,宣太子卓锦书,云璃,楼之薇及相关人等,长乐殿觐见!”

    众人面面相觑,这件事竟然已经惊动到了皇上!

    赵钰看了一眼病怏怏的贤王,道:“贤王殿下,您身子不好,陛下恩准您先回府将养。”

    “咳……多谢父皇。”

    楼之薇感觉到脖子上那些冰冷的刀锋一个接一个的离开,卓锦书脸上的表情也越来越难看。

    他走过去抱起哭得奄奄一息的云璃,心痛道:“叫御医。”

    “殿下不必担心,大医院所有御医已经在长乐殿候命了,如果殿下真的担心云璃公主的安危,就请快快过去吧。”

    此时正好楼之薇在大内侍卫的押解下,与他擦肩而过。

    “真是可惜呢,差一点就可以要我的命了,真的,只差那么一点点。”

    她目不斜视,也不知道这句话究竟是对着卓锦书说的,还是对着云璃说的。

    就这么浩浩荡荡的进了长乐殿。

    马上有宫女将云璃扶到了一旁供众太医医治。

    其他人则是对着龙椅上的卓问天跪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吾皇万岁,万岁,万万岁!”

    卓问天高高坐着,龙威浩荡,可那张脸却黑得几乎滴墨。

    这是楼之薇第二次来长乐殿,这次殿上的人到没有上次那么多,除了高座上的卓问天以外,下面就只坐了一个第五经伦,不过他完全是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模样,而旁边都是一堆忙得手忙脚乱的太医。

    人员虽然不复杂,可是这次的情况却不必第一次好上太多,甚至可以说,糟透了!

    “大胆楼之薇,你可知罪!”卓问天一拍龙椅,不怒自威。

    被问罪的人脸色不变,坦然道:“回禀陛下,臣女知罪。”

    话落,好几个异样的眼神飘向她。

    就刚刚楼之薇表现出的那股狠劲来看,她绝对不是这么轻易就会认罪的的人,可是她居然真的认罪了,连一句辩解的话都没有?!

    龙椅下的第五经伦挑了挑眉,双手放在广袖之中,没有吭声。

    众人懵了,不知道她葫芦里究竟卖的是什么药。

    “臣女确实伤了公主,但那是权宜之计,还望名下明察。”

    灵芝抓住空隙,哭喊道:“陛下!楼之薇一直对云璃公主怀恨在心,路人皆知,现在更是妄图毒害她,现在人证物证具在,请陛下明察!”

    “你还有何话可说?”

    楼之薇丝毫不惧,道:“臣女也请求陛下,一定明察此事,好还我一个清白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人证物证具在,难道还是我们冤枉了你吗?!”卓锦书忍无可忍。

    “那我就问你,人证在何处,无证又在何处?”

    “人证就是我们在场所有的人,至于物证,来人!”

    卓锦书狠狠命令,马上有人端上了作为证物的杯子。为了保险起见,侍卫将桌上的茶杯茶壶都拿了过来,以免疏漏。

    卓锦书怒指着茶杯,道:“只要让太医一验,马上就能查明上面涂的砒霜,你当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吗?”

    “那……人证呢?”

    灵芝连忙道:“奴婢就是人证,就是她给公主倒的茶,奴婢亲眼看见的!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