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342章 出来混总是要还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楼之薇醒过来的时候是第二天中午。

    封玉坐在旁边,手里正把玩着一个白色的小瓷瓶,应该就是醒神的药。

    她缓了阵。等觉得意识清醒些了再坐起来。

    封玉头动了动:“醒了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见她不怎么说话,他又道:“之后,我又过去了一趟。”

    楼之薇听罢一愣。

    抬头。正好撞进他那双潋滟的桃花眼里。

    不知为何,即使没有说话。她也能猜出他干什么去了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从来锱铢必较的封神医。也有当活菩萨的一天,是不是该替她谢谢你?”

    “我只是不想你后悔,她毕竟是你妹妹。生育不了子嗣,她就没有未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未来?她需要未来,那白虹的未来又在哪里?”楼之薇转过脸去。“她不是我妹妹。所以我永远不会后悔。”

    封玉无语。

    白虹的事情他只听人大概说了一遍,其中细节自然不是很清楚。

    只是她这副模样,他也很无奈。

    “没有消化的我都让她吐了。剩下的。就看她自己造化了。”

    楼之薇听了冷笑道:“她做了这么多缺德事。造化恐怕不会很好。”

    毕竟出来混总是要还的。

    这句话送给楼若兰,是再好不过了。

    封玉见她执念这么深。也不再劝,只是转头将放温了的参茶递给她。

    “对了。还有一件事要告诉你,她好像不记得昨天晚上的事了。”

    楼之薇接茶的手忽然一顿。

    “不记得了……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谁知道呢。”

    正当说话的时候,楼飞忽然在门外敲了两下。低声道:“大小姐,您醒了吗?”

    两人对视一眼,还是封玉走过去开了门。

    只是还不等他问究竟怎么回事,就看到院子里清一色站了十几个黑衣人,光天化日之下显得格外突兀。

    封玉神色一凛,银针当即就藏在了指间。

    “发生什么事了?”楼之薇走出来,也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为首那人见了她,单膝跪地道:“见过楼大小姐,我等奉宫主之命,特来供你差遣。”

    楼之薇还没来得及说话,楼剑几个就不淡定了,连一向寡言的楼飞都皱紧了眉头。

    “大小姐是我们的主子,自然应当由我们保护,关你们什么事?走走走!全部都走!”楼剑直接开口赶人。

    哪知道紫微宫那几个权当没有听见,只等着楼之薇发话。

    这样的藐视成功激怒了楼剑他们,也不听命令,当即亮了武器就冲上来。

    开什么玩笑,这些人是来跟他们抢饭碗的!再不武装起义他们就要失业了!

    也不知道七杀是不是真要膈应他们,连派来的人不多不少,正好十八个。

    是以楼飞想置身事外不去掺和,也是不行的。

    因为一对一才公平啊。

    于是大战一触即发。

    原以为这是场实力的比拼,荣誉的较量,结果才过了没几招,楼剑这边就尴尬了。

    那什么,敌人太过强大,他们好像打不过啊!

    楼之薇本来也担心两边发生流血冲突,结果看了两招之后,瞬间就放下了心来。

    她也不是个娇气的人,索性自己进屋搬了两把椅子,又端了两杯参茶,看得欢快。

    楼飞是他们里面身手最好的,尚能和为首那人打个平局,但是其他人就没这么好了,特别是楼剑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是平日里太过懈怠还是本来实力就不咋地,分分钟就被人家虐得哭爹喊娘。

    紫微宫的人也不敢真把他怎么样。

    毕竟是宫主夫人的手下,弱是弱了点,群嘲一下就可以了,不能太伤人家自尊。

    可是他们低估了楼剑无赖的程度。

    见对方不敢真的伤人,他干脆就丢了剑过去抱住为首那人的大腿,还道:“擒贼先擒王!飞哥,快剁了这丫的!”

    楼飞顿了顿,没动。

    “别管什么胜之不武,反正咱也没干过几天正经事!”

    众人:……

    楼之薇本来在喝茶,听到这话忽然抬头,“没干几天正经事?看来你是嫌最近太闲了?”

    “不是……大小姐,我这不是非常情况非常手段嘛……”他还贱兮兮的想解释。

    楼之薇却道:“既然如此,我在院子里种的那些花草就交给你照顾了,正好让你锻炼锻炼。”

    于是花样作死的楼剑就被流放到地里犁地去了。

    至此,这场“旷世大战”才终于落下帷幕。

    “楼大小姐,这是宫主临走前让属下交给你的信。”他从怀里拿出一封信笺。

    楼之薇顺手接过来,问道: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“地空。”

    说这话的时候,她正好打开信笺,只有简单的四个字:他回来了。

    楼之薇抬头看了看天色,便修了封帖子递去贤王府。

    下午,卓君离如约到了云雀楼。

    小厮在门口候着,见他来了,便恭敬的替他推开门。

    雅室里,楼之薇已经在候着。

    她依旧是一袭红衣,却像空荡荡的挂在身上,一阵风进来,吹得她两袖飘飘,让人心疼。

    卓君离皱了皱眉,脱下外袍披在她身上。

    “怎么瘦了这么多?”

    她转过脸来,盈盈一笑。

    “回来了?”

    那双明眸顾盼生辉,如涟涟溪水,只是仔细看去少了几分张狂,多了些沉静。

    他不由伸手将她揽进怀里。

    “别去想那些事情了,我会让人广征天下名医,一定能治好她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觉得这天下有比封玉医术还高超的大夫吗?若真是有,你当初又为何非要封玉来给你解毒呢?”

    卓君离一僵。

    见他不说话,楼之薇又继续道:“你不要误会,我没有别的意思。丫头的手虽然已经不能恢复如初,但也比最坏的情况好了不少,所以我不苛求其他。”

    可不苛求,不代表她会将事情一笔勾销。

    “你想如何?”卓君离立即就明白了她的言下之意。

    楼之薇撑起来起来,静静的直视着他。

    那双眼睛如一潭死水。

    “卓君离,你娶我吧。”

    没有温声笑语,没有柔情百转,冷静得让人心寒。

    “你是真的想嫁给我,还是仅仅想报复慕容盼雪?”卓君离站起来,温和的气质中难得生出了几分戾气。

    楼之薇嘴唇动了动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等不到答案,他神色一凛,转身拂袖而去。

    许久,雅室里才穿来声悠悠的叹息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偏要分这么清楚呢,就不能两者都有吗?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