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341章 丧家之犬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楼若兰回门的日子定在九月初五。

    她是赵府公子的妾,丈夫是不用跟着回门的,所以也不用搞得太过隆重。

    只是那天楼之薇难得也去了前厅。和柳氏一起等着她回来。

    她端着杯清茶坐在位上,姿态悠然。

    楼若兰在几位丫鬟的簇拥下进了门,抬头便看见了她。不由冷笑道:“哎哟,这不是姐姐吗?怎么就只有你一个人。经常跟在你身边的那个小丫鬟呢?”

    楼之薇手上一顿。片刻才道:“她在休息。”

    “休息?这主子都还没休息,她一个小丫头怎么敢休息呢?我看姐姐是把她宠坏了,让她这么不知天高地厚。”

    最后那几个字几乎是咬着牙说出来的。因为不这样,她恐怕就要忍不住笑出来了。

    原以为这样就能激怒楼之薇,可是她至始至终脸上都没有什么表情。

    所有的悲伤仿佛在那一天全部用尽了。剩下的只有淡漠。

    楼若兰不禁感叹:“说到底也只是个贱婢。废了也就废了,不值得伤心。”

    这句话刚出口,就见楼之薇笑了。笑得格外灿烂。灿烂得十分诡异。

    “听起来。妹妹似乎知道一些别人不知道的内情呢?”

    或许觉得这种明枪暗箭的话太过费劲,她干脆挑明道:“姐姐不也是挺有手段的么。你使计让我嫁进赵府,不就是想羞辱我吗?”

    楼之薇放下手中的茶碗。叹道:“我早就说过,是为你了寻了个好姻缘,你怎么就不信呢?”

    “呵。信啊,怎么不信。我现在过得挺好,世杰还承诺,只要我生下男胎,就扶我为正妻。你想让我做妾,我偏要当个正妻给你瞧瞧!”

    这个庶出的身份,她绝不会再让其延续到自己孩子身上。

    见她说得太明,柳氏连忙出来打圆场,可眼中也掩不住兴奋。

    “若兰,怎么跟你姐姐说话呢?”

    楼之薇只道:“那真是恭喜妹妹了。”

    见这样她都能隐忍不发,她们便肯定了她已经彻底被击垮,再也无力反抗,心中自然快意。

    “想不到你嚣张了这么久,却还是成了一只丧家之犬。”楼若兰在她面前绕了两步,“让人想起之前你从长乐宫送回来的时候,也是这副模样。”

    “若兰!”

    柳氏明里劝着,暗地里却也在落井下石。

    可不管说得再多,楼之薇都只是淡定喝茶。

    被明朝暗讽了一下午,直到陪着一起吃了饭,她才不慌不忙的退下。

    离去的时候,那脊梁挺得笔直,换来的却是楼若兰更嚣张的嗤笑。

    “对了,怎么没看见贤王?不会是也抛弃姐姐了吧?啧啧,姐姐还真是个当弃妇的命啊。”

    仿佛生怕她听不到似的,声音格外的大。

    柳氏责备道:“好了好了,这种事我俩私下说就好了,别让人听了笑话。”

    她到底还是有些顾忌,不肯脱下伪善的面具。

    “娘,你就是太过瞻前顾后,才一直让这个贱人嚣张至今,你看看郡主,一出手就让她一败涂地,再无翻盘可能!”

    这么说着,眼中也不由露出向往的神色。

    柳氏也认同道:“你以后好好跟着郡主,有她在,赵家定不会为难你。”

    两人又说了些体己话,柳氏亲自将她送回房,才回了自己的院落。

    半夜。

    楼若兰睡得恍恍惚惚,似乎觉得床边有个鬼影。

    她猛地惊醒。

    “谁?!”

    “哟,妹妹可算是醒了。”楼之薇的声音听起来有些轻飘,恍若鬼魅。

    “……是你?你来干什么!”

    “等你睡醒啊。”

    说完也不等她反应,掐着她的下颚将手上的汤药灌了下去。

    楼若兰毫无防备,一碗药喝了大半。

    “咳……你给我喝了什么?”

    楼之薇只道:“我也不知道这是什么,不过这是你那位好郡主给我的,应该是好东西。妹妹这么喜欢她,可千万别浪费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她放下空碗,又从床头拿起了一碗,尽数灌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不……放开……咳咳……”

    “柳氏伪善,你跟着她不学好也就罢了,我只当你缺些教养,不计较你那些手段。可是嫁个人家安享晚年不好吗,为什么要把主意打到白虹头上?”

    她似乎很痛心,又似乎很愤怒,说着,再拿起一碗,照着刚才的法子灌下。

    不知道究竟准备了多少,有的被洒了出来,有的却灌了进去。

    这样一碗接着一碗,隐隐也看得见楼若兰的肚子鼓了起来。

    她没想到楼之薇的力气这么大。

    就像是被恶鬼俯身了一样,她整个人都散发着狰狞可怕的气息。

    楼若兰挣扎不能,十根手指痉挛的伸直,眼神也开始涣散。

    “……救命……救……”

    “永绝后患,谢谢你们教我这个词。”

    就在最后一滴药落下的时候,楼之薇忽然被大力往后拉开。

    她手一动,药碗在地上摔出一声脆响。

    “疯了你?!”

    封玉死命拉住她,却也意外发现她力气大得可怕。

    无法,只能用麻针将她扎晕。

    这边楼飞上前检查了一下楼若兰的情况,转头拿起其中一个碗,递过去。

    封玉立马闻出那是不久前她手里那味方子。

    “啧,这个疯女人,做事前也不跟我商量一下,真是越来越疯了!”

    “封神医,现在怎么办?”

    床上楼若兰已经晕了,院外有下人听到摔碗的声音,点了灯过来。

    再这么下去,楼之薇只怕又要去墨京府一日游了。

    封玉瞪了眼怀里那人,道:“管不了这么多了,先撤!”

    于是两人带着楼之薇匆匆离去。

    然而就在他们身影消失的刹那,房间里瞬间出现了数十个黑衣人。

    为首那人蒙着黑巾,看不清面容,只是看着封玉他们消失的方向,那双淡漠的眼中多了些无奈。

    他一挥手,所有人同时出动,把房间恢复成原来的模样,连沾了药汁的衣服被褥都被换下。

    这一切做完,不过片刻。

    他徒手将茶杯捏碎,放在桌角。

    这一切做完后,所有人又无声无息的隐匿,仿佛从未来过。

    等到下人们推了门,看到地上一只摔碎的杯子,其他再无端倪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茶杯没放稳。”

    “就你疑神疑鬼,幸好二小姐没被吵醒,不然非扒了你我一层皮不可!”

    “是是是,时辰不早了,走吧。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