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340章 来得太晚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封玉一进去就是整天,等他出来的时候,已是傍晚。

    斜阳在天边擦出了抹血色。残阳如火。

    楼之薇坐在书房,手边是堆乱七八糟的医书,面前放了个方子。上面整整齐齐的写着些药材。

    就在她提手准备沾墨的时候,门被人推开了。

    封玉站在门口。

    “抱歉。我来得太晚了。”

    楼之薇僵了僵。手不可抑制的颤抖。

    整个房间死一样的寂静。

    许久,她才问:“连你……也治不好吗?”

    “大概那些人是想永绝后患,她刚受伤的时候就被人用了药。伤口有溃烂的迹象。”

    只听“啪”的一声,楼之薇手中的毛笔断成了两截。

    “永绝后患……”

    她一直反复念叨着这几个字,像是催命的符咒。又像是恶鬼的低喃。没有休止。

    封玉怕她冲动惹祸,连忙道:“不过手筋我已经给她接回去了,不至于完全不能用。只是以后重的东西都不能拿了。至于那怪力……也是不能用了。”

    以他的能力。最多只能做到这样。

    楼之薇惨然一笑:“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不管怎么样,也比原来好了太多。

    这是她的失误造成的后果。怎么能一味依赖别人呢。

    或许从一开始,她就把事情想得太美好了。

    封玉从未见过她这么低落的模样。或许那个小丫头对她来说真的很重要。

    “谢谢你赶过来。”

    楼之薇低叹一声,又埋头对照着书查阅那味药方。

    “怎么,你还想临阵抱佛脚?”

    “只是想看看这味方子究竟能干什么罢了。”

    封玉觉得奇怪。干脆三两步就上来夺了过去。

    一看,眉不由皱得更深。

    “这方子你哪里来的?”

    楼之薇这才想起面前就有一个活的医科全书。

    有了他,还翻这些干什么,当即就问道:“你知道这是干什么的吗?”

    “废话,本神医是谁?你一个姑娘家别碰这些东西,吃了是伤身的!”

    封玉对她这种行为进行了严肃的批评,想了想还是不放心,干脆把那张纸收进袖子里。

    没收了。

    楼之薇一反常态的没有站起来跟他理论,而是略显恍惚的问:“姑娘家……不能吃吗?吃了会怎么样?”

    本来像这种对医理一窍不通的人,封大神医是不屑搭理的,但是看在她最近心情不好的份上,就勉为其难的解惑道:“吃了会断子绝孙!这方子你究竟哪儿来的?”

    “别人给的。”

    楼之薇淡淡应了,思绪似乎已经不在这里。

    出神间,手腕已经被人扣住,她愣了愣才反应过来,抓住他的手,道:“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替你看看,免得你自己把自己弄死。”

    封玉白了她一眼,手却没有再动。

    无意间,似乎希望那只柔荑继续这么握着。

    可是在短暂的停留后,楼之薇很快放开了手。

    “看看也好,顺便帮我看看我那‘孩子’长得怎么样了。”

    听她这么一说,封玉差点没拿桌上的墨汁糊死她。

    “去你的孩子!那就是暂时改变人脉象的药,这么久早就失效了。”

    楼之薇的表情有些遗憾:“啧,这就失效了?那你能再开几副药,给我续上吗?”

    “你想假怀孕?”

    “什么叫假怀孕,我早就怀孕了,这是全墨京都知道的事儿!”楼之薇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。

    封玉嘴角抽了抽,也只能跟着她演:“行,那我问你,孩子他爹是谁?”

    “他是上帝的孩子。你知道上帝是谁吗?就是老天爷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滚!”

    两人拌完了嘴,还是要干正事。

    扯过她的手,封玉将纤长的指搭在皓腕上。

    他的皮肤竟比她还要白,一瞥间,那潋滟的桃花眼自含了一番风情。

    楼之薇看着他,再次觉得这货不当女人,真是太可惜了。

    就在她准备开口的时候,楼飞忽然来报。

    卓锦书来了。

    封玉不明白这里面有什么更深的关系,只觉得在听到那个名字的刹那,周围的气压都变了。

    看出她脸色不太好,他问道:“那人是不是又怎么你了?要不要我拿银针扎死他?”

    “不用,”楼之薇脸上看不出多余的表情,“要扎也是我自己扎。”

    收了手,她起身出去。

    这次卓锦书没有直接冲进采薇阁,而是乖乖的在前厅等着。

    他来之前似乎专门梳洗过,紫色华服干净整洁,胡渣也剃了个干净,面若朗玉,容光焕发。

    楼之薇踏进门,只淡淡扫了一眼,便坐到太师椅上,眼神冷漠。

    “今天,有什么指教?”

    卓锦书欲言又止了片刻,才道:“听说那天,你……出了点事?”

    他并没有说明,言辞中带着隐晦。

    楼之薇冷笑。

    出了点事。

    是啊,在他们看来,白虹就只是个无关紧要的丫鬟而已,可是她既然无关紧要,为什么又要讲矛头对准她呢?

    “你走吧,我们之间已经没有什么好说的了。”

    卓锦书一愣,似乎没想到她会如此干脆。

    沉默片刻,他才道:“过几天就是重阳了,以往每年都是要聚一聚的,如今楼将军不在,不如你替楼将军进宫参宴吧。”

    说着,便将两封大红的帖子递给她。

    见她不接,又只好放在桌上。

    一般逢年过节的这种筵席,楼震关这种不在京城的官员,赶不上也就赶不上了。

    西苍历来也没有让女儿替父参宴的先例,可是卓锦书却提出来了。

    楼飞觉得不妥,正待要劝,就见楼之薇伸手拿起了请帖。

    打开一看,上面一封写的是楼震关的名字,另一封,则写的是她。

    “大小姐……”

    “多谢太子美意,重阳佳节,我一定如期赴宴。”

    楼之薇冷冷丢下这句话,就拿着帖子进去了。

    没想到她竟会答应得这么干脆,卓锦书心中似乎按捺不住的跳了一下,眉梢也染上些欢喜。

    只是还不等他再说什么,那人已经头也不回的走了。

    远远看去,她窈窕的背影似乎清瘦了些。

    卓锦书心中一动,急走两步道:“我让御厨做你最爱吃的清蒸鲈鱼,到时候你多吃点!”

    可是那个背影却没有停留,片刻后转入回廊,再看不到踪迹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