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339章 死了有什么好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江客云没有办法,只是依言先退出去。

    打发掉了这个不速之客,白虹才安静下来。好像刚刚说那一堆话已经耗完她的力气,头上尽是虚汗。。

    楼之薇用干净的毛巾帮她擦了擦,又叮嘱她不要多想。她都一一应了,仿佛没有了双手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。

    “对了。你究竟是听谁说我在平阳王府的?”

    白虹眨了眨眼。答:“奴婢看见二小姐从王府出来,她说看见你被太子带了进去,奴婢怕你有什么好歹。就潜进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王府守卫森严,能让你这么容易就潜进去?”

    “奴婢当时也觉得奇怪呢,轻轻松松就进去了。可是刚一进去就被人拿下了。她们使计让我辱骂太子。结果那屏风后坐着的竟是……”

    后面的已经不用再说。

    至此楼之薇才明白,原来从卓锦书带走她开始,一切都是计划好的。

    为了击垮她。所以她们把长矛对准了白虹。

    楼之薇冷笑。

    “原来连我那位不安分的妹妹也参与了。”

    真好。如果只有一两个人。她还嫌不够用来陪葬。

    “大小姐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?”沉思被打断,她微笑着看向白虹。

    “奴婢不怕死。也不后悔。只要大小姐平安无事,奴婢怎么样都无所谓。”

    楼之薇干涩的扯了扯嘴角。摸着她的头道:“乖,先睡会儿,等过几天娘娘腔来了。你就会没事的。”

    她没有立即离去,而是在旁边守着。

    等吃了药,白虹再度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沉稳的呼吸声刚一响起,江客云就从门口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他也不说话,就这么守在旁边。

    楼之薇沉默一阵,还是道:“她就交给你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就起身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门外,天已经黑了,七杀还站着。

    月光洒在他白色的华服上,衣袂纷飞,恍如谪仙。

    听见响动,他转过头来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了?还好吗?”嗓音中带着几分狂傲邪魅。

    楼之薇一顿:“她不太好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问你。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也不太好。”

    她抬起眼,流光的眸子失了往日的光泽。

    七杀叹一声,不知从哪里拿来一壶酒,问:“要喝吗?最烈的烧刀子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好。”

    他抱着她上了房顶。

    两人一人一壶烈酒,也没有下酒菜,就这满地月光豪饮。

    楼之薇没有防备的喝了口,立马被辣出了眼泪。

    “咳!咳咳……坑爹啊,这是酒?这是酒精吧!”

    彼时七杀才刚刚把壶递到嘴边,见她这个反应,顿了顿。

    那双眼通红,眼泪大颗大颗的往下掉,像极了之前那个时候,她疯狂的捶打他,悲伤又无助。

    他忽然伸手将她揽进怀里,“猫儿,别哭。”

    滚烫的吻落下,一点点吻干那些眼泪。

    楼之薇本想推开他,可是他却抱得更紧。

    “你这人怎么……”

    “放心,我不做别的,不许拒绝我。”

    没有旖旎,只有温柔和疼惜。

    做完这一切,他也不放开,就这么将她抱在怀里。

    “我之前说了吧,我去替你杀了她们。那些欺负你的人,都该死。”他的声音没有情绪,仿佛在跟她讨论明天吃什么一样。

    楼之薇动了动,闷闷道:“不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“死了有什么好。”

    七杀觉得有些意外,垂头看着怀里的人,问:“你不想她们死吗?”

    “嗯,我想她们活着。”

    白虹被带出来的那一刻,她从未那么想杀人,可现在她庆幸她没有。

    死了有什么好。

    有些时候,活着,还不如死了。

    她从未想过去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,因为心里还相信“天理昭昭,轮回不爽”这样的鬼话。

    可事实呢?

    现实给了她一个大大的耳光,嘲笑着她的天真和无知。

    “苍天在上,我楼之薇对天发誓,从今天起,再不与人为善,面对敌人,绝不手下留情!”

    坚定的声音在房顶响起。

    七杀只是看着她,许久才道:“怎么,你这是要入魔吗?”

    “我若说是呢?那你可得离我远点,小心被我的‘魔气’污染。”

    说着,她撑着身子准备起来。

    可刚到一半,就又被重重抱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你这人什么都好,就是记性差了些。我说过,刀山火海也陪你闯,如此,又怕什么修罗地狱?”

    他将下颚抵在她头顶,说话间,都是他的气息。

    楼之薇实在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这种炙热的感情,特别在知道了他和卓君离的关系之后,那种彷徨感并没有随之散去,反而愈演愈烈。

    她甚至不知道他们对自己的感情,究竟是否因为有着同一个身体,同一颗心,所以相互影响了吗?

    如果说卓君离的感情是水,那七杀的就是团火焰。

    一个温和却深沉,一个炙热而狂野。

    “猫儿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“我会帮你。”

    他不问她要做什么,只是默默选择站在她这边。

    月影下,是两个人的低语。

    第二天大早,楼之薇让人弄了几本书来。

    千金方,伤寒论,本草纲目……

    众人看得疑惑,心道大小姐莫不是急傻了,这学医救人,哪还有临时抱佛脚一说?

    可楼之薇却不理会,每天就翻这些书,还时不时的记上几笔。

    等看得差不多了,就去房里陪白虹唠嗑。

    紫薇宫的那位也常来,不过都在晚上,两人关在房间里,没人知道他们在商量什么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按照墨京和鬼谷的距离,一来一去本应该要二十来天。

    可是封玉再次出现,却是在七天后。

    向来喜欢坐马车的他,这次换成了快马。

    连日风霜下,那张阴柔妖媚的脸上也掩不住疲惫。

    “娘娘腔……”

    还不等楼之薇来个阔别重逢的感动,封玉就劈头盖脸的骂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你这个蠢货怎么搞的,怎么把自己弄成这个样子?没人给你饭吃还是你要绝食明志?你以为这样就能解决问题了?简直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,以后出门别说我认识你!”

    他一边骂还一边戳她的头,脚下却一刻也不停的往里面走去。

    若不是早知道他是这个臭脾气,楼之薇肯定会选择将这个毒舌死傲娇按在地上打一顿。

    可是当看见他眼下那一圈圈青白时,拳头却亮不出去。

    “娘娘腔,他们说丫头的手不能用了。”

    她努力想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平静,可是某几个颤抖的音符还是出卖了她。

    封玉脚下一顿。

    “我去看看,你别着急。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