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336章 谁敢拦路,直接剁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快马一路急奔。

    等楼之薇赶到的时候,那里早已经人山人海。

    门口两帮人马正在对峙,一面是平阳王府的侍卫。而另一面的组合则有些奇怪。

    江客云、楼飞、还有楼剑。

    楼飞看见她,眼中一动,上前道:“大小姐。您没事吧?”

    “发生什么事了?”楼之薇匆匆下马。

    “……她在里面。”

    回答她的是江客云。

    他依旧穿着黑衣红裳,那张终年没有表情的脸上。此刻也充满了急切。

    “她怎么会到这里来?”

    楼飞道:“您被带走之后。属下们就出来寻找,结果她不知从哪里得来的消息,说您被带到了这里。就冲过来救人了。”

    等他接到这个消息的时候,白虹早已进了平阳王府,而被她派来送口信的小乞丐则一问三不知。

    他匆匆赶来。却看见那个捕快已经在与众人对峙。

    可王府侍卫一概否认。所以他们就僵持到现在。

    楼之薇听他说完,眼皮顿时跳得更凶。

    “所以,你们就这么僵着?”

    楼剑颠颠上来。道:“属下正在跟他们理论。可是这些人太特么不讲理了。明明丫头就是进了他们平阳王府,却死不承认。”

    从来不正经的他此刻也急得不行。

    谁都知道自家大小姐和这里的某位不对盘。

    白虹一个小丫头这么闯进去。不是羊入虎口吗?

    侍卫长却道:“你们也不看看这里是什么地方,岂是随便可以撒野的?识相的就快滚。不然休怪我们不客气了。”

    楼剑气急:“那也得你们先把人先交出来!”

    “说了多少次了,没有!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看清楚,这里是平阳王府。岂是一个奴婢可以踏足的地方?”

    “你们……你们简直……”

    楼之薇看着两人你一言我一句,额头青筋狂跳,猛地就拍了把楼剑的头。

    “哎哟喂,谁……”

    “蠢货!我平时怎么教你们的?”

    江客云皱了皱眉,却没说话。

    还是楼剑忍不住委屈道:“可……不是,大小姐你怎么能胳膊肘往外拐呢?”

    见她如此凶狠严厉,侍卫长很是欣慰。

    “还是你们家小姐识大体。”

    哪知道这句话刚说出口,楼之薇就亮出了双刀。

    “现在是讲道理的时候吗?把家伙都给我拿出来,谁再敢拦路,直接给我剁了!”

    侍卫长:……

    只是还不等她动,紧闭的大门忽然开了。

    一个青衣侍女悠悠走出来,笑道:“外面吵吵闹闹的,我当是哪家的狗在狂吠呢,原来是楼大小姐啊。”

    清音笑嘻嘻的看着她,眼里眉梢都闪烁着莫名的光芒。

    她走出来,又迅速关了大门,不让人看到里面究竟是什么情况。

    可越是这样,就越让人觉得里面有鬼。

    “白虹呢?”她向前走了一步,双刀依旧在手上。

    清音却道:“楼大小姐在说什么呢,奴婢怎么一个字都听不……啊!”

    她话还没说完,眼前就天旋地转。

    等反应过来,楼之薇已经将她按倒在地,刀尖抵着她的咽喉。

    “抱歉,我的刀脾气不大好,”冰冷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,“所以我最后问一次,我、的、白、虹、呢?”

    只要她说错一个字,那刀尖就会直接刺穿她的咽喉。

    这绝不是在开玩笑。

    清音的表情变得有些僵硬,却还是强笑道:“哦,我想起来了,楼大小姐问的是那个小丫鬟吧?她可真是太乱来了,竟偷偷潜进王府,欲行不轨呢!”

    似乎想到了什么兴奋的事情,她眼中的光芒变得越来越炙热。

    “她人呢?”

    “这个嘛……呵,大小姐息怒,我是个胆子小的人,被你这么拿刀抵着,我一害怕,就忘了。”

    楼之薇没有再答,手上一动,刀尖就刺破了她的皮肤。

    可是还不等鲜红的血珠冒出来,身后的宅邸就猛地响起一声惨叫。

    声音凄厉,仿佛要划破头顶的天空。

    楼之薇只觉得头皮一麻,背上起了层冷汗。

    她站起来,看着面前那扇大门。

    紧闭的门扉终于缓缓打开。

    一个黑影迅速闪过,抢在她之前冲了进去。

    片刻后,江客云抱着个人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她脸上、衣服上沾满了污渍,双髻已经散开,两只手无力的垂下,而那素色的袖口染了血迹。

    “她怎么了?”楼之薇死死盯着他怀里那人,声音沙哑。

    江客云下颚动了动,似乎有什么情绪要冲破而出。

    忍了半晌,才道:“她……被人挑断了手筋。”

    只听“哐啷”一声,谁的武器落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她想问,是谁干的。

    可是嗓子就像是被什么堵住了似的,发不出声音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往前走了一步,却被江客云侧身避开。

    “她现在需要看大夫,告辞。”

    匆匆撂下句话,他就头也不回的走了。

    擦身而过的那个瞬间,似乎还带着血的味道。

    “咦,之薇来了?”

    门内忽然发出一声轻呼,慕容盼雪不知什么时候站在院子里。

    端庄高贵,无懈可击。

    身后围观群众不由发出阵阵惊叹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传说中的朝阳郡主?”

    “果然雍容华贵!”

    这些赞美她已经听过太多,所以她脸上并没有什么欣喜。

    她只是看着楼之薇,唇畔带笑,语气却带着些责备:“你那小丫头真是太不懂事了,要开玩笑也该等我们私下的时候,怎么偏偏这个时候来呢?”

    “开……玩笑?”

    “是啊,而且她扮什么不好,偏要假扮刺客。惊扰了府上的贵客,我也救不了她。”

    清音不知什么时候爬了起来,符合道:“说起来楼小姐可要好好谢谢郡主。你那不知天高地厚的小丫头行刺不成,还敢当众说太子殿下的坏话,啧啧,要不是郡主百般求情,可就不是挑断手筋那么简单的了!”

    这些话楼之薇都没听进去。

    “谁动的手?你,还是她?”

    她的指尖在她们中间游移,轻而缓。

    明明只是个简单的动作,却在停下来的瞬间让人心口一缩。

    那双眼睛深邃而死寂,仿佛要将人拉入深渊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个华服妇人在众人的簇拥下走了过来,步履生姿,贵不可言。

    她凤眸一扬,逼视道:“不过是一个不懂规矩的贱婢,处置了就处置了,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?还是说,她嘴里污蔑书儿的那些话,都是你教她的?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