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335章 假智障和真精分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七杀的忽然出现,让楼之薇愣了一下。

    仿佛正在偷吃却被逮了个正着,满满的都是尴尬。

    “我们……正在严肃的交流学术问题。嗯,就是这样。”她说得一本正经。

    也不敢怠慢,连忙从他身上起来。三两下滑下了树。

    七杀却不打算这么一笔带过。

    他从树上跳下来,反剪住她的手。将她抵在树干上。

    “交流?用这种姿势?”灼热的呼吸从她耳边飘来。带着对方压抑的愤怒,“看来我来得很不是时候。”

    他的声音很缓,每一个字都是暴风雨即将到来的预告。

    楼之薇背上冒汗。

    其实她也不明白这满满的“捉奸在床”既视感是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第一次这么直观的感受他的分裂。楼之薇觉得自己也要分裂了。

    七杀却只关心一个问题:“这样的事,你们做过几次,嗯?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你说的是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装傻?”

    见她不见棺材不掉泪。他手腕上的力道重了些。

    楼之薇吃痛的抽了口凉气。

    可他就像是没听到似的。根本不让她有丝毫逃脱的可能。

    颀长的身子将她紧紧压住,犹如一个巨大的牢笼。

    “你在说什么呢,我怎么完全听不懂。好像忽然变了个人似的。”她不敢再激怒他。只能装傻。

    他要跟她玩精分。她就只能装智障了。

    这是一场假智障和真精分的对决,两人角色带入得都很投入。不分伯仲。

    果然,七杀顿了顿。

    可惜就在他犹豫的时候。顺利捕捉到了她眼中一闪而逝的狡黠!

    这个女人,在说谎。

    终于,愤怒积压到顶峰。紧接着而来的是暴虐和狂躁。

    “楼之薇!你很好!”他将整个身子抵住她,道,“既然如此,那不妨我们继续?”

    随着一声布帛撕裂的声音,她被迫暴露在空气中。

    白瓷的肌肤细如凝脂,光滑的背上只有兜儿的两根红线,成了枫林中最夺目的美景。

    七杀眼前一黯。

    突如其来的风让楼之薇打了个冷战,她暗道一声不好。

    “在你的字典里,表达情绪的方式是不是只有占有和掠夺?”意识到他接下来要做的事情,她语气中也带了几分不善。

    七杀冷声道:“其他的法子,不如这个来得有效。”

    现在他只想占有她,让她彻底属于自己。

    取下碍事的面巾,他狠虐的在她背上落下一连串斑驳的红痕。

    “不……住手!”

    “安分一点,我不会弄疼你。”

    她想制止,可是他这次却真的发了狠,死死将她抵在树上,根本不给她挣扎的空间。

    那滚烫的吻灼得人眼眶发烫。

    可笑的是,明明是同一个身体,却不是同一个人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卓君离。”

    七杀一顿。

    他声音有些沙哑,带着危险的味道,“你都知道了?”

    “嗯,我知道,”楼之薇放弃了无用的挣扎,那双眼也逐渐冷去,“所以我不会让你如愿。我再最后说一次,放开我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你可以恨我。”

    言下之意就是,即使恨,他也会继续。

    “你就只会用抢吗?”楼之薇不再挣扎,只是那声音也冷得可怕。

    七杀默了片刻,道:“那他会什么,他的心黑得就像一块碳!你只不过是被他的外表蒙蔽了!”

    “他懂得尊重,所以他跟你不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忽然,林子里起了一阵风,吹在她毫无遮挡的肌肤上,激起一阵战栗。

    醒目的红痕如绽放的花蕊,引人犯罪。

    看着他留下的痕迹,他身体里面的野兽开始疯狂叫嚣。

    占有她!

    让她的身和心都属于自己!

    身后的呼吸越来越重,也越来越危险。

    就在她认定今天无路可逃的时候,忽然,宽大的黑衣将她裹住,带着上一个人的体温。

    压制着她的束缚终于松开。

    紧接着,天空炸开一声响箭。

    楼之薇愣了愣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怎么,舍不得了?”七杀冷笑,“可惜,我现在没兴趣了。”

    他侧过脸,语气生硬。

    楼之薇无语。

    “那我是不是还该谢谢你?”

    “……我告诉你,他做得到的,我也可以。”

    依旧是霸道狂妄的语气,却带着他独有的温柔。

    这世上从未有哪个人,能这样一次次触及他的底线还全身而退。

    她是第一个,也是唯一的一个。

    “你真是我命里的劫。”他低喃。

    片刻后,远处几个黑影正骑着马向这边靠近。

    楼之薇只一眼就认出了那是紫薇宫的人。

    毕竟大白天还穿夜行衣的,也只有这些奇葩了。

    “宫主。”

    为首一人匆匆翻身下马,跪地行礼。

    见了远处裹得严实的楼之薇,他又是一愣。

    七杀不爽:“看什么看,去弄件衣服。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是。”

    那人尴尬应下,片刻后竟弄了件和之前一样的衣服来。

    楼之薇在感叹紫薇宫效率的时候,也不得不怀疑他们有什么特殊的癖好。

    等她换好了衣服出来,见那人正在七杀耳边低语什么。

    七杀神色如常,只是越到后来,眉心就拧得越紧。

    “现在情况怎么样?”他没有刻意压低声音。

    禀报的人一愣,也如实道:“左护法已经赶过去了,只是不知道人带出来了没有。”

    楼之薇本来只是远远的站着,但在听到“左护法”这三个字的时候,眼皮不知怎么就跳了一下。

    她最讨厌的就是眼皮跳。

    因为每次都没好事。

    “发生什么事了?”楼之薇下意识的往这边走了两步。

    七杀没有回答,而是反问道:“你似乎跟平阳王府的人结过不少梁子?”

    说这句话的时候,她的眼皮又是一跳,脑子里似乎有一根弦正在逐渐绷紧。

    “那又如何?”

    “刚刚有人来报,经常跟在你身边的那个小丫头,被带到平阳王府去了。”

    楼之薇一愣:“她去那里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谁知道。”

    七杀语气极淡,似乎是件无关紧要的事情。

    只是见她脸色不太好,便也安抚道:“有人已经过去了,不用担心。”

    对他而言,他人的生死似乎并不是很重要。

    只是那丫头经常跟着她,他才会勉为其难的多说几句。

    楼之薇没有答话。

    她翻身上马,连马鞭都没来得及拿,就这么急匆匆的策马离去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