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334章 一言不合就强吻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那是一群从四面八方聚集而来的乱党,大多都是被天灾逼得发了疯的贫民。

    他们遇见貌若天仙的惠妃,会做出什么事自然不言而喻。

    当时卓君离尚且年幼。并未封王,就跟着惠妃一起住在流光殿。

    惠妃将他藏在床下,再三告诫不论发生什么事都不要出声。

    所以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。

    从头到尾。看着自己的母妃受尽屈辱。

    那些又脏又臭的恶人一个接着一个,撕碎她的华服。在她莹白的肌肤上留下一道道淤青。

    他什么都不能做。连哭都是奢侈。

    看着母亲那双温柔美丽的眸子渐渐失去神采,他只觉得心口也渐渐被撕开,露出一个巨大的黑洞。

    卓君离回忆得很细致。仿佛那些人尖利的笑声再次回荡在他耳边。

    他忽然一顿,脑中又开始阵阵抽痛。

    “够了,别再想了。”楼之薇心痛不已。伸手抱住了他。

    没想到她寻求的真相竟是要他回忆起那么不堪的过往。

    残忍的撕开那些狰狞的伤疤。让它以最狼狈的姿态暴露在她面前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我不该问的,别说了。”

    她用袖子擦了擦他额头的冷汗。阻止他再说下去。

    卓君离却拉住她。道:“都是过去的事了。不要紧的。再说,不坦诚那些曾经。又怎么讲以后?”

    他脸上带着淡淡的笑,伸手将她的柔荑握在手心。

    其实后来也没有什么了。再痛,也只能一言不发的忍着。

    忍着忍着,他就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等到再醒来的时候。他的手上已经沾满了血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死了,整个流光殿就只有他和角落里那个穿着黑衣的女人。

    她说那些人都是他杀的,还说他很有杀人的天赋。

    “她就是你的老师?”

    “她……是教我武功的老师。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她是谁吗?”

    卓君离摇头。

    当时长乐宫一片混乱,根本不知道混了多少人进来,所以那个黑衣女人究竟究竟是谁,他至今也不知道。

    那女人还说,不能让人知道惠妃是受辱而死,否则就是万劫不复。

    哪怕卓君离当时年幼,也明白这个道理。

    所以当天流光殿起了一场大火,把所有的秘密燃成了灰烬。

    “她竟然还放火烧宮……”

    楼之薇心中暗叹那神秘人的狠绝,抬起眼时,却对上卓君离那双深邃的眼。

    他眼中没有情绪,犹如一潭死水。

    “难道……”

    “自己的母妃,怎么能假以人手。”

    那是他人生经历的第一场葬礼,跳动的火苗仿佛血色的悲歌,热气扭曲了灰白空,成为他永世不忘的一幕。

    “后来我被母妃的心腹接走。没过多久,平阳王的兵马就进宫了,他动作迅速,以雷霆之势平定了整个战乱,救出慕容兴言。而我母妃,则是那场混乱中的唯一牺牲者。”

    再后来,就如史册里记载的那样。

    慕容兴言收他做义弟,封异姓王,赐封地江州。

    所以皇后为什么青睐慕容家,因为那是她的救命恩人。

    说完那些陈年往事,仿佛卸下了什么沉重的包袱一样,他长长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只是在他再要说话的时候,太阳穴又是一阵剧痛。

    他忍了片刻,才道:“其实那个时候我还并未发觉‘七杀’的存在,只当自己恨得疯魔了,才能杀了那些歹人。直到……我创建了紫薇宫。”

    那是他第二次杀人。

    可他却发现自己杀不了人,只有“他”可以。

    楼之薇一顿,捂住了他的嘴。

    “别说了。”

    饶是她曾经闯过枪林弹雨,也不由动容。

    那些过往,太残酷了。

    卓君离却浅笑着拉下她的手,道:“还生气吗?”

    毕竟在他们有限的认知里,这样的情况闻所未闻,就好像灵魂被撕成了两半,成为互不相关的个体。

    所以他自卑,不想让她知道自己的残缺。

    他知道自己是个怪物,却无法开口。

    如今尽数坦白,倒觉得轻松多了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这件事太过匪夷所思,我不求你接受,只希望……”

    这句话还没说完,就再次被她堵上了嘴。

    只是这次不是用手。

    由于太过匆忙,牙齿磕破了他的唇,溢出淡淡的血腥味。

    她略显笨拙的用舌舔去,生涩的动作让他下腹一紧,转眼夺得主动权,攻城掠地。

    片刻后,两人才不舍分开。

    “你不害怕吗?”他声音中带着些沙哑。

    由于刚刚的激烈,楼之薇莹白的脸上多了些淡淡的粉色。

    她缓了两口气,才道:“害怕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并不是什么奇怪的病,也并非绝症,你不是怪物,他,也不是。”

    在那种状况下,另一个人格是为了保护他才产生的。

    这又怎么会是怪物呢。

    不管卓君离还是七杀,都是独立的个体。

    他们是人,有血有肉的人。

    “你是我的男人,是我爱的人。”

    听了她的话,卓君离哑然。

    知道这个秘密的人只有寥寥几个,但他们也用了相当长的时间来适应,所以他也并未奢望她立即接受。

    可是她却总能给他惊喜。

    仿佛从天而降的曙光,照亮灰白人生中的黑暗。

    这大概就是救赎。

    “薇薇,我想……”

    他搂着她的手紧了紧,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楼之薇却像是早已看穿了他的想法似的,道:“想要我?”

    “……嗯。”

    即使这个时间,这个地点有再多的不合时宜,他也管不了那么多。

    什么阴谋算计,世俗眼光,现在他眼中只有她。

    仿佛得到了世间的至宝,想拥有她,占据她。

    楼之薇脸上绽开如花般的笑意。

    她向他张开双手,道:“之前两次都是吃了药,迷迷糊糊的没怎么感觉清楚,正好今天风和日丽,不如来个树震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卓君离太阳穴又是一痛。

    某人却如打了鸡血般,翻身就跨坐在他身上。

    激烈的动作让树梢猛地颤了颤,他连忙扶住她的腰。

    “当心摔了,我先带你下去。”

    楼之薇美眸一转,道:“不巧,我现在不想下去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便俯身吻了下去。

    只是还没碰到那两瓣唇,就被他扼住了咽喉。

    身下那人带着冰冷的杀伐之气,似乎恨不得将她剁碎。

    他扼住她的脖子,冷冷道:“你们,在干什么?”

    楼之薇:……我去!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