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333章 机会只有一次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楼之薇一愣。

    还不等反应就忽然感觉腰间一紧,转眼,就被人掠到了树上。

    他身轻如燕。带着两人的重量也毫不费力。

    黑巾蒙在脸上,只露出双沉静的眸子。

    只是在看到她下颚的淤青时,眼中多了几分杀意。

    “他弄伤你了?”

    楼之薇皱眉。并未回答,只是道:“怎么。又想扮成七杀来骗我?”

    她语气十分平静。

    卓君离一顿。

    “还是第一次。有人能这么清楚的分出我和他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本来就不一样。”

    如果是七杀,他会直接冲过去砍了卓锦书。

    楼之薇也懒得再跟他废话,直接去掰他的手指。

    可那手就像是黏在了上面似的。任她怎么努力都不动分毫。

    见她挣扎,便搂得更紧。

    “薇薇,别生气了好不好?”卓君离有些无奈。

    她冷笑一声。道:“谁稀罕生你气。王爷是千金之躯,民女是怕冒犯了你,那才是真真的大逆不道了。我看王爷还是先将民女放下。忙你的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说人话。”

    “放我下去。然后滚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卓君离忽然开始怀疑自己的战略。

    原本是打算先等她气消了。免得过来就碰一身钉子。

    怎么今天看来,这火气似乎越来越大了?

    楼之薇使出了吃奶的劲儿。可他就是不动如山。

    到后来她也不耐烦了,直接道:“抱你的郡主去。别再来招惹我!”

    卓君离恍然大悟。

    他眨了眨眼,无辜道:“吃醋了?”

    “呸,谁稀罕吃你的醋。我给你一炷香的时间,马上从我面前消失,不然休怪我双刀无情!”

    她就是被这货的羊皮蒙蔽了双眼!

    明明就是一个心肝都坏透了的大灰狼,非要来装什么小绵羊!

    吃着碗里瞧着锅里的,跟渣男有的一拼,果然姓卓的没一个是好东西!

    “薇薇……”

    “滚!”

    现在怀里那人就想只炸毛的小猫,谁来都能挠死谁。

    任他再怎么顺着毛捋都安抚不下来。

    睿智如他,也终是没了法子。

    卓君离将她揽进怀里,叹气道:“皇后素来偏爱慕容家,若是让慕容盼雪去说些什么,恐怕会对你不利。”

    他终于开口解释。

    可楼之薇却已经不想听。

    为了得到他,慕容盼雪已经想弄死她很久了。不管他做什么,拒绝或妥协,她的目的永远不会改变!

    “她若想害我,没人能阻止得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次确实是我疏忽。”

    刚刚在别苑门口,他看见卓锦书哪怕是低声下气、放下自己的骄傲也换不来她的回头,松口气的同时又觉得担忧。

    万一她对自己也是如此,又该如何?

    哪怕两人已经有了夫妻之实,她若真想离开,也绝不会犹豫。

    洒脱,决绝,这就是她。

    “别生气了,好不好?”他抱紧再次欲走的她。

    楼之薇面无表情:“不好。”

    “我保证没有下次。”

    原本以为所有的事都在自己计算之中,可她却成了这里面最大的变数。

    搅乱了整场棋局,也乱了他自己。

    若再耽搁下去,只怕下次擦肩而过的,就是他了。

    不待她回话,他就从怀里拿出一瓶药膏,用指尖沾着,轻轻涂在她下颚的淤青上,仿佛是要抹掉上面的灰尘般。

    动作轻柔,颇有几分讨好。

    楼之薇顿了顿,撇过脸。

    “我气的不只是你和慕容盼雪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但至少给我一个解释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擦完药,他又将她抱在怀里,像生怕她跑了似的,分毫没有要放手的意思。

    楼之薇觉得有些可笑。

    之前有那么多次机会可以解释,是他自己不珍惜。

    她转过头看向他,眼神淡然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机会为什么可贵吗?因为它只有一次。”

    原以为这样就能结束这个话题,哪知道某只大灰狼却毫无防备的开始耍起了无赖。

    他抱着她的手丝毫不放,理直气壮道:“之前那个机会是给卓君离的,可惜他不长眼,没有珍惜。但至少再给七杀一个机会,好不好?”

    楼之薇:……

    你精神分裂你了不起哦?

    “我之前怎么就没发现你这么无赖呢?”

    “没事,以后你有的是时间去发现。”

    楼之薇被他气得笑了出来,道:“你凭什么用别人的东西,经过人家同意了吗?”

    俗话说的好,树不要皮必死无疑,人不要脸天下无敌。

    眼前这只大灰狼应该是钻透了其中的精髓。

    只见他一万个认真的指向自己的头,严肃道:“他同意了,刚刚亲口告诉我的。”

    楼之薇无语。

    许久,终于妥协。

    卓君离脸上露出些笑意,让她换了个自己偎在他怀里,方便躺得舒服。

    “我跟七杀,是住在同一个身体里的两个人。”他娓娓道来。

    楼之薇深吸一口气。

    果然没错。

    他患有人格分裂,所以平日里的卓君离淡漠深沉,等换成了七杀,又霸道冷肃。

    七杀是他的另一个人格。

    她对人格分裂的了解并不太多,只知道这种情况的成因多是因为童年受到了巨大创伤。

    “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?”

    抬眼,只见卓君离正温柔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“你真的和别人不一样,若是别人听了,只怕会将我当做怪物,直接就地正法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他又觉得不对。

    不应该是“当做”。

    他就是个怪物。

    所以他需要治心魔,七杀,就是他的心魔。

    这么多年,他们一直在争斗,看谁能先杀死了谁,可谁也没有赢过。

    仿佛是知道他现在在干什么似的,太阳穴忽然一阵刺痛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了,脸色怎么这么难看?”

    “没事……说到哪儿了?哦,我想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卓君离轻轻抱着她,像是讲故事般的,柔声说着那一段段往事。

    他脸上始终没有什么表情。

    卓问天登基之初,民心不稳,又恰逢三年大旱。

    于是在第三年的那个夏天,爆发了刘猖之乱。

    揭竿起义的叛党头子叫刘钊,后世称刘猖。

    反贼借着有内应,里应外合,一路杀进了长乐宫,却在寻找卓问天的时候误入了流光殿,那是当时惠妃的居所。

    惠妃,就是卓君离的生母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