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46章 文武双绝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听她这么说,云璃拿出手帕擦了擦眼角的泪水,强装打起精神。问:“既然如此,妹妹可愿陪我四处走走,也看看着御花园里的百花。”

    楼之薇点头。“这是自然。”

    白虹见状,急得跺脚。想阻止却又想不出方法。看着两人并肩走远,只能急匆匆的跟上去。

    早上刚下过一场春雨,淋得百花娇艳。含露带笑。

    两人在廊桥上走着,下面是流觞曲水,一个白衣飘飘。一个红衣如火。竟然形成了鲜明的对比,各有风情又丝毫不见得谁比谁逊色多少。

    忽然,云璃指着不远处含苞待放的花道:“妹妹看那束川红。色泽艳丽。待过几日花都开了。一定争艳夺目,力压群芳。”

    甜甜糯糯的声音像是裹了一层蜜糖。腻得楼之薇头皮都麻了。

    抬头跟着她的手看过去,翻了个白眼。

    什么川红。就尼玛一束海棠,还能作出这么多文绉绉的词来,矫情。

    她灵机一动。转而换上副认真的神色附和道:“嗯,公主说得有理。”

    旁边的灵芝忽然挤了楼之薇一下,兴奋道:“公主才华横溢,何不就着这此情此景作诗一首?”

    在没有人注意到的时候,她的手从楼之薇的广袖下拂过。

    云璃浅浅一笑,谦虚道:“璃儿才疏学浅,恐怕让大家见笑,就随便作一首吧。”

    楼之薇以为她还要推却两下,没想到这么快就应下了,真是……让人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不消片刻,一首哀怨婉转的诗就作了出来:“枝间新绿一重重,小蕾深藏数点红。爱惜芳心莫轻吐,且教桃李闹春风。”

    楼之薇摇头晃脑的听着,心道原来这小白花是把自己比作了海棠。

    还不等她说话,远处就传来了阵阵笑声。

    “好诗!”

    “公主果然是好才华啊。”

    循着声音往过去,一群王孙公子正朝着这边走来,为首的则是一生紫色华服的卓锦书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他们究竟听到了多少,不过就众人的反应来看,云璃那首诗应该是都听全了。

    云璃也看到了款步而来的卓锦书,白皙的脸上忽然一红,嗔怪道:“殿下来了怎么也不要出个声,分明是想看人家出丑!”

    “这怎么能叫出丑,璃儿秀外慧中,本宫欣慰都还来不及。”

    温柔的声音几乎将人淹没,但这并不包括站在旁边的楼之薇。

    她看向卓锦书,欠扁一笑:“唷,真巧啊,殿下这是从哪儿来,又是要往哪里去啊?”

    卓锦书皱眉,“你能不能不要总是摆出这么讨厌的表情?”

    楼之薇耸耸肩,不以为然。

    目光过处,忽然看到了一个高挑消瘦的身影。宽大的银丝暗纹祥云袍,脸色是病态的白,竟比云璃还要白上几分。

    他什么话都没说,甚至连看都没有看向这边,可是在那一群王孙公子中却格外出挑,让人一眼就看得清楚。

    病弱,清冷,全身上下是一种让人心颤的美。

    “现在云璃公主也作完诗了,是不是该楼大小姐让我们开开眼界了?”人群里忽然有人提议道。

    不过这个提议并没有得到多少人附和,倒是引得了不少轻微的嗤笑。

    楼之薇的名声谁不知道,让她作诗?简直让人笑掉大牙!

    在场大多数人是去过上巳节的筵席的,自然也看到过楼之薇的惊鸿一舞。可是她好歹是将门虎女,会舞个剑倒也说得过去,要让她作诗?那恐怕道明天这个时候也憋不出来半句!

    “王兄,我看还是不要为难楼大小姐了。天色也不早了,我们各自散了吧。”人群中不知谁不咸不淡的说了句。

    先前那人却道:“我等早已见过楼大小姐惊才艳艳,不过是作个打油诗,定然难不倒她的,是不?”

    “那是,就让我们见识见识楼大小姐的情怀!”

    “楼大小姐,请吧?”

    卓锦书见众人情绪越来越高昂,其中不乏都是些嘲笑讥讽的语调,他也不恼,反而饶有笑意的看着楼之薇,仿佛在等着她出丑。

    不知为何,他觉得这个女人变得越来越让人讨厌,特别每当她被逼得退无可退的时候,总能在最后关头杀出一条血路。

    她越是顽强,他就越是想要将她摧毁!

    “盛情难却,之薇就不要推辞了。”他伸手做了个“请”的手势。

    其他人见卓锦书的开口了,都不约而同的看向楼之薇。

    被众人的目光洗礼着,楼之薇觉得自己真是受宠若惊,她清了两下喉咙,道:“既然如此,我就随口作个打油诗吧。”

    听了她说这话,不少人轻笑出声。

    她却不以为意,张口道:“冬去春来三月八,我花开后百花杀。”

    嗤笑声滞了一瞬,所有人都安静了。

    从来只听说楼之薇无能废柴之名,怎知近两次,她的行为已经完完全全改变了众人之前对她的印象。

    这诗和她的人一样,张狂中带着凛冽,跟女儿家那种无病呻吟的矫揉造作完全不同,而是一种肆意坦荡的情怀。

    听众不禁开始期待那最后的点睛一笔。

    怎知楼之薇扫了一眼卓锦书,又回看了脸色越来越难看的云璃,打了个响指,道:“挑灯看剑戏春风,垂柳紫陌压棠花!”

    话落,周围陷入了死寂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沉默了,没有人敢去看卓锦书的表情。

    他今天穿的正好是一件深紫色的华服,而刚刚云璃也作诗自比海棠。

    这个……就很尴尬了。

    “咳……咳……”在一片沉默中,只隐隐能听到某人的轻咳声,仿佛真的病得不轻。

    卓锦书拳头在广袖中握紧。

    “楼、之、薇!”

    云璃却早已经羞愤得红了眼眶,盈盈的泪水吧嗒吧嗒的往下掉,却说不出来一个字。

    “干嘛用这个眼神看着我,说了只是一首打油诗,你们不要往不纯洁的地方想嘛。”

    众人:……你这样说,我们就更要往不纯洁的地方想了。

    楼之薇正准备仰天长笑三声,身后忽然传来灵芝的惊呼。

    “公主!”

    她转头,正好看到云璃一脸惨白的倒下,嘴唇还隐隐泛着青紫的颜色。

    “公主!你怎么了!”灵芝的哭声尖锐得足以刺破耳膜。

    卓锦书迅速往这边冲来。

    混乱中,不知谁喊了一句:“是毒!她中毒了!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