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332章 他的道歉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楼之薇全然不怕。

    “那麻烦你赶紧的,我也不想跟你同乘一骑!”

    那只手本来已经松开,眼看着就真的要将她丢下。却在听到这句话时顿了顿。

    就在愣神间,青丝迎风抚在他面上,带来阵阵暗香。

    楼之薇仍旧在激怒他:“卓锦书我警告你。有本事就弄死我,不然就算是太子。我也一样给你剁了!”

    他眼神微黯。

    手上的力道紧了紧。也不再用自称,而是悠悠道:“有时候,我倒宁愿你叫我名字。”

    哪怕不是再追在他身后叫“锦书哥哥”。也好过那一声声假惺惺的“太子殿下”。

    曾经唾手可得的,如今已经被自己亲手推开。

    等再想回过头去追的时候,却发现她早已不在。

    多少次午夜梦回。他都看到她一身喜服的站在他身边。霞染双颊,无限娇羞。

    要是没有那次变故,她早已经是他的妻子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。他忽然勒马停住。

    “之薇……”

    他伸手抬起她的下巴。深深看着她。

    楼之薇心底升起一种不好的预感。

    她神色一凛。冷声道:“你想干什么?有本事你放开我,咱们光明正大的单挑!”

    “单挑?不。我不想跟你刀剑相向。”

    看着那张脸缓缓靠近,楼之薇心中却已经凝成了冰。

    无奈她现在根本动不了。

    若目光可以杀人。卓锦书应该已经被刺穿了千百次。

    然而就在他快要碰到她的时候,空气中忽然多了丝腥甜的味道。

    卓锦书睁开眼,对上她冰冷的眼神。以及嘴角那抹殷红。

    他眼中沉痛却又带着难得的温柔,似哭似笑。

    “这是干什么,就这么不想我碰你?那皇兄呢,为什么他就可以?他不仅碰了你,还搞大了你的肚子,对不对!那个孩子就是皇兄的,对不对!为什么,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!”

    他越说越激动,到最后直接掐住了她的下巴,险些将其拧得脱臼。

    楼之薇疼得脸色煞白,却依旧一口血水呸到了他脸上。

    “疯子。”

    除了嘴,她没有其他可以自由活动的地方,但即使如此,她仍在不遗余力地激怒他。

    他已近癫狂,哪怕有丝毫的妥协,后果都将变得难以设想。

    她,宁为玉碎。

    桀骜的目光直视而来,仿佛要刺进人心里。

    卓锦书愣了片刻,目光缓缓聚集到那注鲜血上,俊脸上闪过一抹慌乱。

    他连忙放开手,急道:“我弄伤你了?疼吗?”

    “滚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为什么,你以前明明那么喜欢我……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楼之薇麻木的手指忽然有了些知觉。

    她猜想,或许他功夫还不到家,所以点穴并不能维持太久。

    有了这个推断,她便开始与他周旋。

    “她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,你骗我的,明明你就是她,你就是她!”他脸上时而痛苦时而柔情,来回变换,似癫似狂。

    见此,楼之薇终于了然道:“卓锦书,我看你是疯了。”

    在懊悔和不甘中,将自己逼疯了。

    可如今又有什么用呢,一切都太晚了。

    “不,我没有疯,我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。”

    卓锦书低嚎了一阵,忽然又勒紧了缰绳。

    他仿佛已经恢复了清明,带着她策马而去。

    片刻后,终于停在了一扇门前。

    大门朱漆未干,显然是新刷上去的。

    一个老者迎过来,见到来人,也是微微一愣。

    “殿下不是给了五天时间吗,怎么这才两天……”

    “本宫的决定,岂是尔等可以置喙的?”

    老者一惊,连忙道:“是是是,小人知错。”

    卓锦书将她带下马,他也不急着解开她的穴道,只道要带她进去看看里面。

    只是不等他再抱起,楼之薇就猛地抽了腰间短刀,狠狠刺了过去。

    卓锦书显然没料到这个变故,站在原地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这一刀没有留情,瞄准的正是他的心脏。

    “殿下当心!”

    就在她快要刺中的时候,卓锦书终于反应过来,往旁边退开。

    冰冷的刀锋刺破他的衣袖,在手臂上留下一道血痕。

    “来、来来……来人啊!有刺客!”

    等老者反应过来,暗卫们早已经冲了出来,将楼之薇团团围住。

    卓锦书站在重重保护后,冷声道:“你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我早就说过,你最好弄死我,不然就算你是太子,我也一样剁碎了你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以后要绑人,最好还是等功夫牢靠了再说,不然偷鸡不成蚀把米,那多丢人。”

    楼之薇眉眼含笑,说出来的话却足以气死人。

    就在暗卫们磨刀霍霍准备拿下她的时候,卓锦书忽然道:“都下去。”

    众人一愣:“殿下?”

    “连本宫的命令都不听了吗?都下去!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是。”

    暗卫不敢真的退下,只能退开几步,避免她再忽然出手。

    卓锦书并未追究她刚刚的行为,伸手指了指她身后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父皇赏给你的那座别苑,一直没有人住,我前两天过来看,是积了些灰。”

    他顿了顿,又继续道:“不过我已经让人打扫出来了,又拨了三百个下人,你可以随意支使。秋天是香枫山最漂亮的时候,你若平日无事,可以来这里小住一阵。”

    言语间,尽是讨好和小心翼翼。

    仿佛是等着她回应般的,说完后,就静静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原来,这就是他绑架她的目的。

    楼之薇眉头越拧越紧。

    片刻过后,才收了短刀。

    卓锦书脸上泛起笑意,只是还不等完全笑出来,她就已经越过他,向相反的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至始至终,没有回过头去看上一眼。

    在擦肩而过的瞬间,他叫住她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就没什么要说的?”

    “哦,谢谢,不过,不需要。”

    冷漠的声音刺进他的胸膛,仿佛要将什么拉扯出来似的,疼得难受。

    他忽然伸手拉住她。

    “我道歉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什么?”

    “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这三个字似乎用尽了他全部的力气,放下了他所有的骄傲,也是他最后的底牌。

    楼之薇轻叹一声,拿开了他的手:“你对不起的,不是我。”

    那个人,已经不在了。

    这次终于没有人再追来。

    楼之薇不慌不忙的走在下山路上,神情惆怅。

    就在她抱怨为何包接不包送,管杀不管埋的时候,身后忽然传来一个清冷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怎么,后悔了?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