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330章 颠倒黑白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曾经的屈辱还历历在目。

    清音早就把楼之薇恨得牙牙痒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被算计,她又怎么会落到如今这个地步。

    她恨透了楼之薇,恨不得将她剥皮抽筋!

    只是这么想的时候她自然忘了。那个最初害人的,明明是她自己。

    如今这副模样,不过是自食其果罢了。

    话音刚落。慕容盼雪也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她步伐悠然,看到对面主仆二人也是一愣。

    “之薇?这么巧?”

    楼之薇淡笑点头:“见过郡主。”

    两人已经明争暗斗了无数次。却还是能在人前做出一副没心没肺的模样。不得不说这也是一种水平。

    可她们有这种水平,不代表自家丫鬟也有。

    清音冷嗤一声,道:“郡主别跟这种人说话。当心她身上的骚气污了您的眼。”

    “骚狐狸你说谁呢?”白虹怒道。

    “哼,自然是谁最……”说到一半,清音终于意识到不对。“贱人。你敢骂我!”

    “怎么能说是骂,我是在表扬你啊。听说太子大婚那日,你表现很突出?只是不知道究竟是如何个突出法。能否在此为我们表演一段?”

    清音最不愿人提起的就是这段旧事。如今被人红果果的羞辱。当即就红了眼眶。

    反观大胜的白虹,脸上都是得意之色。

    楼之薇越听越不对劲。到最后整个人都不好了。

    是她太污还是她家丫头被人带坏了?

    身为一个驰骋段子场的老司机,这个……真的很难让人不遐想啊。

    “丫头。你这些都是跟谁学的?”她的表情非常沉痛。

    白虹无辜的眨眨眼,笑得一脸天真。

    “阿剑喜欢去外面的小茶馆,这些都是他回来跟奴婢说的。”说着。她脸上又显得很遗憾,“不过每次奴婢细问的时候,他又神秘兮兮的不肯说,大小姐,那天你也去了的吧,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啊?”

    楼之薇没有回答这个问题,她只知道一点:她家丫头还未成年啊!楼剑,你死定了!

    几人话似乎根本没影响到慕容盼雪,她一如既往的高贵端庄。

    “不过是一条鲤鱼而已,给你们便是了,为何要如此羞辱清音?”她眼中都是责备和无奈。

    白虹气不过:“什么鲤鱼,明明是她先羞辱我家小姐的!”

    正好此时,另外三人也走上了甲板。

    卓锦书皱着眉,道:“哼,真是什么样的主子教出什么样奴婢,口无遮拦,蛮横无礼!”

    “哟,盼雪也来赏枫啊?”

    见了三人,慕容盼雪礼貌一笑:“香枫山红叶漫天,正好过来看看,没想到这么巧。”

    卓锦书目光一扫,就看到了那边的清音,面色顿时变得难看。

    就在他准备转身进去的时候,慕容盼雪忽然三两步过去提起木桶,道:“刚刚那位小姑娘看上了清音钓的鲤鱼,之薇又非要来讨,我就说不如让她们拿去?”

    顿时所有的目光落到主仆两人身上。

    “哼,本宫看她是跋扈惯了,连条鱼都要跟别人抢。”

    “别这么说,之薇性格率真,也不过是跟我开个玩笑罢了。是我见你们人多,正好能给你们加道菜。”

    话说到这个份上,谁仗势欺人便一目了然。

    卓锦书狠狠瞪了楼之薇一眼,道:“你真是一点都吃不得亏!这么狂妄的性子,总有天会让你吃亏。”

    楼之薇莫名其妙的被泼了满身的黑水,非但不生气,还摊了摊手,一副你能奈我何的模样。

    简直欠揍到极致。

    她带着白虹打算走,却听慕容盼雪无奈道:“之薇如不嫌弃,还请接下这鲤鱼。”

    言辞中似有讨好之意。

    分明是在颠倒黑白,却又说得情真意切。

    白虹气得鱼竿都快捏碎了,死死咬着嘴唇,却不敢发难。

    或许是觉得这样下去实在太过浪费时间,楼之薇忽然伸手拿过鱼竿,朝那边递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哎呀,郡主盛情难却,不如就将桶挂在这鱼竿上吧?”

    就在说这句话的时候,慕容盼雪眼中闪过一抹微光。

    她浅浅一笑,伸手将木桶挂在鱼竿上。

    然而也不知道究竟是一个收得太快,还是一个没来得及放稳,在楼之薇收手的刹那,慕容盼雪连人带通被拉出了甲板。

    “咚”的一声落到了湖里。

    “郡主!”清音当即叫起来,“救命啊,杀人了!”

    她惊声尖叫,声音几乎刺破每个人的耳膜。

    两边的人马听到动静,纷纷冲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清音哭诉:“楼小姐你好狠的心肠!郡主好心向你示好,你竟用如此歹毒的法子来害她!”

    说话间,慕容盼雪还在水中扑腾着。

    索性卓倾羽这边还带着侍卫,三两下便下去将她捞了起来。

    只是她的秋衣已经被湖水打湿,勾勒出她的玲珑有致。

    众侍卫看得心猿意马,纷纷挪开视线。

    可那视线挪开没多久,又不由自主的飘了回来。

    慕容盼雪似乎全然没有注意到众人的眼神,只是一个劲的咳着,眼眶发红。

    “你真是永远都改不了这恶毒的本质,”卓锦书看起来气极,“盼雪一片好意,你却这么欺负她!”

    不是要害死她,而是欺负她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没注意到这微末的区别,而慕容盼雪却僵了僵。

    楼之薇耸耸肩:“我哪知道郡主这么身娇体软易推倒,简直比你家那位太子妃还要柔弱。”

    他一顿。

    “明明是你故意将郡主拉到湖里的,现在居然还要狡辩!”

    清音不知道什么时候也到了这边的画舫上,看着自家主子这副模样,她心疼得直掉掉眼泪。

    安慰了片刻,才看向卓君离道:“王爷,郡主体弱,受不得凉,能否借您身上外袍一用?”

    放眼望去,也只有卓君离这个“病号”常年披了件外裳,也难怪清音直接将主意打在他身上。

    说完这话,也不等他同意,她上去扯过他的外袍,迅速的裹在了慕容盼雪身上。

    清淡的药香瞬间袭来,让那张苍白的脸多了几分红晕。

    “多谢……”死里逃生,她声音难免虚弱。

    “外面风大,进去歇着吧。”

    默默当了许久的空气,卓君离终于还是开口了。

    慕容盼雪却摇头,道:“我想回去,君离,你能送我回去吗?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