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328章 香枫山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楼之薇愣了一下,道:“你来干什么?”

    今天这贵客真是一个接着一个,但是她哪一个都不想见。

    只是还不等她开口。卓倾羽就跑过来坐到旁边,顺手捞走一块糕点塞进嘴里。

    “哎,许久没来。小楼家的糕点还是一如既往的好吃。”他脸上都是满足的表情,可眉宇间却有些憔悴。

    当时楼之薇是在他地盘上出的事。那腹黑人前什么都没说。背地里差点没给他整掉一层皮来。

    这几日他总算是明白了,腹黑若真心要报复社会,除了抱着大腿求原谅之外。根本别无他法。

    怪只怪他当时没有跟刑部的人勾兑好,所以这个锅也只有自己含泪背着。

    想着,卓倾羽又拿了块糕点往自己嘴里塞。感叹道:“还是小楼好啊。”

    那个腹黑太可怕了。简直不能愉快的玩耍。

    楼之薇白了他眼,继续看自己的书。

    对于这种二货,直接选择性无视。不用跟他一般见识。

    两人一个死皮赖脸。一个淡然应对。看起来竟有几分说不清道不明的默契。

    卓锦书看着两人,心里忽然有了一个猜测。

    “七弟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“她肚子里的孩子……是你的?”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突如一语惊天雷。卓倾羽瞬间外焦里嫩。

    他满嘴的糕点还没来得及咽下,就尽数喷了出来。

    幸好楼之薇眼疾手快。迅速避到了安全地带。

    “啧,真不卫生。”

    她将手里的书册检查了一番,确定没有沾上他的口水。

    卓倾羽很冤枉。

    “皇兄误会了。我……咳咳,我没有那个福分。”他笑得狗腿,心中却已经泪流成河。

    明明不是自己的事情,为什么受伤的总是他。

    卓锦书皱眉,道:“那你为何说,这个孩子让父皇母后都很高兴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这个,皇兄还是自己问小楼吧。”说着,便把锅丢给了楼之薇。

    哪想人家根本不接,直接转身就要进屋。

    卓倾羽一看,这还得了。

    完不成腹黑交给他的任务,他可是会掉层皮的啊!

    当即也再不去管卓锦书,三两步蹦到她面前,拦住了她的去路。

    “小楼啊,你要去哪里呀?”

    他脸上带着怪叔叔的迷之微笑。

    楼之薇无语:“我肯你们还有不少话要说,不如就将这院子让给你们,你们慢慢聊,我回避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诶别别别,其实本王也没有什么要跟皇兄说的。”他甩开扇子,“你看今天风和日丽,待在院子里确实不是什么明智之举,不如跟本王出去逛逛吧?”

    话虽这么说着,他却丝毫没有给楼之薇拒绝的机会,拉着她的袖子就开始往外走。

    楼之薇本没有这么多闲工夫陪他过家家,刚准备抚开他的手,就见卓锦书走过来要拦人。

    两害相权取其轻。

    相比于卓锦书这渣男,她还是觉得卓倾羽这个逗比顺眼些。

    所以当即就做出了决定。

    马车一路行到目的地,掀开车帘一看,碧波滔滔,红枫如画,当真是少有的美景。

    只是周围空旷寂寥,一看就不是寻常百姓来得了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小楼,这里漂亮吧?出来一趟不后悔吧?”卓倾羽骑在一匹白马上,眉飞色舞,神采飞扬。

    “这里是私家园林?”

    “不愧是小楼,够敏锐!不过这可不是什么私家园林,而是地地道道的皇家园林,香枫山!寻常人想来都来不了。”

    楼之薇撇了撇嘴。

    正准备开口,进听到身后传来阵阵铁蹄疾驰的声音。

    转头一看,卓锦书正骑着黑马疾驰而来。

    那马通体黑色,只有额前和四蹄有纯白的毛,一看就很名贵。

    “啧啧,皇兄竟然把他的御风都拿出来了,难怪能这么快就追上来。”

    楼之薇默默扫了眼急速靠近那人,转头坐回车里,但求眼不见心不烦。

    她期待这人还有那么点眼力劲,别来招惹她。

    但理想很丰满,现实很骨感。

    卓锦书一路疾驰而来,正好在两人的马车旁停下。

    他目光无意的扫过马车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呵呵呵,真是太巧了,刚刚才见了皇兄,这会儿又见着了。”

    “本宫是追着你们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卓倾羽本来还想打着哈哈客套几句,哪知道对方直接开门见山了。

    也不管周围的尴尬气氛,卓锦书直接道:“今日风和日丽,本宫跟你们一起去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卓倾羽下意识的甩开扇子,眼睛骨碌碌的转了几圈。

    那人只说让他把楼之薇带过去,似乎没有说不能带其他人。

    如果把卓锦书也带去,那岂不是能看到更精彩的一幕?何乐而不为啊!

    于是唯恐天下不乱的某人就欣欣然的答应了,并开始坐等一场好戏。

    楼之薇坐在马车里,脸都拉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看来有些人是皮痒了,欠抽呢?”

    悠悠的声音从马车里传出来,卓倾羽打了个冷战。

    但俗话说得好,不知荣辱不能成人,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,作不了大死看不上好戏。

    凡事,都是要有牺牲滴!

    白虹默默看了眼自家小姐的脸色,默默为他点上一根蜡烛。

    登上画舫,还不等人掀开竹帘进去,就听到里面传来阵阵轻柔的琴声。

    小厮撩起竹帘。

    里面一袭白衣慵懒的坐着,他指尖随意而动,琴音流觞。

    楼之薇冷笑一声,只道:果然。

    唯有卓锦书吃惊道:“咦,皇兄也在?”

    “三弟。”

    卓君离淡淡点了点头,似乎对他的出现并不意外,也或许他本无足轻重,所以不值得引起什么注意。

    只有某个看热闹的,恬不知耻摇着扇子道:“今天恰逢大家赏脸,本王请客,随便吃喝!”

    听罢,卓君离难得多看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眸中闪着莫名的光,给人一种说不出来的压迫感。

    卓倾羽下意识的退了两步,躲到楼之薇身后。

    结果她抬脚就走到最远的地方坐着,再次将他暴露在眼刀的洗礼下。

    片刻的欲哭无泪之后,他也只能安安分分的躲到远处去。

    卓锦书的眼神在几人中间飘来飘去,最后落到那个白衣人影身上。

    “皇兄,之薇肚子里的孩子,莫非是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是!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