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327章 孩子究竟是谁的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卓君离被她震得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筷子一松,终是落了地。

    楼之薇却不管他,绕过桌子就要走。

    他反应过来想追上去。只是刚站起来就见眼前白光一闪。

    铁梨木的桌子被横砍成两截,上面的盘子叮叮当当的落了一地,摔得粉碎。

    楼之薇手上拿着短刀。眼中只有冰冷。

    “再往前一步,我就剁碎了你。”

    白虹清容听到动静。也冲了进来。

    两人看到一地的狼藉均是一愣。

    “大小姐。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清容无语的翻个白眼:“你哪只眼睛看到她有事了?明明是她手上拿着刀好吗!”

    两人还在斗嘴,楼之薇直接跨过门就走了,连个多余的目光都没留下。

    白虹愣了愣。也只有屁颠屁颠的跟上。

    “王爷,这是怎么了?”清容震惊的看着地上。

    进门的时候还好好的,怎么才这么一会儿的时间。就弄成这样了?

    女人的心思果然难以捉摸。

    卓君离默了许久。才无奈道:“大概,闯了个大祸。”

    这边楼之薇一路怒驰回府,关上房门就没有再出来。也不知道在里面干什么。

    下午出来打了一下豆豆。又回房去呆着了。

    余光中瞟道院子里那些红漆木箱。她忽然叫了声:“阿飞。”

    楼飞转瞬出现在院落中。

    “属下在。”

    “带着人把那些箱子抬去贤王府,转告他。那么精贵的王爷,本小姐伺候不起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见他不会说话。楼剑只能跑出来,贱兮兮的赔笑道:“大小姐,你看这些箱子当时抬过来的时候都动用了上百人。咱们这十几个人,恐怕……”

    楼之薇淡淡瞄了他一眼:“既然如此,那你嫁过去吧?”

    目光过处,尽是锋芒。

    楼剑打了个寒颤。

    “呃,这……属下知错、属下知错,属下这就去办。”

    吩咐完了,她才转身回了房间。

    “你说,大小姐究竟是怎么了?”楼剑戳了戳一边的白虹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啊,她跟王爷在房间里,后来我再进去就是这个样子了。”

    楼剑听罢,恍然大悟:“那……王爷应该是对大小姐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情吧。”

    白虹却听不懂,天真道:“什么十恶不赦的事情?”

    “比如……嘿嘿嘿,你还小,不懂。”他笑得贱兮兮。

    话音刚落,一把短刀就破窗而出,堪堪贴着他的面门飞过去。

    楼剑腿肚子一颤,差点就当场尿出来,只能连连告饶。

    大小姐的怒火他也是见识过的。

    现在提王爷,不是吃饱了撑着,找死吗!

    所以那天之后,没有人敢提卓君离的名字,众人甚至连白衣都不敢穿,每天过得战战兢兢,小心翼翼。

    奇怪的是,楼之薇这几天都不磨刀了。

    没事就打豆豆,美其名曰舒筋活络,以备不时之需。

    这样的日子过了两天,侯府迎来了位贵客。

    可是楼之薇却不怎么想见到他。

    卓锦书一身紫袍站在院中,双目赤红,身上还带着浓郁的酒气。

    “太子殿下为何隔三差五的就往我这里跑,也不怕旁人说三道四吗?”她手上端了碗新茶,面前摊了本书。

    听了这话,卓锦书只冷笑道:“说三道四?你若真是怕人说道,为何还会做出这么不知廉耻的事情!”

    他声音沙哑,神色癫狂。

    楼之薇显然没有明白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事到如今你还敢狡辩?现在墨京城谁不知道,定远侯府的楼大小姐还没成亲,就被人搞、大、了、肚、子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似乎是故意想羞辱她,说到最后的时候,他故意将语速放得很慢,让每一个字都掷地有声。

    楼之薇听罢,无声一笑。

    他不提,她还差点把这茬给忘了。

    现在的她还背着个“孕妇”的标签。

    之所以能从刑部的大牢里出来,一定是因为这“孩子”的爹身份不一般吧。

    几个月后她肚子要是大不起来,要么是欺君之罪,要么就是谋害皇孙,哪一条都能让她死得连骨头渣都不剩。

    那只大尾巴狼,给她挖了个大坑啊。

    就在楼之薇默默又在卓君离头上记了一笔的时候,她也不知道,他原本的计划是先解决了当前的难题,再娶回家赶紧造个小人。

    原则上这并不冲突。

    可他却忘了七杀这个不定时炸弹。

    就是这个小小的疏忽,让局面一下变得复杂起来。

    肚子里的那个根本不存在的孩子,也成了悬在楼之薇头上的一把利剑。

    如今卓锦书上门兴师问罪,她才恍然想起这茬。

    “怎么,被说到痛处,无言反驳了?枉你自诩冰清玉洁,原来也是个人尽可夫的贱人!”

    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生这么大的气。

    只要一想到她要为另外的男人生儿育女,他胸中就郁结了一团火,时刻要喷薄而出。

    他……他甚至恨不得将那个男人一刀一刀剁碎!

    而楼之薇却是神情淡漠。

    她伸出两指捻起书页,翻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瞧殿下这话说的,你我早已毫无瓜葛,孩子是谁的,又关你什么事呢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天色不早,丫头,送客。”她面无表情的下了逐客令。

    白虹闻言上前。

    卓锦书却丝毫未动。

    他的眼神狠狠在她脸上剜了一遍,才从袖口中摸出个牛皮纸包,毫不客气的丢到她面前。

    楼之薇一顿。

    “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“本宫让许太医开的,有孕女子用后,即刻滑胎。”

    “滑胎?”楼之薇挑了挑眉。

    “此药用后,有孕者滑胎,无孕者便会来癸水,平日里也用来给月信不准的女子调理身体,是对母体伤害最小的滑胎药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太子好意,只是这玩意儿我恐怕用不到。”楼之薇拿起来看了片刻,无语的将药放到了一边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卓锦书气结,“你难道真想把这个孽障生下来?做出这种违背伦常的事情,以后世人会如何看待你,如何看待这个孩子!你真想一辈子活在世人的唾弃中吗!”

    “诶,皇兄者话说得就不对了。这孩子来得如此及时,父皇母后高兴都来不及,怎么会怪罪小楼呢?”

    说话间,忽然有人声飘过来。

    转头一看,那院门口吊儿郎当的摇着扇子的,不是卓倾羽是谁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