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326章 就是个大骗子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这几天七杀每天都来。

    楼之薇也都拿着些各式各样的书问他,有些他倒背如流,却也有不擅长的东西。比如谋略纵横之术。

    不过每次他都有好好讨回自己的“报酬”。

    每每到月色高悬,才不餍足的离去。

    可是不餍足也没有办法,谁让楼之薇刀都拔出来了呢。

    要是他再敢有什么其他的想法。估计他的兄弟就要危险了。

    没有了兄弟,如何带给她下半生的幸福?

    不能在这里折戟。

    这样的日子持续了五天。

    后来几天七杀没有再来。楼之薇却得到了一个消息。她那花样作死的妹妹要嫁人了。

    赵侍郎府上派了个轿子来,以侍妾之礼将她抬了回去。

    所谓的侍妾之礼,就是什么聘礼都没有。直接一顶轿子了事。

    看到这阵仗的时候,柳氏差点没两眼一翻晕过去。

    楼若兰本也哭着闹着不愿意嫁,结果赵侍郎家的轿子真就走了。一点犹豫都没有。

    柳氏一看这还得了。只能先把女儿送上去,又吩咐人准备了不少陪嫁,勉强撑了个场面。

    采薇阁里。白虹叽叽喳喳的将这些见闻摆出来的时候。楼之薇只是淡淡的听着。

    手边摆着贤王府今早送过来的帖子。上面写着邀约云雀楼一见。

    白虹好不容易说完,喝了口水。转眼看到桌上的帖子。

    “大小姐,需要奴婢去拿火折子来吗?”

    她记得贤王府递过来的帖子都是烧了的。这段时间都是这个流程。

    楼之薇没有立即答话,纤细的手指有一下没一下的点着桌面。

    过了阵,才道:“收拾一下。我要去趟云雀楼。”

    撂下了这句话,她不慌不忙的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啊?”白虹反应了片刻,才颠颠的跟上,“大小姐,大小姐!等等奴婢啊!”

    马车行到云雀楼的时候,清容已经在门口候着了。

    楼之薇来的时候正好是午时的饭点,云雀楼里依旧人山人海,生意如日中天。

    见她来了,清容便过来将她迎上了二楼。

    推开门,卓君离端端在桌前坐着。

    一袭月白色锦袍,墨发如瀑。

    见她进来,他浅浅一笑,如三月春风。

    “来了?”

    楼之薇扫了眼他身前的菜,清蒸鲈鱼,红烧鱼排,蒸桂花鱼唇,鱼翅粉丝汤……

    “怎么全是鱼?”

    面对她的疑惑,清容解释道:“王爷听说楼大小姐喜欢吃鱼,就把云雀楼里带鱼字的菜都点了一遍。”

    言下之意,王爷之心意,苍天可见呐。

    楼之薇无语。

    “站在门口做什么?过来。”卓君离淡笑着冲她招了招手。

    清容和白虹识趣的退下,还贴心的为两人带上了房门。

    房间里。

    楼之薇向他走过去。

    “楼若兰的事办得这么快,你插手了?”

    他笑了笑,如实道:“我也觉得她跟赵侍郎家的公子,挺般配的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他将一块理好了刺得鱼肉放在她碗里,动作极其自然,仿佛已经为她做过千百次。

    两人有一句每一句的聊着,没人提起之前在刑部那段不愉快的经历,仿佛那件事从未发生过。

    卓君离只是帮着她理鱼刺,楼之薇也就专心吃着。

    等到差不多吃饱了,她才状若无意的道:“这几天都去哪儿了,怎么没来了?”

    他手下一顿,眼中闪过迷茫: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们前几天不是约好巳时相见吗,怎么忘了?”

    她看向他,脸上云淡风轻。

    卓君离也想回应一个淡淡的笑意,只是当看向她的眼睛时,却怎么都笑不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你果然不记得。”

    楼之薇放下筷子,样子丝毫不显得吃惊。

    他心中忽然腾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。

    “你在……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七杀说,他就是你。”

    直到这话出口,卓君离手中的筷子一顿,心中已是惊涛骇浪。

    她知道了?

    七杀亲口告诉她的?

    他心中惊了片刻,心中迅速有了计较。

    楼之薇一直静静看着他,将他的一举一动都看在眼里。

    在他准备开口的时候,她淡淡道:“怎么,又想出什么法子来诓骗我了吗?”

    相处了这么久,要是对他连这点了解都没有,那她基本就可以跟自己的智商告别了。

    卓君离背上难得起了层冷汗,面上却看不出什么端倪。

    她不会发现的。

    他身上这种荒谬的情况,就算是亲口说出来都不见得有人会信,她自然也一样。

    整理好了情绪,他才淡淡道:“你误会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楼之薇尾音上扬,带着莫名的危险。

    他却丝毫不惧,继续道:“我用七杀这个身份,就是为了掩人耳目,所以……”

    “所以,到了如今你仍然在骗我啊。”

    她长叹一声,冷静的打断他的话。

    他从不跟她说实话。

    哪怕谎言被揭穿,也只是想着用更多的谎言来掩盖。

    一个又一个的谎言叠加起来,她忽然发觉,这个男人似乎从未对她说过自己的事情。

    她对他的了解,没有从前,自然也就没有以后。

    卓君离无意识的捏紧了筷子。

    楼之薇轻叹一声,拿起筷子往他碗里夹菜。

    他却始终没有下筷。

    她在等他坦白。

    可是这种事情又该如何坦白,又该如何让她相信?

    第一次,他被人逼得无计可施。

    但他依旧没有放弃,脑中依旧在想避重就轻的法子。

    许久,他才道:“薇薇,我确有不得已的苦衷,只是如今大局未定,还不能一五一十的告诉你,再给我些时间,好吗?”

    他的声音温柔如水,楼之薇心中却已经冰冷一片。

    “大局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想,夺嫡吗?”

    所以他接近她,对她好,甚至帮她扳倒卓锦书。

    原来这一切都是计划好的。

    他的目标,是……帝位?

    卓君离放下筷子,抬头看向她。

    沉静的眸中带着坚定和真诚:“我对你的心意,都是真的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你也没有骗我,是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是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最后问你一次,你是不是七杀?”

    卓君离顿了顿,当即道:“是。”

    听了这话,楼之薇忽然站了起来,笑道:“你看,你最终还是选择了骗我。”

    “薇薇?”

    “他是他,你是你,你们从来就不是一个人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卓君离,你就是个大骗子!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