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325章 道理她都懂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这一场主动权的争夺战,持续了很久,直到明月高悬。

    最后还是在某人感觉自己快要脱缰的时候。主动退出了房间。

    他很明白,再这么下去,可就要出事了。

    只是七杀一味按捺着自己的冲动。却没有看到楼某人手上隐隐闪动的刀光。

    如果他真要脱缰的话,鹿死谁手恐怕还不一定。

    但可以肯定的是。他做了一个正确的选择。

    活着总是好的。

    “我明天再来。”

    他撂下句话。便转身消失在夜色中。

    只是那背影总让人觉得有些匆忙。

    楼之薇撇了撇嘴,将刀入鞘。

    就在她转身准备进屋的时候,余光忽然瞥见一个鬼祟的人影。

    从形状来看。应该是个女人。

    再从发髻的形状和今天穿的那身衣服,应该是白虹无疑了。

    楼之薇眉梢挑了挑,心道这小丫头大半夜不睡觉。鬼鬼祟祟的干什么呢?

    心里这么想着。脚下就跟了过去。

    白虹大概很紧张,一路上都小心翼翼的,不让人发现。

    无奈楼之薇是个搞侦查的好手。

    她远远的跟着。终于在花园里一棵老榕树下看到了另一人影。

    楼某人瞬间有种捉奸的曼妙和刺激感。

    那人一身黑衣。脸上也蒙了黑巾。看不清容貌。只是那身打扮,怎么看都是紫薇宫的没跑。

    由于离得远。她根本听不清两人的对话。

    但是白虹那又急有气的模样,怎么看都带着些娇羞的味道。

    虽然看不清脸。楼之薇也已经猜到了他的身份。

    这孤云是要变着法来拱她家的白菜啊!

    有那么一瞬间,楼之薇是难过的。

    因为她终于也感受了遍辛辛苦苦种出来的好白菜被猪拱的感觉……

    不,她家这颗白菜还没长好呢!

    “难怪她对楼飞没有反应。原来是心里早就有了别人。”楼之薇喃喃自语,忽然又有点同情楼飞。

    敌方居然狡诈的使用了两个身份,一下把自己的胜率提高到了三分之二!

    这是作弊啊有木有!

    楼之薇自认没有什么反社会人格,也不是个喜欢棒打鸳鸯的人。

    作为从二十一世纪过来的新新人类,恋爱自由嘛。

    这么想着的时候,楼某人的短刀已经出了鞘,飞身就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道理她都懂!

    但是人还是要揍的!

    这边孤云刚刚把桂花糕递到白虹嘴边,就感到一股凛然杀气。

    他下意识的掷出飞刀,却被早有准备的楼之薇挡了下来。

    看清来人之后他也是一愣:“楼大小姐……”

    “左护法好久不见,可愿与我过上两招?”

    楼之薇嘴上虽这么说着,手上却一点没留情面,招招奇狠。

    孤云反应不及,转眼就见了红。

    “楼大小姐?”

    他只当她是在宫主那里受了什么气,现在往他身上撒了。

    楼之薇却冷声道:“若连我都打不赢,我凭什么相信你以后能照顾好她?”

    孤云本来只是一味闪躲,听了这话忽然愣了瞬。

    他迅速明白过来,正打算认真对待,面前却忽然闪过一抹白影。

    “不许伤害大小姐!你敢出手我就再也不理你了!”

    孤云:……

    月色懒洋洋的在三人身上洒下了层薄光,悠悠的带着些凉意。

    片刻的沉默之后,楼之薇收了短刀,没头没脑的道了句:“嫁出去的女儿,泼出去的水啊。”

    说完也走了,没再去看两人的表情。

    走出花园的时候,她忽然道:“你也看到了,放弃吧。”

    黑暗中沉默了片刻,才道:“……多谢大小姐,属下明白。”

    她本是想为楼飞讨个公道,但是感情这种事情,又哪里有什么公道。

    白虹不让他出手,即是在保护楼之薇,不也是在护着他么。

    “不过对方明显恶意作弊,你放心,他会自食恶果的。”

    撂下这句话,楼之薇就翩翩的走了。

    楼飞在黑暗中无语。

    刚刚她那个表情,怎么看都是要搞事情啊。

    第二天,七杀如约而来。

    不是干练的夜行衣,黑色的常服低调且华贵。

    他大摇大摆的走进房间,正好看到楼之薇正在素手燃香。

    一头青丝如瀑而下,眼中流波万种,美艳不可方物。

    他窒了瞬,便大步向她走去。

    “等久了?”

    说话间,手已经圈住了她的细腰。

    楼之薇顿了顿,不动声色的抽身出来,道:“来得正好,我昨天看书的时候遇到几个问题,你能不能帮我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看书?”

    “怎么,我就只能当个草包,不能增长一下见识?”

    “……当然可以。”

    七杀忽然想到,这么久以来,两人见面三秒之内必然动手。

    她上一次这么和颜悦色,还是在鬼谷的时候……

    想到这里,他忽然一个激灵,整个人都僵了僵。

    楼之薇却像没看见似的,从床头拿了本书出来,指着一处道:“你看,这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她拿的是本兵器谱,上面有几个没见过的武器。

    七杀匆匆瞄了眼,张口就答,十分熟练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他放下心来,手也开始不老实,一双铁臂将她圈在怀里,下巴抵在她额头。

    楼之薇挣扎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你要是再挣扎,我可不知道会做出什么事。”他淡定的声音在她头上响起。

    只是这声音听起来,还是带了些压抑。

    楼之薇默了片刻,对他自我折磨这件事暂不表态。

    只是这个动作让属于他的气息将她完全包围,随着修长的指尖在书页上挪移,旖旎的气氛也开始渐渐发酵。

    “好了,我明白了,你可以放开我了。”

    七杀忽然挑眉一笑:“嗯?吃干抹净就准备拍拍屁股走人了?”

    本来应该是中怨妇的语气,可是从他嘴里说出来,却邪魅勾人,还带着莫名的危机感。

    楼之薇无语。

    “我什么时候吃干抹净了,我吃什么了?”

    他们明明是很纯洁的在交流学术问题,为什么从他嘴里说出来总是会变个味!

    哪想听了这话,他却道:“那就现在吃。”

    说完也不给她反应的时间,直接就俯了下来。

    没有温柔的纠缠,两人的吻永远充满了争斗的色彩。

    偏偏都是不肯服输的性格,偏偏都是想占据上风的执着。

    七杀忽然悲催的发现,在她这里,他真的连分毫的理智都保持不了。

    “简直是个要命的妖精。”

    他箍着她,声音有些低哑,呼吸也变得急促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