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44章 酒杯上的毒药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“什么?”楼之薇一脸懵逼的掏了掏自己的耳朵。

    她觉得自己可能撞邪了,要不然就是卓锦书撞邪了,不然为什么她一个字都听不懂。

    卓锦书见她不说话。心中烦躁更胜,怒道:“回答本宫!”

    “我说你没事吧,有病吃药没病睡觉啊。没事来我这里发什么疯,慢走不送。”楼之薇被他蛮不讲理的话搞得火大。立马下了逐客令。

    “少在这里装模作样!那日宴会回去之后。云璃就发热不止,现在还在病榻上缠绵,你有何话说?”

    卓锦书的喝问让楼之薇心头一凛。脸上却不动声色。

    “那公主的身子真是太弱了,殿下更要细心呵护,日日守在她病榻前才是。怎么今天还有空往我这里跑了?”

    看她如此不见棺材不掉泪。卓锦书最后的耐性也消耗殆尽。

    他伸手从袖子里拿出一个酒杯,楼之薇眼尖,一眼就看出了那是当日云璃给她敬酒时她用的那个杯子。

    那杯子的杯口上有一个半月形的缺口。她至今记忆犹新。

    可是她不明白的是。这杯子怎么会到了卓锦书手里。而这又跟云璃发热不退有什么关系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?”她装懵道。

    卓锦书却不上当,冷声道:“少在这里装蒜。这就是当日你跟云璃喝酒时她用的杯子!”

    云璃用的?

    听到这句话,她终于将所有的事情连接起来。心底更是一片冷然。

    “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。”她淡笑着道。

    “太医已经验过,这杯口上被人涂了能让人发热的药!楼之薇,本宫以前只当你是不懂事。没想到你竟然恶毒到这种程度!”

    卓锦书的喝问声声在耳,楼之薇却不以为然,“我要真像你说得那样容不下她,那这杯子上涂的就不是什么让人发热的药,而是一击致命的——砒、霜。”

    说到“砒霜”两个字的时候,她的语气故意加重,卓锦书脸都黑了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这个毒妇!”

    卓锦书怒极,一掌击过来,却被楼之薇轻易挡下。

    “殿下最近身体虚了不少啊,这掌力跟上一次比起来,差得太远。”

    她说的,自然是长乐宫前的那一掌。

    “哼,当日本宫饶你一命,没想到你竟然如此不知好歹!”

    楼之薇冷笑,“饶我?你扪心自问,那一掌可留了半点情面?我如今能站在这里,不是因为你的手下留情,而是因为老子命硬!”

    卓锦书哑口无言。

    “我无心招惹你们,所以你们也别来惹我,否则,必百倍还之!”

    “那你为何给她下毒?!”

    “当时宴上每个人的杯子都是一样的,你怎么能证明这就是她喝过的,说不定这杯子是我喝过的呢?”

    “满口胡言,若是你的,你怎么还这么活蹦乱跳。”

    “我呸,那照你这话,我是应该要死不活的躺在床上?还是说我现在应该躺在坟里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怎么变得这么喜欢呈口舌之快?”

    “这怎么能叫做是成口舌之快呢,人家都诬陷到我头上来了,难道要我保持沉默,乖乖的被人嫁祸吗?”

    “一派胡言,璃儿说那个杯子上有一个半月形的缺口,你还有什么要狡辩的?”卓锦书将缺口对准她。

    楼之薇耸耸肩。

    “说到底,你心里既然已经认定了我是凶手,又何必假惺惺的来问罪?直接一道懿旨,让大内侍卫将我抓了去不就解决了。不过恕我多说一句,区区发热,证据又不足,恐怕治不了我的罪呢。”招牌式的欠扁笑容出现在楼之薇脸上。

    卓锦书被她满身的桀骜气得不轻,怒道:“你当真以为本宫不敢动你?”

    “只要能拿出确凿证据,你当然可以批捕我,不过问题就在,你有证据吗?”

    卓锦书沉默片刻,忽然啪的一声将酒杯扔到她脚边,顷刻间摔得粉碎。

    她却佯装惊讶的捧住脸,道:“哎呀,太子殿下怎么把这么重要的证物给砸掉了,这样可就没证据抓我到大理寺去问罪了呢。”

    “楼之薇,我最后一次警告你,不要再打云璃的主意。若再有下一次,我一定会让你生不如死!”

    听了这样的威胁,楼之薇只是弯腰捡起一片就被碎片,慢悠悠的道:“是么,那真是让人有些期待呢。”

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“殿下还是快些回去吧,只怕云璃公主醒了见不到你,会病得更重呢。”楼之薇意有所指。

    卓锦书确实是被她气得急了,扭头就走,再没有多说一个字。

    等他走远了,她不急不慢的将碎片捡到手绢里包起来,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。

    白虹趴在院外听了老半天的墙角,急得都要挠墙了,才终于见卓锦书气冲冲的离去。

    她想也不想,立马冲进去,急道:“大小姐你没事吧,太子殿下没把你怎么样吧?”

    彼时楼之薇正在研究那个碎掉的酒杯,见她来了,索性把东西一包,递过去道:“来得正好,把这个给济大夫送过去,让他看看杯口上涂的究竟是什么药,有什么用。”

    “咦,这个酒杯不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别问,只管拿给他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白虹虽然还是很疑惑,但是对于楼之薇的话却从来不疑有他。

    只是不知道是济舒年纪大了效率低,还是那药的成分是在太过复杂,居然一连好几天都没来个回复。

    楼之薇又正好在百无聊赖中发现了打马吊的乐趣,一连好几天拉着白虹和另外两个丫鬟凑角,天天大杀四方,赢了好几吊钱,瞬间就把药的事情忘在了脑后。

    当济舒拿着自己的研究成果乐呵呵的找到她时,楼之薇刚好做了手清一色。

    济舒:……

    “哎呀,济老大夫!”

    楼之薇眼尖的看到他越来越差的脸色,赶紧吆喝着其他人把东西收了。

    等白虹带着另外两人下去,她才问:“可是研究出什么了。”

    济舒默默看了一眼空荡荡的牌桌,才道:“回大小姐,那杯子上涂的是葛草,京城周围很多高山野岭都能找到。不过这下毒的手法倒挺有意思,以前老夫跟着大将军四处打仗的时候,倒也遇到过一个喜欢在杯沿上涂毒的人。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