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320章 真相大白?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张三李四一个在她左边,一个在她右边,叽叽喳喳的念叨着。简直堪比立体环绕音。

    楼之薇被他们磨得没有办法,只能随口胡诌了一个门牌号出来。

    终于,整个世界安静了。

    解决了这两个活宝。她转身爬到草席上和衣而睡,仿佛刚刚那件事情并没有对她产生多大影响。

    张三李四面面相觑。相顾无言。

    过了片刻。沉稳的呼吸声微微响起。

    “我说,刚刚那门牌号你记住了吗?”张三压低了声音问那边的李四。

    不久后,对面传来同样压抑的声音:“记住啦。城东庆街十九号,门最大的那个。”

    “好嘞,等我俩出去。非好好教训那兔崽子!”张三说着说着。声音就大了些。

    李四低声呵斥:“你小声点,别扰了小姑娘休息!她现在这身子需要好生将养!”

    楼之薇只觉得半梦半醒间有细微的声音,却没听清楚具体是什么。

    此时的城东庆街十九号。守门的侍卫无聊的打了个呵欠。

    旁边用手肘撞了他一下。道:“怎么着。无聊了?”

    侍卫叹了声,道:“哎。这好一段时间没见着楼大小姐了,总觉得哪里不得劲儿啊。”

    “我看你就是被虐上了瘾。没人杀气腾腾的破门而入了,你就寂寞空虚冷了是不?”

    侍卫窘迫:“我这不也是关心嘛。”

    “等着吧,听说王爷进宫了。楼大小姐应该很快就会没事的。”

    “诶,你说楼大小姐以后要真成了王妃,会不会天天欺负王爷啊?”

    “这个嘛……难说唷!”

    刑部牢房。

    慕容盼雪走了之后,楼之薇转头就睡。

    睡得天昏地暗,不知今夕何夕。

    她自持睡功了得,张三李四却更加肯定了这是怀孕初期女人的状态,暗地里又把城东庆街十九号那个负心汉骂了个狗血淋头,发誓出去以后一定要好好教训他。

    楼之薇最后还是被请起来的。

    睁开眼,牢门大开,刑部尚书高籍站在门口,旁边是赵钰。

    “这些日子委屈县主了。”开口的是赵钰尖细的声音。

    楼之薇眼睛转了转,没弄明白是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按理她背了这么一个黑锅,这县主的头衔应该是早就没有了。

    可现在看众人的态度,似乎另有什么猫腻?

    “呵呵,今儿个是吹了什么风,怎么赵公公亲自来了?”

    赵钰一笑,道:“县主现在是千金之躯,自然马虎不得,是以陛下让奴才来请县主回府将养着。”

    他满是褶皱的脸恭敬且谄媚,看得楼之薇一头雾水。

    皇命都已经下来了,只要是她的要求,必须要有求必应,有问必答。

    楼之薇是因为什么原因进的刑部,众人都是知道的。

    现在这么大的阵仗让她出来,甚至还派出了皇上身边的赵公公,那她肚子里的那个,只怕是……

    众人心知肚明,却不敢多说。

    还是赵钰道:“之前那事纯属无稽之谈,如今谣言已经澄清,污蔑你的庸医也已经被处置了,现在真相大白,奴才这是特地来请县主回侯府的。”

    几日牢狱生活下来,楼某人却是清瘦了不少,原本莹白的小脸也多了些青白,艳丽的红衣也多了些污垢。

    可面对门外众人的三催四请,她只是淡然的盘坐在草席上,没有其他动作。

    “县主……可是还有什么吩咐?”

    她黑曜石般的明眸转了转,忽然落到脚边的空碗上。

    “我觉得这刑部的伙食,太差了。”

    高籍站在门口,深秋的天气,背上却起了层汗。

    无奈赵钰在这里,上面又下了命令,他只能郁闷的道:“县主提点的是,下官定会让人改进。”

    楼之薇没有再说什么,告别了两位逗比狱友,慢条斯理的走了。

    走出牢房的刹那,正好迎面而来一阵冷风,吹得她当即就打了个喷嚏。

    宫人立即拿了件厚实的披风给她披上。

    披风是事先用炭火暖过的,上面还有淡淡的木香。

    “深秋露重,县主千万小心身子。”

    “公公有心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些都是别人准备好的,奴才只是负责转交而已。”他这么说着,眼神还不住的往远处瞟着。

    楼之薇全当没有看见,连余光都没有递过去,转身上了马车,颠颠的就往侯府去了。

    待马车远离,卓倾羽才吊儿郎当的摇着扇子,道:“哎,你费尽心思的将她弄出来,人家似乎不领情呢。”

    他嘴上说得可惜,眼中却都是幸灾乐祸。

    卓君离目光还在远处,悠悠道:“话说回来,她那天为什么忽然会去墨京府呢?”

    他声音平静温和,似是在自言自语。

    只是那字里行间的压迫感,却让人无所适从。

    卓倾羽很没有骨气的打了个冷战,手上摇扇子的速度加快,脚下也开始一步步的往后退。

    “哎呀,这么说起来……我、我忽然想起来墨京府还有好多案子没处理。哎呀呀,好忙好忙,先走一步、先走一步。”

    说完就脚底抹油的跑了。

    卓君离也没拦他,只是嘴角那抹似有若无的微笑,带着些莫名的诡异感。

    最近这段时间,应该很难再看到他了吧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楼之薇回了侯府,白虹等人早早的就在门口候着了。

    一看见她,立即就红着鼻子扑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呜呜呜呜……大小姐!担心死奴婢了!你怎么瘦成这样了,他们是不是虐待你了?”

    小丫头哭得一把鼻涕,要不是楼飞拉着,只怕那些鼻涕眼泪都要蹭在楼之薇身上了。

    “大小姐,属下失职。”他脸上带着些伤,似乎被谁揍过。

    楼之薇莫名的挑了挑眉,道:“怎么了,你出去打架了?”

    不提还好,一提白虹就跳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这个笨蛋听说你被关进了墨京府牢,当天晚上就想去劫狱,哪知功夫不过关,被人揍了一顿。”

    楼飞瞪她一眼,道:“我只是想去见见大小姐,看她有什么吩咐,不是劫狱。”

    “嘁,你就狡辩吧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话说楼之薇当天就被转到了刑部,楼飞自然是见不到她的。

    探究的目光在他身上转了一圈,她心下了然。

    看来某些人是揪准了机会,挟私抱怨呢。

    啧啧,瞧瞧这手下的,全往脸上招呼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