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319章 他很快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慕容盼雪急速走出来,看到卓君离已经走了好远。

    许文昌被他拉着,一把老骨头几乎都要拖散了。

    “君离?君离!”

    她连着叫了好几声。终于叫住了那个急速离开的背影。

    卓君离一顿,缓缓转过脸道:“还有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那张脸上没什么表情,可周身那种温和的气场已经尽数敛去。剩下的就只有一片骇人的冰冷。

    慕容盼雪将这一切看在眼里,心中快意。面上却疑惑。

    “怎么生这么大的气?”

    “遇到这样的事情。如何能不气?这样也好,至少王爷看清了那个女人的真面目。”

    “清音,不得无礼!”慕容盼雪呵斥她。脸上却也是一副无奈的表情。

    而卓君离只是站着,眼睛看着刑部的方向,不知道再想些什么。

    “君离。你别生气了。为了这种事情气坏身子不值得。”她说着,手也轻轻挽上了他的手臂,动作温柔亲昵。

    卓君离似乎这才从沉思中惊醒过来。退了一步。避开她的手。

    “生气?”

    “出了这种事情。王爷肯定是要生气的吧,这种不守妇道的女人就活该被千夫所指!”清音脸上笑得讥讽。

    慕容盼雪及时呵斥了她。道:“不得无礼,说不定之薇也是一时鬼迷心窍。才……”

    清音却更加大声:“鬼迷心窍?依奴婢看,这就是她的本性!明明收了聘礼,背地里又做出这种事。这分明是要让王爷难堪呐!”

    “清音!你少说两句!”

    “可……奴婢说的都是实话啊……”被大声呵斥,她才终于讪讪住了口。

    两人说了半天,终于发现卓君离一直没说话。

    他只是神情淡漠的看着远处,仿佛思绪已经不在这里。

    “君离?你还好吗?”慕容盼雪轻轻推了推面前的男人。

    卓君离这才有了反应。

    他淡漠的目光落在她身上,悠悠道:“本王还有些事,先走一步。”

    “要去哪儿?”

    他也不卖关子,解释道:“长乐宫,这件事必须尽快秉明父皇。”

    那声音温润亲和,仿佛迎面而来的一阵春风。

    清音料定他定是要让陛下处置那个贱人,连忙抢白:“对,她做出这么过分的事情,可不能便宜了她!”

    “可……这样就定了她的罪,是不是太鲁莽了些?”

    “罪?什么罪?”

    他似乎才听明白她们的话,似乎又听不懂,只是眼神奇怪的看着她们。

    “王爷难道不是去想陛下检举楼之薇的罪行的吗?”

    听了这话,卓君离脸色终于有了变化。

    向来温和的脸上多了份愠怒。

    “她怀了皇室子孙,是喜事,何来罪行一说?”

    闻言,清音愣了,慕容盼雪愣了,就连正在旁边擦汗的许文昌也是惊呆了。

    他反应过来之后,汗水冒得更凶,颤声道:“王王王、王爷……说什么?皇皇皇皇室子孙?谁的?”

    卓君离面色不变:“我的。”

    他淡漠的扫了一眼,不出所料的在众人脸上看到了丰富的表情。

    慕容盼雪嘴唇微微颤抖,半天才吐出三个干哑的音符:“不……可……能……”

    “为何不可能?”

    “你、你这一个月根本没怎么跟她一起,怎么、可能……”

    听了她的话,卓君离眼中的微光闪了闪,了然道:“你派人监视我?”

    “不……”

    她本想解释,可是在看到那双深邃的眸子时,所有狡辩的话都再说不出口。

    沉默了片刻,才道:“陛下派了那么多护卫在你身边,他们不会替你撒谎。”

    每个皇子身边都有这样的暗卫,既便于考察,也能防范于未然。

    只要卓问天一问起来,暗卫们便会如实相告。

    这个月见过几次,什么时候见过,在一起呆了多久,都会一五一十的告诉卓问天。

    他们根本就没有时间,哪来的怀孕一说?

    况且楼之薇的喜脉究竟是怎么来的,她比任何人都清楚。

    但她不能接受那个女人已经如此不堪了,他还要这样袒护她!

    “你这个法子行不通的,陛下不会相信你。”

    她说得笃定,嘴唇却止不住的发抖。

    是震惊,也是气愤。

    哪知卓君离听了这话,脸上笑意更深。

    “那如实相告便可,毕竟也没什么好隐瞒的。”

    “可你们在一起的时间……”慕容盼雪脸上青白变换,后面的话却是再也说出口。

    卓君离却似恍然大悟般的,淡定道:“哦,本王素来体弱,所以比较快。”

    说完,便拉着呆若木鸡的许文昌走了。

    留下慕容盼雪在原地咬碎银牙。

    “郡主……”

    清音看不过去,想劝一劝,却被她猛地抚开。

    她精心修剪的指甲此时全数没入掌心,刺破了皮肉,自己却浑然不觉。

    怨毒的目光盯着刑部的方向,恨不得将其剁碎。

    “楼!之!薇!总有一天,我会让你如蝼蚁般跪在我面前!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的刑部大牢里。

    刚刚被诅咒过的楼某人打了个喷嚏,终于从自己的思绪中清醒。

    她看了眼脚边的药方,慢条斯理的捡起来,收进袖子里。

    隔壁张三李四见了,对视一眼。

    他们两个都属于人精,瞬间了然。

    “小姑娘啊,有句话张三哥哥还是要劝一劝你。”

    “对对对,你李四哥哥也有话说。”

    “滚蛋,老子先说!”张三啐了他一口。

    李四这次难得的没有跟他叫板,而是道:“好好好,你先说就你先说。”

    “咳!小姑娘啊,你肚子里那孩子……究竟是谁的啊?”

    “谁知道呢,或许是上帝的吧。”

    她特么怀的是耶稣啊,哪儿来的爹啊!

    楼之薇只当他们要宣扬什么孔子大义,礼仪教条。

    不巧她现在心情不好,并不想听他们叨叨。

    哪知两人却急得跳了脚,道:“上第?那你告诉我那负心汉的门牌号,等哥哥出去了,定要好好教训教训那小子!”

    “就是!什么混蛋,敢做不敢当,让你一个小姑娘在这冰冷的地牢里受苦受罪,简直该死!”

    “等哥哥出去了,定要把他家底都给掏光!”

    “对!让他输得连裤衩都不剩!”

    楼之薇愣了愣,终于转头看向两人。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她眼中写满了诧异。

    想不到她的狱友,也是两朵怒放的奇葩啊!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