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318章 刑部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楼之薇在墨京的府牢里呆了半天,无聊之中也难免生出点感慨。

    上次封玉为她入狱,她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溜进来。现在可好,她自己也进来了,而且不知道要关几天。

    杜青冥还勉强算得上耿直。她的需求只要不是太过分的,基本上都应了。

    至于卓倾羽就很坑了。好歹她也是来帮他时出的事。从她进来到现在,那货居然连个影都没看到。

    早知道就不当什么圣母了,让他愁死不是更好?

    “世风日下。人心不古啊。”

    楼某人抱怨完,拿起绣鞋又在小草人身上拍了两下。

    彼时卓倾羽刚刚从贤王府走出来,忽然迎面而来一阵妖风。吹得他打了个冷战。

    “奇怪。冬天还早呢,怎么这股风这么冷啊?”

    不久后楼某人便深刻的意识到,其实卓倾羽已经很够意思了。毕竟在墨京府牢里她还能喝酒吃肉。有求必应。

    第二天。她便被转到了刑部的牢房里。

    那日子明显就要灰暗很多了。

    每顿饭菜都是冷的,青菜豆腐。米饭吃起来像糠皮。

    几日下来,饶是糙汉如她。也不由清瘦了些。

    “老天爷,你是变着法来让我来体验一次民间疾苦吗!”

    “小姑娘别灰心,我看你穿的贵气。你家人不会不管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,到时候你要是出去了,别忘了我们这些狱友。”

    来了几天,楼某人也认识了几个“难兄难弟”。

    一个叫张三的惯偷和一个叫李四的赌徒。

    两人都因为屡教不改,影响社会治安,而被关到刑部来深入改造。

    楼之薇闻言只是打了两句哈哈。

    张三不由问:“小姑娘啊,你说咱们也认识几天了,你到底是因为犯了什么事被关进来的?”

    楼某人摇了摇头,心道她要说是因为“怀孕”才来蹲的局子,不知道他们会不会惊得合不拢嘴。

    想罢,她不禁再度感叹这里的封建程度和落后的医疗水平。

    这古代的大夫连怀没怀孕都摸不出来,还不如现代的一片试纸!

    就在楼某人日常骂天的时候,刑部的牢房里来了两位贵客。

    一位月白色的宽大长袍,墨发如瀑,眉目如画,整个人轻轻浅浅,却带着股温润的气质。浅浅一笑,便如三月春风。

    “那是神仙吗?”李四身为一个男人,眼睛也不由得直了。

    张三白了他一眼:“这是我大西苍的贤王殿下,连这都不认识,你整天就知道赌!”

    “嘁,你一个惯偷好意思讽刺我?”

    两人你一眼我一句,却还不忘连声喊着冤枉。

    而卓君离只是静静看着楼之薇,并没有要理会其他人的意思。

    楼某人在看到他的那一刻本是想笑的,可是在看到跟他一起来的那人时,却怎么都笑不出来了。

    慕容盼雪依旧素衣端庄,高贵不可言。

    本应该被杖毙的清音就站在她身后,毫不掩饰眼中的兴奋和快意。她的牙齿缓慢的磨着,仿佛嘴里正在嚼着她的骨头。

    看到那张略显消瘦的脸,慕容盼雪眉心皱了皱,转头对狱卒道:“你们是怎么伺候的,怎么还她瘦了这么多?”

    狱卒为难:“犯人的伙食都是统一的,不好特殊对待……”

    “放肆,之薇是是什么身份,能当犯人吗!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这……”

    “郡主别生气,他只是一个狱卒,做不了主的。若真是担心楼大小姐,不如一会儿去跟高大人知会一声,让他好好照顾。”清音适时道。

    慕容盼雪沉吟片刻,点头:“也对,当务之急是证明之薇的清白。”

    她看向卓君离。

    他没有说话,只是站着,沉静如古井。

    楼之薇忽然轻笑道:“郡主,真是好久不见。”

    此刻她才明白,原来,是她啊。

    “之薇别着急,先让大夫证明了你的清白,我们出去再慢慢叙旧。”

    慕容盼雪脸上的表情无懈可击,似乎真的是在为她着想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狱卒又领了太医进来诊脉。

    楼之薇没说什么,当场就挽了袖子。

    消瘦的皓腕露出来的刹那,牢房里的温度似乎莫名低了些。

    许文昌只是安安静静的诊脉,随着时间推移,那花白的眉头也渐渐皱紧。

    一刻钟后,才神色凝重的收了手。

    “许太医,之薇怎么养了,是被误诊的吧?”慕容盼雪轻声问着。

    许文昌收好了药箱,摇头道:“回郡主,并非误诊,楼小姐确实已经有了身孕。”

    卓君离本没有理会两人,抬脚就要走进去。

    只是他身子才刚往前挪了挪,就听到慕容盼雪吃惊的低呼:“怎么会这样?究竟是什么时候……”

    “从脉象上来看,还不足一月。”

    不足一月。

    她离开鬼谷已有月余,那这个“孩子”就是在那之后怀上的了。

    那之后他们相处的时间并不多,他自己也应该清楚,这一个月,他们是没有过的。

    楼之薇抬眼看向他,目光中带着一抹她自己都不曾察觉的急切。

    别人怎么想她倒无所谓,天下人都可以误会她,她不在乎那些虚名。

    可是他不行。

    两人目光交错,她没有从那双沉静的眼中看出任何情绪。

    愤怒,急切,失望,心疼,无论哪一样,都没有在他眼里出现过。

    但牢房里弥漫的戾气却又那么明显。

    他似乎再等她说话,可是她觉得,若真相信她,又何必开口。

    于是两个人就这么僵持着。

    直到慕容盼雪上前拉住他的手,柔声道:“你先别急着生气,说不定之薇也有难言之隐呢?”

    这话刚说完,卓君离就转身走了。

    从头到尾,没有说一句话。

    “君离?君离!哎,这可怎么好。”慕容盼雪摇了摇头,又道,“之薇你别担心,我们一定会想办法救你出去的。”

    楼之薇没有理她。

    随着那白色的背影急速离去,她的心也开始渐渐变冷,到最后一片冰凉。

    等回过神来的时候,所有人都走了,只有慕容盼雪还立在她牢门前。

    她眼中跳动着胜利的光芒,嘴里却关切道:“俗话说小心驶得万年船,之薇真是太不小心了。正好我这里有一副避子汤的药方,下次再有这样的事情,千万记得服用。只是,不知道有没有下次呢。”

    药方从她指尖幽幽飘落,正好落到楼之薇脚边。

    “对了,你一定很疑惑为什么清音还在吧?那可是我用了一块免死金牌才保住的呢,那么大的代价,现在看来还是挺值得的。”

    说完,便轻笑着离去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