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317章 入狱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西苍民风再怎么开放,也不可能允许婚前失德。

    更何况她不久前才被封了德隆县主,现在出了这事。简直就是红果果的打皇上的脸。

    且不说以后的名声怎样,光是长乐宫那边就免不了要责问一番。

    杜青冥一生公事公办,却还是在这件事上没了主意。

    “杜大人。肯定是那个小贱人陷害我家大小姐,您一定要为大小姐做主啊!”

    被众人拦着。白虹不能施用暴力。就只能放放嘴炮。

    不过由于她实在太口无遮拦,江客云怕她惹祸,便伸手要捂住她的嘴。哪知道刚伸过去就又被咬了。

    他眼中无奈,却没有挣开。

    “事情还没有弄清楚,一切等人醒过来再说。你别添乱。”

    “呜呜呜呜!”

    楼若兰翩翩上前。道:“江捕快这话可就不对了。这都不叫清楚,那还怎样叫做清楚呢?婚前失贞,这要是找不到奸夫是谁。可不好办呐。杜大人快救救我姐姐吧!”

    她嘴上关心。暗地里却已经将楼之薇定义为了“淫妇”。

    杜青冥漠然看她一眼。

    “西苍律历,不守妇道被其夫婿、族亲、子女指控者。方能立案。如今无人指控,罪名则不成立。”

    “大人这话有理有据。若兰信服。”

    “如此,便先将人带回去吧,一切等到另一位责任人找到了再说。”

    言下之意竟是要放水。

    楼若兰似乎早就料到这一出。不慌不忙的在他面前跪下。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那就由我来指控姐姐好了。定远侯府楼之薇不守妇道,婚前失德,杜青天在上,请为民女,为远在边关的爹爹,为我们定远侯府,主持公道。”

    至此,她眼中的兴奋终于再掩藏不住。

    杜青冥眉头深深皱起,似乎没想到她竟会做到这种地步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大人是想让民女到府衙门口去击鼓鸣冤吗?”

    现在墨京府人满为患,她如果去击鼓,那事情只会越来越糟。

    杜青冥眉头皱得越发的紧,最后还是决定先将楼之薇留在墨京府。

    留在墨京府的府牢里。

    白虹一听哪里肯依,当即就要上去手撕了楼若兰。

    为了避免事态越来越不受控制,江客云只能先点了她的睡穴。

    暗卫们本来也要发难,却被迅速控制下,最后众人实在没有办法,只能先去找楼飞回来。

    当楼之薇醒过来的时候,真有种不知今夕何夕的感觉。

    她脑子里面的昏沉还没有完全散去,眼前却尽是昏黄的烛光。

    就好像睡了一觉起来,却意外的发现自己蹲了局子,那感觉真是曼妙。

    “楼大小姐醒了?”

    守着的牢头见她起身,连忙过来。

    楼某人反应了片刻,依稀觉得眼前这景色有些眼熟,在看那人的装扮,便问道:“什么情况?”

    牢头显然是被吩咐过的,当即就一五一十的将情况阐述了遍。

    楼之薇听了,心里已经不是有万匹曹草泥马那么简单了,简直是马踏山河。

    她怀孕了?

    怀孕?

    她?

    那不是扯淡吗!

    她自己什么时候来的癸水她自己不知道啊,难道她怀的是耶稣吗?

    “谁找的庸医这么坑爹!”

    楼某人一声吼,整个府牢抖三抖。

    牢头被她这个阵仗下了一跳,畏畏缩缩了半天,才道:“是您的护卫亲自找的。”

    楼之薇:……

    “阿飞最近办事真是越来越不牢靠了,真的不是敌军派到我方的奸细吗?”

    可郁闷归郁闷,她现在一时半刻也没有找到能尽快脱身的办法。

    “齐王殿下吩咐过了,楼大小姐若有什么需求,尽管提就是,只要是力所能及的,我等一定尽力办好。”

    楼之薇笑了笑,抬头道:“我想出去,行吗?”

    “姑奶奶就别为难小的了。”

    牢头面色发苦。

    早就听说里面这位是个不一般的角色,他不敢怠慢。

    见他这样,楼之薇也懒得再打趣他,只道:“那……我想见一个人,劳烦你让人帮我去府上传个话。”

    论医术,她只信封玉。

    这个要求并不过分,牢头领了命令便去了。

    只是一个时辰后跟着他回来的却不是封玉,而是青峥。

    牢头猜着两人可能有什么话要说,不好在旁边打扰,便先回避。

    “清蒸兄这是替你主人来看望我的?”楼之薇懒洋洋的躺在牢房的石板床上。

    与整个牢房的破败萧条不同,她整个人都显得慵懒随意。

    听了这话青峥也没有答,而是直径单膝跪下。

    楼之薇脸上笑意更深,却始终没渗到眼睛里面去。

    “呵,若没有记错,这还是你第一次对我行这么大的礼呢。”

    “请楼大小姐息怒!”

    楼之薇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阴暗的地牢里弥漫着潮湿的气息。

    青峥觉得有什么在背上爬,泛着摄人的恐怖气息。

    很久他才反应过来,那是楼之薇的目光。

    “鬼谷愿以重金相聘,若楼小姐愿成为鬼谷的女主人,此劫便可迎刃而解。”青峥低着头,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。

    楼之薇很清楚他是讨厌自己的。

    而如今,他却要她成为鬼谷的女主人,甚至为此不择手段。

    她笑了,笑得有些无奈,“若我不愿意呢?”

    答案不说也知道。

    她会死得很惨。

    因为这世上想让她死的人,太多了。

    她想了想,又换了方式问:“你说的迎刃而解,又是如何解呢?”

    听她语气中似乎有松动的趋势,青峥猛地一抬头,道:“属下一人做事一人当,定会承担下所有罪责!”

    然而楼之薇只是挥了挥手。

    “别,你不是我的属下,我也永远不会成为你的主人。你走吧,不送。”

    他刚说出那个要求时,她有一刹认为那是封玉的主意。

    只是仔细一想,那傲娇别扭的娘娘腔哪里会来这么多花花肠子。

    定是青峥护主心切,才让有心人利用了。

    “出这个主意的是谁?楼若兰?不,她没这个智商,柳氏?也不太对,她没这么阴狠,究竟是谁?”

    楼之薇盯着他,似乎要看进人心底。

    青峥顿了顿,拱手道:“楼大小姐若肯应下这个请求,属下愿以性命相换!”

    “你的命,我还看不上。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