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43章 卓锦书上门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白虹一脸沉痛的点头,道:“你躺在贤王身上睡着了之后,船没过多久就靠了岸。我们就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楼之薇沉默了一秒,然后迅速跳起来在白虹脑门上弹了数十下。

    “我睡着了就睡着了,为什么要说我‘睡了’?!你不知道这样很容易让人误会的吗!啊?!”

    “可是、可是……‘睡了’和‘睡着了’不都是一个意思吗?”白虹眼泪汪汪的抱着自己的小脑袋。无限委屈。

    看到小丫头这个样子,楼之薇不由开始自我反省。难道是她太污了?有吗?没有吧!

    “所以。我只是睡着了?没做什么出格的事情吧?”

    白虹点头:“大小姐放心,你只是调戏了一下贤王,摸一把而已。又不会掉块肉,没有关系的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楼之薇直接从床上掉了下来。一脸惊恐。

    尼玛她居然当众调戏了一个男人!

    看着楼之薇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。白虹小心翼翼的戳戳她,问:“大小姐,你还好吧?”

    “不好。一点都不好!你小小年纪。怎么能说出‘只是摸一把。又不会少块肉’这么不矜持的话呢,你当时应该阻止我的啊!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奴婢当时阻止你的时候。你就是这样告诉奴婢的啊,还是原话呢……”白虹无限委屈。

    楼之薇:“……我想静静。先别问我静静是谁。对了,贤王是谁?为什么之前在甲板上没看他?”

    “贤王是陛下第二个皇子,太子兄长。他从小身体就不好,所以之前一直都是在船舱里休息的。对了,之前小姐舞剑的时候,就是他以琴伴奏的呢。”

    楼之薇恍然想起昨天那首琴曲,前面哀怨婉转,如泣如诉,而后其实磅礴,马踏山河。

    想不到一个常年躺在病榻上的病秧子心中竟有这般的宏图伟略,真是……让人有些意外。

    “对了大小姐,奴婢见你平日里酒量也不算差,怎么这次一杯酒就醉成了这样,不会是故意的吧?”白虹闪着星星眼。

    楼之薇轻笑一声,并没有回答是或者不是。

    神志清醒之后她也稍微想到了些端倪,只是那只是她的猜测,不能轻易下定论。

    “或许是我喝的那杯酒,度数比较高吧。”她这么说着,嘴角的笑意更深。

    白虹没理解到其中深意,忽然笑着道:“对了大小姐,你没看见,当时太子把你抱上马车的时候,那劳什子的东溪公主脸都黑了!真是笑死我了!”

    听到这个,楼之薇的脸也黑了,“你说是谁把我抱上马车的?”

    白虹完全没有注意到空气中弥散开的低气压,开心道:“太子……哎呀!”

    不等她说完,楼之薇又在她头上赏了几个弹指神功。

    “居然是他,为什么是他!你力气这么大,济舒都能扛着跑几条街,难道还抱不起我吗?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白虹委屈得紧,只能抱着自己伤痕累累的脑门,满屋子逃窜。

    “可是你个大头鬼!我好不容易才跟渣男撇清关系,从此桥归桥路归路,一刀两断。别说是现在,就算再过十年,二十年,我也不会喜欢上他,更不会让他再碰我一下!”

    楼之薇差点被气炸,一想到自己被卓锦书抱了,她浑身上下都膈应得难受。

    白虹忽然意识到自己好像犯了一个天大的错误,也不躲了,转身抱住楼之薇的大腿,丧着脸道:“大小姐!奴婢错了,奴婢以后再也不自作主张了!”

    楼之薇一口恶气半天出不来,最后只道:“给你一个将功赎罪的机会,去给我准备浴汤。”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上巳节转眼过了两天。

    这日,楼之薇正在懒洋洋的晒着太阳。

    忽然,白虹矫兔般冲了过来,一边跑还一边叫:“不好了大小姐!”

    楼之薇瞬间一扫萎靡,嗖的坐起来,兴奋道:“怎么了怎么了,是不是又有人来找茬了?”

    白虹一脸无语,支吾了半天才道:“是……是太子殿下来了。”

    听到是卓锦书,楼之薇的脸立马就垮了下来,这一幕正好被走到采薇阁门口的一行人看在眼里。

    楼若兰见状,立即道:“太子殿下专门前来,姐姐怎么好像很不开心的样子?”

    楼之薇看了眼她身后的卓锦书,更不开心了。

    她懒洋洋的坐起来,看了一圈却没有看到云璃的影子,顺口问了句:“原来是太子殿下啊,真是稀客,可是怎么没看到云璃公主?”

    没有小白花,她真的提不起斗志,楼若兰水平太差,掐起来一点都不好玩。

    楼若兰完全没意识到自己被嫌弃了,又道:“殿下夜夜日理万机,好不容易抽出时间来看看姐姐,姐姐可千万不要使小性子才是。”

    楼之薇抬头,似笑非笑的盯着她,问:“多谢妹妹指点,只是不知这‘理万机’究竟是何许人也?”

    楼若兰先没明白,后来细细一想,脸瞬间通红,结巴道:“你……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哼,粗鄙!”卓锦书猛地甩袖,冷冷哼了声。

    楼之薇却不以为然,“是她自己说的夜夜日……”

    “楼之薇,本宫警告你,别不识抬举!”卓锦书厉声打断。

    她觉得无趣,撇撇嘴,道:“你都警告我无数次了,听得耳朵都要长茧了。”

    卓锦书只觉得额角在跳,仿佛血管快要爆开,来之前辛苦做好的心理建设,在她几句话下瞬间碎成了渣渣。

    他将手负在身后,对其他人道:“本宫有几句话要同她说,你们都先退下吧。”

    楼之薇没想到这货居然这么能忍,眼看他血管都气出来了,竟然生生忍了回去。

    果然是个能屈能伸的好少年!

    她递给白虹一个安心的眼神,忠心的小丫头这才终于退了下去。

    等到所有人都退下,她笑嘻嘻的坐直的身子,道:“殿下最近不在宫里忙着准备你和云璃公主的婚事,没事老往我这里跑干什么?你不介意流言蜚语,我还担心自己的闺誉呢。”

    “收起你那假兮兮的笑脸,本宫看着都觉得恶心!你为什么要给云璃下毒,就这么容不得她吗?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