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313章 卓倾羽上门求助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楼之薇回去之后什么都没说,那天发生的事情好像全部忘了一样。

    只是偶尔会看见楼飞手上拿着什么东西在研究,每次表情都很凝重。

    他偶尔也会请假出府。一去就是一整天,第二天大早才回来,也不知道在干什么。

    再看白虹。依旧过得没心没肺,跟楼之薇一样。

    楼某人没去找卓君离。而是每天在院子里照顾她那些花花草草。

    这天。她手中拿着个小铲子,这翻翻,那找找。嘴里还一直嘀咕着为什么种下去这么多天了,连个头都不冒。

    这时白虹正好端着糕点进来,见她如此辣手摧花。连忙劝道:“大小姐。这些种子才种下去,没有这么快发芽的。你再这样翻下去,只怕会伤了种子。到时候真的就发不了芽了。”

    可无奈楼某人是个急性子。于是就免不了要折磨那小花小草一番。

    白虹没有办法。只能把吃的东西放在石桌上走了。

    过了会儿,她又屁颠屁颠的回来了。身边还跟着一个人。

    卓倾羽一身湖蓝色的衣裳,大摇大摆的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一眼看到蹲在花田里的楼之薇。他便笑着打趣道:“哟,二嫂这么有闲情逸致,真是让人好生羡慕。”

    楼某人闻言转过头。道:“别胡乱叫,谁是你二嫂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,本王又不是瞎子,二嫂既然聘礼都收了,难道还不让我叫两声过过瘾?”

    楼之薇顺着他扇子指着的方向看过去,正是那些红漆木箱子堆的地方。

    那是卓君离强塞进来的聘礼。

    想到那个人,她嘴角勾了勾,道:“这是贤王府硬塞来的,不过既然齐王殿下都这么说了,不如我这就把东西给退回去,免得被人误会。”

    说着真要去找人。

    卓倾羽一听,那还得了。

    要是让那个腹黑知道了是他捅的篓子,还不知道回头怎么收拾他。

    他摆了摆手,连忙道:“好好好,本王不打趣你了,是本王不好,都是本王不好。你大人不计小人过,别去皇兄哪里告状,否则他定饶不了我。”

    显然卓倾羽也是知道卓君离本性的,不然不会这么怕他。

    楼之薇眼中笑意更深。

    自从那日之后,疑惑的种子已经埋下,她没有说,并不代表那不存在。

    她索性丢了小花铲。

    正待要说话,就见卓倾羽很不要脸的坐到了石桌旁,二话不说拎起糕点就开始吃。

    “唔!不错不错,小楼果然善解人意,知道本王今天中午没怎么吃饭,还特意备了些吃食,真是太让人感动了。”

    某人厚颜无耻的说着,一边还横扫了大半的糕点。

    等楼之薇洗完了手过来的时候,桌上已是一片狼藉。

    “你饿死鬼投胎啊?”

    “哎,这不是最近太忙,没什么时间吃饭嘛。”

    这事不提还好,一提就有种眼泪掉下来的冲动。

    最近太子手上的实权被分成了几份,分别由他们几个皇子接管。

    他作为一个每天只管风花雪月的闲人,忽然被委以重任,每天奔波劳碌,真是苦不堪言。

    所以这次来,其一是想让楼之薇去劝劝那腹黑,别成天在家装病,也要跟他们一起为国家做出点贡献。

    其二,就是不做贡献也没什么,别报复社会就行了。

    想罢,卓倾羽坐直了身子,认真道:“你我二人好歹也算有缘相识,能不能帮我一个忙?”

    他脸上满是惆怅,说不出的苦逼。

    楼之薇疑惑:“忙?什么忙?”

    “你看,最近皇兄身体渐好,也时候重出江湖……阿不,也该管一管朝廷的事情了。父皇封他的是贤王,不是闲王啊!”卓倾羽越是说着,越觉得一把辛酸泪。

    他倒好,每天吃喝玩乐装病泡妞,他却要承受生命不能承受之重!

    明明都是皇二代啊,为什么差距这么大?

    还能不能好好的玩耍了!

    “这……我似乎没有这个立场去劝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有!”

    卓倾羽情绪激动,就差过来跪着抱大腿了。

    他管的是卓锦书手里墨京府一块,平日里也就是些民事案件,杜青冥加上几个得力助手,分分钟就解决了。

    可不知道为什么,这两天墨京城的案件变得尤其多,都是些零散琐事,却让人忙得不可开交。

    他私以为,应该是腹黑和她的婚事黄了,所以那人决定报复社会,才故意给他增加了这么多的工作量。

    思及此,卓倾羽的内心是崩溃的。

    最近墨京府的案件真的好多有木有,忙得让人连饭都吃不上啊!

    他看着楼之薇,那双眼睛简直就在说:现在只有你管得住那个腹黑了,求求你快收了他吧!

    楼之薇默了。

    以她对弱鸡的了解,他应该没这么无聊才对。

    “其实……”

    正当要提弱鸡解释两句,白虹就又颠颠的跑来,道:“大小姐,二小姐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话落,就见楼若兰翩翩的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她显然是精心打扮了一番。

    头上梳着高髻,插着两支银步摇,一袭水绿色的流云绸衫,端庄中又带着些羞怯。

    她目光迅速在院子里扫视了番,很快就看到了卓倾羽。

    “参见齐王殿下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楼二小姐,许久不见,本王差点没认出来,以为是哪里的仙子来了。”

    楼若兰脸一红,嗔道:“王爷忘了,几月前,我们在兰心小筑见过的。”

    “自然记得。但所谓一日不见如隔三秋,这细细一算,本王与楼二小姐竟已经有多年未见。”卓倾羽摇着扇子。

    作情场老手,他说胡话的本领已经炉火纯青。

    楼若兰果真欲言又止,脸上无限娇羞。

    只有楼某人呵呵,心道这妖孽在梵觉寺被高僧度化了这么多年,怎么就触底反弹了呢?

    “妹妹今天这么好的雅兴,只是不知道是来找我的,还是听说齐王来了,来找他的?”

    楼若兰听罢脸色一僵,片刻才讪笑道:“自然……是来找姐姐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今日有何指教?”

    无事不登三宝殿,她可不认为楼若兰找她有什么好事。

    可楼若兰似乎收了天大的委屈,眉眼中立刻露出惶恐的神色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是怕姐姐一个人闷得慌,特意来跟你说话解闷的,来之前也不知道王爷在。可是我打扰到你们了,你怪我了?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