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312章 她明明很凶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白虹见状,连忙将手里的账本扔下,伸手将楼之薇推了出去。

    这一掌直接让她飞出去老远。

    等她回过神来看的时候。那鱼缸已经落到了白虹的头顶。

    “丫头!快躲开!”

    李三福见自己闯祸了,也急道:“哎呀,白虹姑娘当心啊!”

    可是鱼缸已经快落到了白虹的天灵盖。

    这么一下砸过去。必定头破血流。

    就在众人心惊的时候,远处忽然飞来一个不明物体。直接将鱼缸击成了碎片。

    一阵水花在她头上炸开。

    “哎呀!”

    白虹抱着头蹲下。瞬间被淋成落汤鸡。

    紧接着又是几枚暗器,叮叮当当的在她头上响起。

    最后白虹没有被碎片砸中,只有一条漏网锦鲤“啪”的落到她头顶。蹦跶得欢快。

    至此,楼之薇才终于反应过来,上去道:“笨丫头。你傻啊!这么危险干嘛不躲开!”

    楼飞也闪身出来。“匹夫之勇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奴婢要保护大小姐啊。”白虹瘪了瘪嘴,委屈道。

    她大大的眼睛一眨一眨的,里面还泛着微微的水光。配上现在这副落汤鸡的模样。别提有多可怜了。

    李三福急匆匆的下来。本是要看看这位小祖宗有没有事,但看到她头上那尾蹦跶的锦鲤时。还是忍不住笑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“你还有脸笑!姑奶奶差点就死在你手上了知道吗!”白虹冲上去揪着他的耳朵。

    她力气本来就大,这么一拧。差点没把他耳朵给拧下来。

    李三福只能告饶道:“哎哟哎哟,小姑奶奶,我错了我错了!那我也没想到那鱼缸会滑……哎哟哟!别拧了喂。再拧没有了!大小姐救命啊!”

    面对他的求救信号,楼之薇只是瞄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“该罚。”

    这时,江客云正好带着人走进来。

    “蓄意伤人的犯人在哪里?”

    他脸上一如既往的没有什么表情,语气中却带着一层寒霜。

    李三福被他这气势下了一大跳,当即就腿软跪下,连连认错忏悔,并强调真的是一时失手,并不是蓄意伤人。

    白虹本来是想揍他的,见他这副模样忽然就有些同情他了。

    “喂,你能不能别一进门就板着个死人脸,谁欠你钱呢?”小丫头顶着一尾锦鲤,努力想做出副凶狠的样子,可这个状态,却怎么也凶狠不起来。

    后面的差役也不敢笑太大声,只能捂着嘴发出“噗噗”的声音。

    江客云默了片刻,伸手将锦鲤从她头上拿了下来。

    但是她一点都不感激。

    她明明很凶啊,为什么他都不怕?

    这简直是对她威严气魄的嘲讽!

    大小姐还在这里呢,要是让她自己这么没用,一定会嫌弃自己的!

    想罢,便一口咬在了他伸过来的手背上。

    差役们见状,立即炸开了锅。

    “哎呀,你干什么!江捕快好心救你,不感激就算了,怎么还咬人呢?”

    “放开放开,这是哪里来的疯丫头!”

    “没天理了还?当时就该让你被鱼缸砸了算了!”

    差役们七嘴八舌的时候,楼之薇也吓了一跳,连忙上去将她拉开。

    幸好楼之薇的话她还是听的,呸呸吐掉。

    江客云默默收回手一看,上面又是两排牙印。

    “刚刚多谢江捕快出手相救,这丫头平时被我惯坏了,若有冒犯的地方,还请不要跟她一般见识。”楼之薇诚心道。

    江客云只是淡淡点了点头:“无妨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江捕快大人大量,丫头,还不快过来道歉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好嘛,对不起。”白虹很郁闷。

    每次遇见他就没好事,她跟他肯定是八字犯冲。

    想罢,她又冲江客云做了个鬼脸。

    只是刚一动,就连着打了好几个喷嚏,鼻头眼眶都红了,看起来尤其委屈。

    江客云眉头皱得更紧,手上也有了动作。

    可就在他快要将衣服披到她身上时,却有人抢先一步将她拉走。

    楼飞将一块布到她头顶,将她蒙了个结实。

    “把头发擦干,笨丫头。”

    “丫头是你叫的吗?那是大小姐的专用称呼,只有大小姐才能这么叫我!”

    楼飞翻了个白眼,不予理会:“聒噪。”

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两人习惯性打着嘴仗,直接将江客云凉到了一边。

    他拿着外衣的手顿了顿,最终还是收了回来。

    楼之薇的目光在几人间来回逡巡,嘴角一直挂着玩味的笑意。

    啧啧啧,她家丫头什么都好,就是这情商吧,基本已经喂狗了。

    “好了好了。平时在家里打闹也就罢了,现在有客人在这里,你们两个像什么样子。”楼某人终于看不下去,及时阻止了这场闹剧。

    “属下知错。”

    白虹连忙补刀:“对对对,大小姐你看,他已经意识到自己的错误了。”

    这话说完,江客云的眉头却拧得更紧。

    “楼大小姐若没有其他的吩咐,在下便先告辞了。”他不慌不忙的穿上外衣,神情没什么变化,只是周身的气氛却变得有些奇怪。

    说完,就兀自带着人走了。

    看着那个急速远去的背影,楼某人仿佛嗅到了迎面而来的一股酸气。

    “哎呀,阿飞啊,我可是为了你得罪了不得了的人,你要好好感谢我啊。”楼某人表情悲痛,眼中却闪耀着狡黠的光芒。

    她故意透露出他和白虹关系要好,只这一句,便气走了江客云。

    看来她以后想找他打听个什么事,都是没可能的了。

    “放弃了国家级公务员,选择私企小高管,这个决定究竟是对还是不对呢,我好惆怅。”

    楼飞听得她神神叨叨的话,抽了抽嘴角。

    谁都看得出来江客云对白虹有不一般的心思,只是这种心思究竟是怎么生出来的,不得而知。

    相比起来,她当然觉得知根知底的楼飞更加靠谱。

    她的护短固然不是没有道理,但所谓谋事在人成事在天,有些事,并不是你想让它怎么样,它就能怎么样的。

    在云雀楼里逗留了一阵,楼之薇才悠悠的回了侯府。

    临走之前,楼飞若有所思的看了眼墙头,那里有江客云之前打进去的暗器。

    他想了片刻,还是飞身上去将暗器取了出来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