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42章 一舞倾城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众人听到她这么跟太子说话,纷纷倒抽了口凉气,然后对她未来的日子表示默哀。

    这楼之薇太嚣张了。居然敢对太子不敬。

    就算她爹是定远侯又怎么样,太子他爹可是天王老子,惹怒了卓锦书。一样能让她蹲大牢!

    哪知道楼之薇却不再理众人,自顾自的道:“我是个粗人。不会跳什么软趴趴的凌波曲。可是你们又非要我表演,那我就舞个剑好了。”

    说罢双剑一扫,手腕翻动。挽出几个剑花,带出一阵龙吟般的剑鸣,震得所有人都不敢靠近。

    “好剑!”她大笑。七分醉意中又添了三分英气。

    出手。绛袖朱唇带起了阵阵清风,肘动,游龙惊鸿直指长日。

    只是简简单单的两个动作。就将所有人震在当场。

    好俊的剑法!

    剑锋上凝起的清光照得人双目发昏。斑驳的碎光散落在她的红衣上。如落日星河,美不胜收。

    她只是信手剑舞。没有丝竹相伴,却依旧让人无法移开目光。

    卓锦书仍然抱着云璃。可所有的注意力都被吸引到了她身上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船舱里忽然响起一声婉转的琴曲,如泣如诉。婉转低昂,配合着楼之薇剑法,足以让天河失色。

    就在所有人都沉静在这惊鸿一舞中时,琴音忽然一转,顿时银屏炸裂,声声铿锵,仿佛瞬间将人代入了埋骨百万的古战场。

    山河破碎,血流成河。

    楼之薇手中的剑也一转,如雷霆震怒,羿射九日!

    众人仿佛看见红衣女子踏骨而上,站在伏尸顶端,波澜壮阔,剑气恢弘。

    在场的男子不禁握紧了腰间的长剑,心中仿佛有什么在沸腾。那种血管中最深层的悸动,是男儿满腔的报国热血!

    卓锦书忽然放开云璃,拿起鼓锤一击而下。

    咚!咚咚!

    紧密的鼓点犹如千军万马疾驰而来,配合着舞剑之人,更有排山倒海之势。

    琴音,鼓声,剑鸣,冲天直上,揽破重霄!

    一舞毕了,众人还处于之前那种磅礴的震撼中,久久不能回神。

    这一舞,豪情万丈,气吞山河,震撼了画舫上的所有人。

    谁也无法再说之前云璃那一舞有多么倾城绝色,因为跟楼之薇的磅礴剑气比起来,那种卖弄风情的舞蹈根本不值得称赞。

    就因为楼之薇这支剑舞,导致此后很长一段时间,墨京城流行起了女子劲装。

    许多大家闺秀们纷纷褪下红妆,改穿行军劲装,长发高挽,少了女儿家矫揉造作的媚态,却多了几分飒爽英气。

    更有才学公子就此事作了一诗:楼家有女昔名扬,天地为之久低昂;一舞剑器动四方,空教女子爱军装!

    不过这些都是后话。

    楼之薇一曲舞罢,船舱里的琴音停了下来。她已经被醉意侵蚀殆尽,全身都觉得轻飘飘的,剑舞完了,出了一身汗,意识好像也清醒了不少。

    她伸手将双剑插在甲板上,软绵绵的就朝着卓锦书走去。

    众人被她刚刚的表现震撼,心里那种激荡的感觉还没有完全褪去,此时竟没有一个人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就连卓锦书此时也是心情激荡,他看着楼之薇笑靥如花的向他走来,心中莫名的生出了些许期待。

    一步。

    两步。

    三步。

    每一步,他心上的跳动就更快一分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刚一开口,楼之薇却从他身边擦肩而过,目光透过他,穿透到了另一个远方。

    她现在一心想着的就是找个床榻睡上一觉。她自认是个酒品很好的人,喝醉了埋头就睡,绝不乱耍酒疯。

    可是还没走到船舱,恍惚间就看到一个人从里面走出来。

    颀长的身影在她身上笼罩出一层薄薄的阴影。

    “唔?你是……”楼之薇有些恍惚,隐约间却看到对方衣服上的银丝暗纹。

    她恍然大悟,这件衣服她见过!

    这不就是之前她打算揩油,却没有得逞的那人穿的么!

    “原来是你!”她明艳一笑,瞬间万物失色。

    她当时想干什么来着……唔,她好像说了下次要先下手为强……

    对了,要先下手为强!

    所谓酒壮贼人胆,楼之薇本来就是个胆大包天的人,这下喝了酒,一颗贼胆简直无人能敌。

    确定了目标,她也不含糊,直接就是一扑。

    不知道是她力气太大还是对方太弱,一时两人都滚倒在地,搅成一团。

    “你喝醉了。”过了半晌,一个虚弱的声音才淡淡响起。

    楼之薇却笑得更灿烂。

    “是啊,我喝醉了。”说完,伸手在对方脸上摸了一把。

    啧啧啧,这手感,简直比上等的羊脂玉还要细腻三分,不愧是美男!

    楼之薇在心里赞叹。

    “放手。”虚弱的声音仿佛带上了层冰渣。

    “放手?行啊,那你先给小爷笑一个。”

    众人:……

    见对方不答,她又伸脸过去蹭。冰冰凉凉,软软滑滑,还仿佛带着些许女人用的脂粉香气。

    楼之薇痞痞一笑,道:“小美人儿,你好香啊。”

    其他人已经开始凌乱,白虹实在不能再忍受自家小姐辣手摧花的行为,连忙上前去拉。

    “拉什么拉,摸一把而已,又不会掉块肉!”

    白虹她越拉,楼之薇就抱得越紧,还使劲用脸蹭着。

    蹭着蹭着,就陷入了无边黑暗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这一醉,她足足睡了个整天,等完全清醒过来的时候,已经是第二天的下午。

    看着面前熟悉的天花板,一时半刻进入了间歇性失忆的状态。

    “大小姐你终于醒了!”

    “唔……丫头?”

    “正好就醒酒汤还温着,快喝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醒酒汤?什么醒酒汤?”

    显然,楼之薇虽然人醒了,意识还在迷离之中。

    白虹没有办法,只能将她扶起来,将碗送到她手上,楼之薇才开始机械的往肚子里倒。

    倒着倒着,她终于找回了遗失的记忆,问道:“后来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你睡了贤王之后……”

    “噗!”楼之薇喝到一半的醒酒汤全数喷了出来,难以置信的问,“什么?你再说一遍,我睡了谁?!”

    艾玛,酒后乱X这种话果然不是说着玩玩的啊,她居然……她她她、她已经饥渴到了这种程度了吗?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