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311章 还有一个严肃的问题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推开门,楼之薇正懒洋洋的倚在窗边,俯视着街上的景色。

    卓君离见状。脱下外衣给她披上。

    “深秋已至,窗子开这么大也不觉得冷?”

    “我只是觉得这墨京城挺不错,繁华。热闹,景色也好。”

    “以前不也是这样?”他转身到桌边倒了杯茶。

    楼之薇撑着头。窗外黑云低压。显得她脸上的表情也有些朦胧。

    但可以肯定的是,她是在笑的。

    “大概是,因为爱上了一个人。所以便也想看看他住着的那座城。以前没怎么注意,今日仔细一看,还真是不错。”

    你喜欢的那个人。恰好也喜欢你。

    曾经她不知道这有什么特别。如今却觉得,这似乎真的是件令人高兴的事情。

    卓君离笑着将手上温热的茶杯递给她,“那以后几十年。我都陪你一起看。”

    “君子一言。”

    “快马一鞭。”

    楼某人手上抱着茶杯。忽然像想到什么似的。“对了,你还得先过了我爹那关才行。”

    这是一个严肃的问题。

    就现在的情况来说。护女狂魔是无论如何都不会让自家的好白菜被弱鸡啄的。

    卓君离也坐到了她身侧,伸手将她搂进怀里。

    “岳父大人为何如此嫌弃我?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大概是考虑到下一代的健康成长吧。”

    这个问题楼震关跟她提过。但她不知道该怎么跟他解释。

    只怕知道了真相之后,他才会真的不管三七二十一,先手撕了弱鸡再说吧。

    一想到两人以后交锋的画面。楼某人就觉得有点心疼便宜爹。

    “下一代?”卓君离将这三个字好好咀嚼了一番,遂下了决定,“的确,岳父大人也到了该抱孙子的时候了,咱们还是要抓紧。”

    他声音温柔谦和,手上却已经开始不安分,看样子是要把刚刚马车上没做完的全部做完。

    楼之薇连忙按住他,脸色一红一白,精彩纷呈。

    只是想到便宜爹还在边关吃土,她就没什么兴致了。

    “去去去,老实点。”

    卓君离没有错过她眼中的担忧,将她搂紧了些。

    “担心?”

    她只是打起精神,豪情道:“外侮需人御,将军赋采薇。他是西苍将军,是我心中的英雄,我以他为荣。”

    所以她现在要做的,就是稳定住大后方,然后等着他回来。

    本是引用了老毛的一句诗,以示文雅,哪知卓君离却道:“真是首豪情万丈的诗,不过未曾听过,难道是你自己写的?”

    楼某人暗道不好,打着哈哈道:“嘿嘿,我爹写的,厉害吧?”

    “厉害,”他如实回答,顺手理了理她脸侧的碎发,“所以这也是你名字的由来?”

    所谓多说多错,此话一出,楼之薇便微不可查的顿了顿。

    卓君离再怎么谨慎也肯定想不到,她曾经跟七杀说过她的名字。

    采薇采薇,薇亦作止。

    曰归曰归,岁亦莫止。

    同样的情景,同样的话,就是在这个房间,也是这么抱着她。

    他明明是七杀。

    那天在鬼谷,他承认了。

    可如今他却不记得。

    “薇薇?”卓君离见她出神,叫了声。

    楼之薇收了思绪,脸上笑得无懈可击。

    “你真聪明。”可有时候,智者千虑必有一失。

    两人又闲聊了片刻,饭菜便陆续端了上来,楼之薇只专心吃,没有再多说什么。

    待吃饱喝足,她并没有坐贤王府的马车回去,而是留在云雀楼看账本。

    卓君离不疑有他,临行前还特意叮嘱了几句。

    刚走了两步,楼之薇忽然上前拉住他,伏在耳边轻声问:“想不想知道我是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你的?”

    温热的气息带着她独有的芬芳,让他耳根一麻。

    她亲昵且热情,却并不让人觉得唐突,反而就是让人爱极了她这副样子。

    卓君离一笑,轻声道:“想。”

    “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吗?”

    他沉默。

    她定然不会记得十年前的那场初见。

    于是思索了片刻,才道:“桃林?”

    这句话出口,楼之薇眼中笑意更甚:“那时你就像是天上的谪仙,又白又嫩,让人忍不住想多摸两把。”

    言辞放浪轻佻,还带着些许猥琐之气。

    想到那天她绞尽脑汁想轻薄自己,卓君离轻笑着捏了捏她的鼻子:“调皮。”

    “好了,再不进去看账本,今天就看不完了。”说罢,真的转身进了云雀楼。

    他轻笑两声,也上了马车走了。

    直到马车消失在街角,楼之薇才缓缓从门口走出来,看着远处出神。

    半晌才道:“你,究竟是谁?”

    说这话的时候,白虹正好搬了一摞账本从堂子里经过,听完便道:“大小姐说什么呢?”

    楼之薇转头,笑道:“没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哎呀,大小姐定是舍不得王爷了。”李三福站在二楼的回廊,金牙闪闪发光。

    楼某人啐他一口,抬头看见他正在搬弄个缸子,便问:“你搬什么呢?”

    “这个啊?是前些天戴先生让弄来的锦鲤,说是摆在这个位置,能和顺畅达,前路一片光明。”

    楼之薇片刻才反应过来,戴先生不就是那神神叨叨的书呆子,戴梓?

    白虹却哼了声:“封建迷信。”

    正要走,眼光过处却看到街角走来一个不太陌生的人影。

    只是一眼,她便匆匆躲到楼之薇身后,神色慌张。

    “大小姐快帮奴婢做一下掩护!”

    “怎么跟见了鬼似的,谁啊让你这么害怕?”

    她抬头看去。

    远处那人黑衣红裳,腰间佩刀,正是带着衙役们巡逻的江客云。

    他似乎并没有注意到这边,带着人往另一边走了。

    想他一个三品御前侍卫,为了墨京的和平建设,最终甘当城管头领,楼某人也是很佩服他的抱负的。

    这么想着,她便十分不厚道的伸长了手,朗声道:“江捕快,好久不见啊!”

    听得这话,江客云立即看到了她。

    他脸上没什么表情,只是脚下却转了方向。

    白虹在身后气得跺脚,急道:“大小姐!你出卖奴婢!”

    “啧啧,怎么能算出出卖呢,有问题就要解决嘛。”

    两人还在嬉闹,却忽然听到楼上传来声惊叫。

    李三福正在摆锦鲤,却一个手抖,整个缸子落下,对准主仆二人砸了下来!

    “大小姐当心!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