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310章 都归她管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只一句话,卓锦书如遭雷击,愣在当场。

    资格……

    他有这个资格吗?

    当初亲手将她推离。如今,他还有资格去求得她的原谅吗?

    心中忽然有了一种不知所措的感觉,刚刚还得意的心情瞬间烟消云散。

    他不知在门口站了多久。连楼之薇出去了也没发觉。

    侯府门口本就围满了看热闹的人,大厅里面的内容虽看不到。但是他们可以发挥自己丰富的想象力。

    贤王府大张旗鼓的抬了聘礼进去。紧接着宣旨的人也进去了。

    他们不认得赵钰,却认得他手上黄澄澄的圣旨。

    看来贤王是要娶楼家小姐啊!

    可……究竟是楼家的哪位小姐呢?

    最近甚嚣尘上的确实有一位,只是那人名声向来不怎么好。贤王再怎么没眼力劲,也不可能把那位祖宗娶回家吧?

    就在众人心中的猜测已经有了结果的时候,楼之薇出来了。

    一袭红衣醒目张狂。带着个小丫鬟。堂而皇之的就上了贤王府的马车。

    马车驶离,看客们集体沉默了一刻钟,终于爆发出阵阵惊呼。

    由于那些声音太过杂乱。他们在说什么不得而知。

    唯一知道的是。墨京城这几天的小茶馆。又要爆满了。

    而此时的马车里,却又是另一番光景。

    楼某人厚颜的占据了大面积软塌。懒洋洋的撑着头,道:“你是把所有的家底都掏出来吗?还硬要往我那里塞。”

    那么多口箱子。他是把她的采薇阁当做库房了?

    卓君离只是伸手揽过她的腰,将她抱在怀里,道:“以后成了贤王妃。这些东西本来就都要归你管的。”

    末了,又将她脸侧的发丝抚到耳后,在樱唇上落下一吻:“我也归你管。”

    楼之薇脸色微红,嗤了声推开他,“去去去,八字没有一撇的事,没见你父皇都不愿意么。”

    “过程艰辛,才显得东西珍贵。此生若能得你为妻,再大的艰难险阻,我也愿一试。”

    温柔的声音在耳边荡开,楼之薇只觉得耳根发烫。

    从来奔放猥琐的她,此刻竟忽然害臊起来。

    她揪住他的话,佯怒道:“东西?原来在你眼中我就算个东西?”

    脸上大有风雨欲来的趋势。

    卓君离却故作吃惊的挑了挑眉,反问道:“嗯?难道……不能算是个东西?”

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楼之薇差点没气得心肌梗塞。

    从来都是她把别人气得跳脚,哪有别人来欺负她的。

    可是在卓君离这里,她就真没寻得过半点好。

    看着那张气鼓鼓的连,某只大灰狼的尾巴终于再藏不住。

    微凉的手指按住她的后颈,转眼便将头俯了下来。

    或轻或重,或深或浅的品尝她的味道。

    随着车子缓缓移动,马车里也渐渐多了分旖旎的气氛。

    楼之薇觉得这货应该也是没什么经验的,可无奈就无奈在他肯学。

    几次实战下来,她的战斗指数还在原地踏步,可某人就已经突飞猛进,还大有炉火纯青之势。

    是以没多久,她就被他弄得脑中昏沉,只剩一堆浆糊。

    “薇薇……”

    他唤着她的名字,离开她的唇,缓缓啄着下颚,美颈,直到……

    “嗯……等等……”楼之薇拍开他不安分的爪子。

    低头一看,领口已经松了,露出精致的锁骨,腰带也无声无息的被解开。

    加之她刚刚被他吻得七荤八素,眼中还带着丝丝朦胧的妩媚,红唇更是被他啄的发肿。

    这么一眼看去,入眼皆是无边美景。

    卓君离眼中明显黯了黯,楼之薇立即推开他,心里气得不行。

    现在还是在马车里,外面还有那么多人呢,这货竟然就不安分了!

    果然不能跟他单独待在密闭的空间里,不然弱鸡一秒变野狼啊!

    “老实点!”她快速系上腰带,整理仪容。

    卓君离忍了片刻,等身体里那股燥热终于下去了,便也伸手帮她。

    “佳人在前,情难自禁,这个我理解,谁让我这么秀色可餐呢。”

    这话若由男子说出来,倒还有些风.流不羁。但从楼某人嘴里说出来,却总有中怪怪的感觉。

    卓君离惩罚性的捏了捏她的鼻子。

    还不等说话,就听到外面传来清容的声音:“王爷,到了。”

    楼之薇精神百倍的伸了个懒腰,率先蹦了出去。

    跳出马车一看,竟是云雀楼。

    她揶揄的看着他,道:“干嘛,想到我地盘蹭饭?我可没说要请客。”

    紧随其后下来那个人闻言一笑,上前牵了她的手。

    “自然是我请。所谓肥水不流外人田,既然是我掏的银子,自然只能跑到薇薇的腰包里。”

    “嘁,油嘴滑舌。”

    楼之薇嗤笑一声,却没有挣开他的手,两人就这么大张旗鼓的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云雀楼的生意依旧好得如火如荼,看来并未受什么影响。

    掌柜李诚见了两人,连忙上来,道:“见过王爷,见过大小姐,先前王爷派人捎来口信说大小姐平安无事,果真如此。”

    他满目笑意,很是高兴。

    “最近没出什么岔子吧?”

    自从出了耶律骁那件事之后,她每次来便要多问几句,就怕这厮又隐瞒不报。

    李诚连忙道:“有王爷照拂,又亲笔书了牌匾,如今云雀楼生意蒸蒸日上,实乃幸事!”

    楼之薇听罢,呵呵一笑。

    得,这大灰狼已经开始收买她这边的人了,果然很奸诈。

    “你倒是下得一手好棋。”她瞪着他。

    他却丝毫未觉得不妥,坦然道:“为了抱得美人归,是要上点心的。”

    “嘁。”

    楼某人瞪了眼,甩了他的手就自己上楼了。

    “咦,大小姐明明刚才还好好的,怎么忽然就生气了?”跟在后面的白虹不明所以。

    清容白了她眼,“那叫生气?明明是娇羞好吧!”

    白虹却不依:“你娇羞的时候这么凶啊?”

    “要不怎么说你家小姐‘特别’呢?”特别粗鲁,特别野蛮,特别张狂。

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卓君离什么都没说,也跟着抬脚上楼。

    只是看向清容的目光中,带了些莫名的同情。

    果然,就在他身影消失下一秒,清容就被金刚芭比胖揍得嗷嗷叫。

    云雀楼里的人见了,也只能当什么都没看见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