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309章 圣旨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卓君离说这话的时候,语气清清浅浅,可那眉眼中的情谊。却是实实在在的。

    微凉的手指,不知何时多了一股暖意。

    楼之薇心底一动,反手将其握紧。

    “好啊。我嫁给你。”

    闻言,卓君离脸上的笑容渐渐加深。最后泛进了眼底。

    封玉只是淡淡看了眼他们。最后一声不吭的转身走了,至始至终都没说一个字。

    只是那个背影看起来,却有几分寥落和萧索。

    “皇兄。此事……问过父皇了吗?”

    两人的默契让卓锦书心情烦躁。

    特别是在看着那交握的手时,他心口仿佛有什么被揪紧,痛苦得难以呼吸。

    在那一阵阵钝痛中。卓锦书终于找回了几分理智。

    恍然间。更是想起了楼之薇那番惊世骇俗的话。

    她要嫁的夫君,得许她嫁衣红霞,青丝白发。今生今世只娶她一人。

    他须得宠她纵她。惜她懂她。视她为天底下之唯一。

    一字不漏,都记得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他原以为自己不在乎她。如今才知道,他早已将她说过的每句话都记到了心里。

    “皇兄的王妃应该由父皇指定。”卓锦书抬头看他,“而且楼将军现在身在边关,没有父母之命媒妁之言。皇兄这样冒然上门,恐怕不妥。”

    在片刻的彷徨之后,卓锦书脑中竟难得的清明。

    她的要求,他们都做不到。

    身为西苍皇室,他们没有资格许她一生一世一双人。

    所以他得不到她,皇兄也不可能得到。

    “确实要先请父皇同意才行。”卓君离想了片刻,竟认同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柳氏听了,大喜。她倒不是不想攀上皇亲国戚,可那也得看是谁。

    若是楼若兰她必定额手称庆,至于楼之薇嘛……

    “既然此事还要从长计议,那贤王殿下看……是不是先把东西搬回去?”她上前两步,赔笑道。

    卓君离就像什么都没听到一样,抬头看了看天色,也不说话。

    清容见状也跟着看了看,道:“王爷莫急,应该快了。赵公公年纪大了,腿脚可能不太利索。”

    “呸!你这个小兔崽子,就知道说咱家的坏话!”随着一声尖细的嗓音,赵钰带着宫人悠悠走进侯府。

    清容连忙笑道:“小的这不是想公公了,才盼着公公来嘛。”

    赵钰只赏了他一个白眼。

    “今儿个是吹得什么风,怎么把公公也吹来了?”

    柳氏僵笑着上前,目光已经落到了赵钰手上那黄澄澄的圣旨上。

    他也不啰嗦,直径道:“定远侯府楼之薇,跪下接旨吧?”

    闻言,楼之薇带着一众人跪下,卓锦书不肯相信那人竟真请到了圣旨,半晌没有反应。

    最后还是在别人的提醒下惊醒过来。

    那一刻,他看向卓君离的眼中充满了不解: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为什么要做到这一步?

    为什么要跟他抢!

    他明明知道,这个女人是他想要的!

    从小都让着他,顾着他的皇兄,如今竟让他看不懂了。

    卓君离只是淡淡道:“曾经亲手泼出去的水,如何收得回来呢?有些人一旦错过,就再也不可能了。”

    说这句话的时候他没带什么情绪,却偏偏如尖刀般刺进里卓锦书的心脏。

    痛得他喘不过气。

    赵钰眼神微动了动,打开圣旨,朗声道:“奉天承运,皇帝诏曰,楼家嫡女楼之薇,才貌双冠,蕙质兰心,秀外慧中,朕甚感欣慰。今特赐黄金千两,锦缎百匹,珠宝若干,封德隆县主,彰显其德,钦此!”

    听了半天,前半篇洋洋洒洒的在说着她的好,后半篇则是一连串的奖赏。

    可是一直到赵钰将圣旨念完,也未曾听到有只言片语提到她和卓君离的婚事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众人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那什么,这剧本好像不太对啊。

    难道不应该是赐婚的圣旨吗,怎么就封了个德隆县主就没了?

    “楼大小姐?德隆县主!愣着作甚,赶快接旨吧。”

    楼之薇眉眼微微一动,片刻脸上才泛起笑意。

    “谢主隆恩,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。”

    接了旨,她又让白虹拿了卷银票,让人吧赏赐都抬回了采薇阁。

    赵钰也功成身退,在眉开眼笑的走了。

    只是走到门口,他便吩咐了一众宫人去外面等着,自己却堪堪停在门口,似乎在等什么。

    果然片刻后,卓君离一袭白衣缓缓而来。

    “见过贤王。”

    “赵公公不必多礼,只是这圣旨……”他脸上没什么特别的表情,可一靠近,便能感觉到周身笼罩着的那股冰冷之气。

    “奴才就知道王爷要问这事,是以在这里等着。”

    “公公费心了。”

    卓君离没有动作,清容却机灵的上去往他手里塞了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赵钰一捏,便匆匆收到了袖子里,上前低声道:“陛下既已答应了王爷,本应君无戏言。哪知正好朝阳郡主进宫看望皇后,听得此事,便多问了两句,加之太傅大人也觉得不妥,才临时改了旨意。”

    他以为把声音压得很低,却还是让跟来的卓锦书听见了。

    应该说他特地集中了精力,就怕听漏了什么。

    当听到第五经伦的时候,那张愁眉紧锁的脸上终于泛出了点笑意:“原来是老师。”

    卓君离闻言,脸上也没什么特别的表情,半晌才叹了句:“老师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王爷若没有别的吩咐,奴才就先告退了。”

    见卓锦书来了,赵钰也不敢再多说什么,免得传到圣上耳朵里,他落得个嘴碎的罪名。

    卓锦书却两三步走过来。

    “抱歉了皇兄,她好像没这个福气当你的贤王妃呢。”他笑着,脸上如沐春风。

    卓君离也不恼,只颇为认同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如此,也只有改日再来了。”

    卓锦书一愣:“改日?”

    “刘备请卧龙尚且能三顾茅庐,本王既决心要娶薇薇,自然也要表现出自己的诚意才是。”

    彼时卓锦书的脚已经踏出了侯府,正准备春风得意的离去,听了这话却僵在当场。

    半晌,他才问道: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为什么一定是她!

    “因为她,值得。”

    说完,又冲清容抬了抬下巴。

    清容迅速会意,当即吆喝着众人抬起聘礼,吭哧吭哧的往采薇阁搬。

    那阵仗,颇有几分强买强卖的意味。

    “今日不行,还有明日、后日、大后日,正巧本王有这个时间,也尚有这个资格,”他与卓锦书擦肩而过,声音亲和,“只是不知道,三弟还有这个资格吗?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