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308章 与天下为敌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卓锦书文言一愣,道:“皇兄?他派人来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不是派人来,是贤王带着一众人。亲自来了!”

    此话一落,柳氏也是大惊。

    今天究竟是个什么日子,竟让一个个的大人物都往府上跑。

    太子才刚来。贤王后脚就跟来了。

    “现在人在何处?”

    “正、正在前厅等着呢……”小厮神色奇怪,柳氏却没有注意到。

    她并不知道楼之薇跟卓君离有什么交情。只道皇族不能怠慢。便连忙告退往前厅赶去。

    卓锦书转头瞪了楼之薇眼,神情莫名。

    “你叫皇兄来的?”

    若非如此,他怎么早不来晚不来。偏偏挑了这个时候来。

    楼某人却两手一摊,痞笑道:“你觉得我有千里传音这个本事吗?”

    她也懒得跟这人废话。

    渣男就是渣男,永远都改不掉他那狂妄自大的本性。

    卓锦书被她脸上的奚落看得窘迫。

    默了片刻。只匆匆丢下一句:“我去看看皇兄有什么事情。”

    待他身影消失。封玉才哼哼唧唧呃道:“哼,无事不登三宝殿,他来准没什么好事。不过。他不来。或许会更糟。”

    从卓锦书开始欺负她。他就只能在旁边站着,什么都不能做。

    因为他是太子。没有人能动他,不然就是株连九族的大罪。

    他不怕死。但他怕她死。

    所以就算再怎么不愿意承认,他也明白,卓君离这次来得很是时候。

    可恶的是。这次竟又让他占了个大便宜!

    楼之薇被他这别扭的脾气逗乐了,上前戳了戳他的肩膀。

    “生什么闷气呢,要不要跟我去前厅看看那只腹黑的大灰狼又要使什么阴招?”

    “嘁,本神医才没兴趣!”

    嘴上虽这么说着,脚下却不由自主的往前厅的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楼之薇见状,笑着摇了摇头,也跟上。

    只是走到前厅的时候,所有人都被面前的场景惊呆了。

    一口口大红漆木的箱子把前厅填得满满的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就连院落里,大门口,甚至街上,全部都是相同的箱子,一路延伸。

    一口箱子两个仆从,再加上门口看热闹的,那才叫一个人山人海。

    其中最显眼的就是在那片红漆木前站着的白衣男人。

    他今天穿了件华贵的锦袍,显得格外隆重。

    见她来了,卓君离脸上温柔一笑,唤道:“薇薇。”

    “什、什么情况,你是带着人来砸场子的吗?”

    楼之薇走进大厅,一个不小心被一口红漆木箱子绊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当心。”

    “大小姐!”

    还不等卓君离伸出手来,白虹就抢先一步扶住了楼之薇。

    他伸到半空中的手僵了僵,最后还是收了回来,温和的脸上没有什么太多的表情。

    不过贤王府的仆从们就没有这么好了,一个个用看白痴的眼光看着白虹。

    “大小姐,他们为什么都这么看着我?”

    “咳……这个,是为什么呢?”

    楼某人脸上泛出层红霞,直接开始装傻。

    柳氏已经被眼前的情况惊得下巴都合不拢了,过了好半天才反应过来,上前道:“这、贤王殿下这是何意?”

    卓君离没有看她,倒是身旁的清容向前走了一步,恭敬道:“夫人,王爷此次来,是来提亲的。”

    “提提提……提亲?”柳氏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搓着手道,“侯府有两位小姐,不知贤王殿下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得了吧,就你们家那二小姐,还好意思拿出来说?”封大神医毫不留情的打脸。

    柳氏脸色难看。

    要知道楼之薇现在可谓臭名昭著,人人避之不及,他却在这个当口来提亲?还亲自来?吃错药了吧!

    清容却不管那么多,只程序化的道:“这是聘礼的单子,还请夫人过目。”

    柳氏惊得手都开始发抖,但还是颤颤巍巍的接过了礼单。

    打开一看,那单子洋洋洒洒的,竟一路垂到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“今日这些只是一部分,后面几日我们的人会陆续将剩下的聘礼送来,还请依照单子上一次清点,莫要有疏漏。”

    “可、可可可,大小姐,她、她近日……”

    柳氏结巴着想把静静甚嚣尘上的流言再搬出来,可当对上卓君离那双沉静深邃的眸子的时候,却一个字都说不出了。

    本该是世间最不堪一击之人,如今身上却带着一种让人惧怕的魄力。

    “可是什么,嗯?”卓君离面上温和,眼中却没有笑意。

    “没、没……没什么。”

    楼若兰却不依,上前道:“王爷难道没有听说进几日的流言吗?姐姐已经、已经被人玷污了,而且她还养了小倌!”

    “若兰!住口!”柳氏急切,直接叫了她的名字。

    贤王是什么身份,她竟敢这么跟他说话。

    楼若兰却像没听到似的,伸着脖子道:“全墨京的人都知道了,难道还不让别人说吗?”

    她终究还是没有柳氏那样的城府,几下便原形毕露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小儿无礼,还请王爷息怒。”柳氏战战兢兢的跪下,一个劲的替楼若兰道歉。

    听说贤王性情温和,应该不会跟她一般见识才是。

    果然,只听卓君离柔声道:“无妨,那些流言本王也略有耳闻。”

    “那王爷还执意要娶她?”

    “既然都说了那是流言,为何还如此煞有其事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难道王爷愿意娶一个名节有污的人当贤王妃?”

    “若我,愿意呢?”

    卓君离缓缓看向她。

    只是一眼,就仿佛让人坠入了无底深渊。

    清容也淡淡道了句:“还请楼二小姐谨言慎行,在西苍律历中,污蔑王妃,最高可判车裂。”

    楼若兰双腿一软,差点就要跪下去,还是柳氏手快扶住了她。

    只是那聘礼的单子早已拿不稳,散到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皇兄,真要娶她?”卓锦书忽然向前走了一步。

    卓君离像是才看见他似的,疑惑道:“咦,三弟也在这里?刚刚没发现呢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皇兄在这个时候娶她,就不怕被天下人耻笑吗?”

    “耻笑?”他轻笑一声,忽然朝着她伸出了手,“薇薇,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干嘛?”

    楼之薇不明所以,还是走了两步。

    他手一动,便将她拉到了身侧,温声道:“只有你在我身边,我才有与天下为敌的勇气。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